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限制科技企業收購對消費者有利?

2021/1/4 — 14:13

「普遍認為,收購行為就如棋盤遊戲大富翁買地一樣,會造成市場壟斷,令消費者無從選擇。」(圖片來源:Gianni Crestani, Pixabay)

「普遍認為,收購行為就如棋盤遊戲大富翁買地一樣,會造成市場壟斷,令消費者無從選擇。」(圖片來源:Gianni Crestani, Pixabay)

【文:ExplainerHK 雜思港益】

近幾年巨型科技公司越做越大,就以 Facebook 為例,收購 Instagram 之後又再收購 WhatsApp。這類併購屢受質疑,部分公眾及監管機構認為收購會造成壟斷,扼殺創新空間,同時減少消費者選擇。當然我們可以簡單將事情二元化,將大公司的利益與消費者對立而得出應限制併購的結論。但是究竟市場背後有什麼原因會推動這些收購行為,我們又可以怎樣促進市場健康競爭而避免窒礙科技發展?

普遍認為,收購行為就如棋盤遊戲大富翁買地一樣,會造成市場壟斷,令消費者無從選擇。去年美國眾議院的調查就不點名指出,有大公司透過收購初創企業,逼使它們暫停開發新產品,或關閉業務。較多人提及的例子,就是 Facebook 於 2016 年收購相片分享程式 Masquerade。過了四年,Facebook 便將程式從 Android 及 iOS 的 app store 上移除,為 Instagram 排除了一個競爭對手。可是,在千變萬化的科技世界,創意不像大富翁遊戲上的街道般只有固定數量。應用程式的概念可以被簡單快速複製,新的科技概念更是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所以,科技巨頭實際上不可與傳統工業一樣,透過收購,系統性地將創新意念長埋塵土。

廣告

就算收購導致了部分初創企業放棄開發,但總體而言,這類併購又會否減慢整體市場的科研步伐?大公司還是小公司去推動科技發展會更有效率呢?經濟學家 Wesley M. Cohen 與 Steven Klepper 於研究文章指出,當機構規模越大,運作上越欠靈活,所以每個研發開支所對應的專利申請數目都會下跌,這現象也符合了邊際收益遞減法則(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然而,這說法忽略了在規模經濟(Economies of scale)下,科技巨頭可以將一項創新的收益分散到更多不同的產品上,從而提高每個研發開支所對應的收益。例子就如最近 Apple 自行研發的 M1 晶片,可以應用在一系列的 Apple 產品上,新晶片帶來的高效能可惠及大量用家。

其實,大型公司的經驗及能力對完善創新產品有莫大的幫助。明顯例子就是 Facebook 收購 Instagram 後,協同效應及龐大資源令 Instagram 成為被廣泛使用的平台。當然,你可以質問 Instagram 的普及是否真正改善了我們的生活。所以,另一個常被引用的例子就是 Google 透過對製圖公司 Keyhole 的收購,大大增強了免費網上地圖Google Map 的功能,令全球網民尋找地方有了一個全新的體驗。Keyhole 的市場推廣總監 Bill Kilday 曾於著作指出,在 Keyhole 成立初期,團隊曾經構思過類似現在 Google Map Street View 的功能,將街道的實況拍下來和地圖結合,但以當時 Keyhole 的資源,構思可說是天馬行空。在 Keyhole 被 Google 收購後,Google 投入了數十億美元,Street View 的功能也在不到五年的時間就完成,而且功能向大眾免費提供, 徹底打破當時 MapQuest 和 TeleAtlas 在地圖資訊供應的壟斷。

廣告

再者,一系列的天價收購,是近年科技急速發展的其中一個原因。資本市場上湧現大量願意投資初創企業的資金,部分投資者或創業者並沒有期望投資對象能成為下一個Google,他們期待的,更是投資對象被 Google 或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收購,然後拿回倍升的資本。頻繁的天價收購助長了這種資本市場的退場策略,亦間接鼓勵了創新。

最後,即使科技公司作出大量收購,它們都缺乏誘因暫緩創新的步伐。單想借收購來維持在業界的領導地位,這想法可說是輕視了科網界的競爭。雅虎就在成立後的 20 年之間一口氣收購了超過 114 家科技公司,而它最後的下場也不用在此細說。歐盟 2019 年的報告指出,在全球公司的研發支出排名榜上,各大科技巨頭都位居前列,單單Amazon 就用上了驚人的 350 億美元,Google 亦緊隨其後,用上超過 260 億美元。可見所有科技巨頭都沒有因為自己的市場地位而停下任何科研工作。

針對科技應用的適當規管是必須的,重點在於是否能對症下藥。 隨着科技急速發展,監管機構或有關當權者又是否真的了解科技行業?以最近的反壟斷官司為例,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尋求 Facebook 出售 Instagram 及 Whatsapp。假設委員會現在提出的理據成立,委員會理應在 2012 年審批收購時,就運用權力反對交易。為什麼要遲了八年才向法庭提出訴訟呢?究竟是後知後覺,還是有其他考量?相對收購交易,Facebook 的私隱問題,Amazon 與小商戶的競爭問題等等都是更值得規管的範疇, 但是這些問題的技術性較高,需要很多魄力了解問題。反過來,要阻止收購就容易得多,聽上來足以制衡到這些科技巨頭。 其實,自2016年 Cambridge Analytica 事件後,不論是 Elizabeth Warren 要求將科技巨頭拆骨的主張,或者是國會對科技公司管理層的傳召,又或是美國各州聯手對 Google 和 Facebook 展開的訴訟,都證明針對創科企業的規管有一定的民意基礎, 這也顯示了一般民眾對科技企業進佔到他們生活的每一角落感到一定的不安。希望立法機關及監管機構不會乘著有民意支持而藥石亂投, 可以正視科技帶來的相關問題,而不是抱著舊有思維去禁止科網的收購行為。

作者簡介:比起在金融機構做研究做 pitch deck,更想透過寫文畫圖,講香港人想知的故事。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