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虛擬銀行的如意算盤

2019/11/22 — 19:4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最近,身邊不少朋友反映,一些結餘不多、來往賬少的公司戶口被銀行所關閉;一些外地初創團隊成員要開辦個人戶口,更幾近無可能。據業界人士透露,銀行之所以會如此安排,是因為就算向這些戶口提供最低限度服務,依然入不敷支,所以長痛不如短痛;至於那些外地人士的戶口,賺不了錢之餘,又隨時要背上洗黑錢的風險,就更沒有留住的誘因。但除此以外,銀行更想趁此時機,更清晰地劃分自己的客戶群體:有營利空間的留下,沒有的則留給即將面世的虛擬銀行。

金管局於今年內先後發出八張虛擬銀行牌照。獲發牌的機構需透過互聯網提供存款、貸款等銀行服務,不需設有實體分行,亦不設最低存款額,務求為個人用戶、中小企在傳統銀行以外多帶來一個選擇。而虛擬銀行的面世,本來是一個多贏的局面。

首先是用戶能夠享受到價格上的優惠。傳統銀行因為要設分行、聘人手、處理大堆合約和紀錄的文件工作,令交易成本相當高昂,最後唯有將成本轉嫁予消費者,這亦解釋了何以銀行存款的利益收入遠低於向銀行借貸時的利息支出;但透過將服務流程網上化,虛擬銀行得以減輕交易成本,用戶亦能享受相宜的價格,多方共贏。

廣告

而對於籌組虛擬銀行的機構而言,獲發牌照亦等於得到了一個發展機會。試想像,八間銀行爭奪一個七百萬人的市場,同時潛在客戶又只是一些存款金額不多的散戶或中小企,在商業邏輯上不太講得過去,所以,各虛擬銀行的目標明顯志不在香港,但假如將香港看成一個實驗窗口,這些機構能在這個擁有成熟金融體制、法規、保障較完善,用戶質素較高的地方作試點,站穩腳步後,或能打通國內、海外市場,尤其是連通一帶一路國家,真正「做大做強」。

以上這些,就是虛擬銀行的如意算盤,但此時此刻,只能替它們嘆句生不逢時。事關八間機構間,有七間是中資背景,餘下的一間也是有中國資本投資,而它們的潛在客戶,正好是較能接受互聯網服務、戶口結餘較少的年輕人,也就是在現有社會狀態中,對中國背景不悅的一群,或許正因如此,各機構縱使密鑼緊鼓地籌備,也未有大力宣傳推廣。

廣告

虛擬銀行無疑會是香港金融發展的一個里程碑,但其如意算盤能否打響?是否真被香港人所接受?還得待社會回復平靜後才可見真章。只是,香港號稱互聯網樞紐、自命是一個以低稅制,成熟法規等為初創企業提供良好營商環境的地方,但初創艱苦經營、拉上補下是不變的定律;對此,銀行不但不伸出援手,更關戶口、阻開戶,那麼在政治局勢、社會狀況如此緊張的情況下,香港究竟還剩下甚麼優勢?如果我們繼續固步自封,不以良好的服務吸引外地優質初創到港落戶,在如此浪潮下,香港又應如何自處?

 

本文 11 月 22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