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1/10 - 14:27

螞蟻不上市,銀行退款與否,這是個問題

螞蟻集團位於中國杭州的總部「螞蟻 Z 空間」(圖片來源:螞蟻集團網站)

螞蟻集團位於中國杭州的總部「螞蟻 Z 空間」(圖片來源:螞蟻集團網站)

螞蟻不上市,銀行及證券行要否退息?不是白紙黑字的規定。

有些語句說了出來,好像是「一錘定音」,沒有絲毫後續的討論空間,但想深一層,真的如此嗎?就像本來可以成為全球最大集資的螞蟻金服,一下子變成螞蟻金「伏」,取消上市計劃,令不少人質疑中國的操作。

但更多投資者關心的,卻是銀行或證券行,是否應該退回手續費以及炒孖展的利息。我發覺坊間有不少的討論,一談及金融操作,往往就是一句「合約精神」,真實的評論如下:

廣告

「商業社會嘛。」
「按合約精神,唔退是合法合理的。」
「規定係咁寫,唔接受就唔好玩呢個遊戲。」

但在真實的商業環境,實際的處理容許酌情,往往是維繫商業運作的重要部份。舉個例子,我有次前往一個較少香港人會去的國度旅行,出發前已經上網查清楚我使用的提款卡可以在當地提款,到達目的地後卻到處也找不到支援提款卡的櫃員機,只能以信用卡提款,並要收取一日的信用卡利息。

按照合約原則,我確實需要支付利息及手續費,但回到香港之後,我只是打電話到銀行,當中沒有任何拉鋸,沒有任何爭吵,只是用平靜的語氣解釋相關情況,幾分鐘之內,銀行職員就跟我說豁免了相關手續費及利息,並在下一期的月結單退回相關款項。萬一他們堅持要收取相關附加費用,我會如何處之?

其實我也真的不能做甚麼,因為按照「合約精神」,他們確實有權力收取利息及附加費,但他們會使用酌情權,我也預計他們會使用酌情權。因為在商業的世界,規例當然是重要,但維繫與顧客的關係亦是重要。正如大多普通非貴賓類的信用卡免收年費,幾乎已是業內及申請人的共識。如果有一天銀行拒絕豁免年費,他們肯定有權這樣做,但肯定會影響客戶繼續使用該信用卡的意欲了。

同理,你炒孖展抽新股,銀行及證券行確實是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有付出資源,怎料臨門一腳才知中「伏」,對金融機構及投資者來說,當然同樣失望,但銀行及證券行要否退款,就是另一層考慮。

當第一間證券行公開承諾,會退還所有手續費及利息,到底是否「做壞規矩」,見仁見智,但卻成功趁勢登上熱門新聞,把損失當廣告費也是高招。然後其他大行相繼跟從,有的乾脆全額退款,有的分期「回贈」,即使是不情不願,也不敢完全不順勢而走。

而偏偏匯豐系的銀行,卻強調合約精神,堅拒退還款項及利息。做法當然是合法合憲(憲指規範),合乎契約精神,這一點沒有人可以質疑,連官司也不用打,銀行是絕對有這樣的權力。不過在商業世界的運作,客戶的印象,就是合約以外之事了。

當大多參與抽新股遊戲的銀行及證券行都決定退還手續費利息,有媒體更列出清單,把退款情況做對比,匯豐及恆生(還有中銀)堅不退還利息,加上匯豐股價的印象,特別令人印象難忘。

透過匯豐買股票除了手續費較貴之外,我也看不出還有甚麼好處,但很多人使用匯豐買股票,純粹就是印象分而已,心想:「話哂都係大銀行,股價再仆,應該都唔會出事。」如果有客戶因為這次事件而轉去其他證券公司,匯豐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如果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客戶因為銀行堅持收取 2,000 元信用卡年費而轉至其他銀行,那麼你就同樣可以預計,會有人因為匯豐堅持收取螞蟻金服取消上市的孖展利息,而轉至其他銀行或證券商。

沒有炒過孖展的人,似乎對利息也有些誤會,有人大嘆自己好彩,沒有炒孖展,「否則招來巨額損失」。但所謂的「巨額損失」其實是多少呢?就以借 90 萬為例,假設券商要求你本身有 10 萬資本,年利率 2.88%,五日的利息就是 355 元港幣。所以實際上,如果你本身有 10 萬,那 355 元對你來說是否很巨大呢?又假如有人借 18 億,利息也不過是七十多萬,但他本身就要有 2 億資本,七十萬似乎也屬可接受的範圍。如果銀行流失了這名有 2 億現金的客戶,那才是真正的損失。

遵守合約精神當然重要,但不理其他客觀事實及情勢,只是咬文嚼字般去說條文說多大就多大,條文說給你多少權就等如有多少權,就是墨守成規。若然把一切規條都無限放大其權限,反而會癱瘓機構、組織、社會以及國家之運作。

而我們身處的香港,正正見證著這種趨勢。

 

作者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