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證監在哪兒?

2021/4/13 — 16:02

資料圖片,來源:Annie Spratt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nnie Spratt @ Unsplash

剛過去的 2020-21 財政年度,共有破紀錄的 50 間上市公司因未能如期向公眾披露年報而須停牌,數字足足是上年的五倍有多。

自 2018 年起開始停牌的康宏環球(1019)亦榜上有名。康宏在停牌期間一直不肯公布年報,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年報於二月出爐,卻發現 2018 及 2019 年康宏在「台灣幫」領導下,短短兩年間虧損了超過 10 億元,在股東、小股民蒙受巨大損失,股票不能買賣之際,董事薪酬的酌情花紅卻繼續每年發放,是典型的「肥上瘦下」。

羅兵咸永道去年曾以「對康宏公司管理層不常規行為作出的會計科目,與管理層有所分歧」為由提出請辭康宏核數師之位。一言以蔽之,就是帳目不清,故與康宏無法達成共識。誠然,從康宏最新年報一年可見,管理層把一大部分股權由公司資本直接改為撥備,變相侵蝕股東權益,而且此重要決定是在其停牌期間進行,在原本能夠自由交易的股票市場中,礙於公司停牌,股東只能任由管理層宰割,最後更有機會血本無歸。

廣告

情況,本來可以透過股東大會通過議案,制定解決方案。然而在康宏事件中,卻火上添油。早在 2017 年 12 月,時任主席的陳志宏在康宏股東大會中,濫用《公司條例》的 74 章賦予主席的權力,在缺乏合理解釋的情況下,將其主觀認為對公司營運有疑問的股東所持股份剔除,變相 DQ 股東投票權,造成同股不同權的情況。當然,當中涉及了公司「台灣幫」及「深圳幫」的話事權爭奪成份,但當《公司條例》被主席濫用,剝削了股東對公司營運的話語權,表面上有人贏了一仗,卻導致企業亂象持續發酵,導致好端端一間上司公司成為眾人聞之嘆息的爛攤子。

這位操刀 DQ「深圳幫」股東投票權的 DQ 主席,亦是上市公司停牌三年的停牌主席,最近辭任非執行董事並卸任主席職務,亦不再為提名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成員。公司通告指陳氏確認與董事會之間並無意見分歧,但以「居於台灣」、「旅遊限制」為由「跳船」辭任董事會主席一職,背後利益盤算如何,無人知曉,只知道 the damage is done,已對企業管治造成無以復加的損傷。

廣告

企業管治作為可持續發展的必要部分,康宏管理層的處理手法,當然是一塌糊塗,但監管機構同樣應該負責,例如今年有多達 50 間公司未能如期公布業績,例如停牌前市值近 500 億的保利協鑫能源(3800)、市值 368 億的華晨中國(1114)等,停牌時間越久,市場不信任越大,到頭來又要股東、小股民蒙受損失。港交所治下最精彩的事例,就是瑞金礦業(前身股票號碼 0246),足足於停牌後近八年才除牌,一間無法履行營運責任的公司,居然仍能拖拉經年,令人疑問「證監在哪兒?」,還是因為去年因疲情爆發轉 work from home,只是「盡力繼續如常提供服務」,無心戀戰,以致效率下降?

以上例子都只是冰山一角,2019 年被港交所勒令除牌的公司多達 25 間,停牌年期由最短一年至八年不等,當然公司除牌,各有原因。惟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容許公司「摸黑」管治,不但涉及客戶、股東者眾,更要押上法規、過往建立起來的商譽,如此下去,相信只會有更多的大戶來港「搵食」,令國際投資者進一步對香港失卻信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