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Alejandro Luengo @ Unsplash

「說三道四」的官媒

過去兩星期,中央政府可以話雷厲風行,對打擊不同行業是重手出拳,由互聯網平台、到近期教培行業遭「雙減」文件直接封殺,之後到電子煙、白酒、到電子遊戲,行動一步一步升級,對香港股市構成多次不同程度的股災。

當然這中間有很多陰謀論,到底是利益衝突,還是打擊某些官員,外界都有不同揣測。

我傾向認同今次整頓,其實是由叫停螞蟻上市已經開始,中央目的是在推動重新調整民企與國家的關係,目標是確保企業更多地服務於共產黨、在經濟、社會和國家安全上的關切事項,如果企業不願意服從,就只會被取締。

其實這種入罪的打擊行為,過去兩年都偶有發生,最經典莫過於打擊騰訊王者榮耀,結果騰訊要對未成年少年施加遊戲限制,幾年下來先叫做稍為平息風波。

想不到幾年後又有一篇所謂官媒評論文章,用精神鴉片形容王者榮耀,就令騰訊由高位急速回落。

既然動機難以揣測,想由另一角度去探討這件事情。因工作關係,我之前都與內地好幾家重要財經傳媒集團有工作接觸,當中認識了非常專業,對媒體工作熱誠的新聞工作者,他們部分甚至是海歸派,有國際視野,令人對內地媒體發展有相當期待。

不過令人意外是、真正控制這些財經媒體的話事人,很多都不是傳統媒體出身,更多是所謂的黨政人士,他們很多強調自己是「市場推廣」出身,認為財經媒體就是要「賺錢」,而且是「有權賺盡」,例如他們對於香港的財經電視台,不會將Phone-in 電話的觀眾資訊變成大數據,將投資喜好賣給證券公司,認為我們是沒有「商業頭腦」;

又或者他們會與上市公司合作,舉辦不同名目的企業選舉,目的當然就是要上市公司「科水」,以晉身到企業五百強名單之內。

這些林林總總的巧立名目,雖然有違傳媒操守,但也不致於違法,但近年內地屢屢出現「春江鴨」情況,就令市場資訊變成嚴重不對稱,分分鐘犧牲了幾代人發展的金融中心。

春江鴨情況在港股已經變得見怪不怪,最經典莫過於 2017 年發展雄安新區「千年大計」,相關概念股在消息流出前已經全數炒上。之前有國家基站公司成立前炒起電信股,甚至南北車合併,到近年「雙馬」四出併購,春江鴨都無處不在。

與春江鴨相比,近期出現所謂「官媒」打擊行為、引發市場巨震,背後是否有利益輸送,就令人更加憂慮。

可以留意深圳市委的直屬媒體《深圳商報》早兩日曾發文,指近日一些媒體對上市公司及行業「指名道姓、說三道四」,導致相關股份股價急挫,甚或跌停板,涉及的行業包括遊戲、白酒、電子煙,甚至「增高針」都幾近形成「輿論綁架」。

文章指出,輿論有監督權利,但如何行使權力,尤其是針對股市要慎之有慎。

文章一針見血指出,媒體不能用輿論影響股市表現,若導致相關股份大起大落、大幅波動,就有違監督初衷,呼籲要慎防媒體干擾股市。

深圳商報這種評論,我覺得是內地少見的清流,不過好可惜,這種願意說真話的文章,之後很快已被刪除。

所謂「官媒」,其實沒有統一定義,較為地位重要當然是人民日報、新華社及中央電視台,但每個機構轄下都有自己分支,加上其他中央及地方機關又有自己媒體,以今次批評王者榮耀的經濟參考報,背後是新華社,到底是否代表「官媒」聲音,由文章一度下架可見一斑。

做咁多財經新聞,內地媒體每日都會針對各類社會問題發表文章,由生育、到小孩近視增高、甚至廁所文化都大有市場,當中只有極少數會落實為具體政策,所以投資者實不應對一些所謂「官媒」作過度解讀。

原文刊於 財經拆局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