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茂波不要再誤導市民了!香港稅基不窄、政府收入也很穩定地增長

2018/1/16 — 14:27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陳茂波寫網誌,說「思考」來年預算案(註1),其實該文沒有新意,不過是學人「管理期望」,為市民重溫一下政府財政狀況的隱憂而已。但筆者對文中兩個觀點很有意見,認為那是誤導市民,覺得值得討論一下。

「香港稅基狹窄」?差餉不是稅?

第一個政府講了一千年的觀點,是香港「稅基狹窄」。陳茂波透過網誌的圖三及四,解釋香港「只有一半工作人口須繳納薪俸稅:5%納稅人繳納60%+薪俸稅收入」,以及「只有10%註冊公司須繳納利得稅:5%註用公司繳納85%+利得稅收入」,從而「證明」香港「稅基狹窄」。會計師們很受這一套,因為好像真的只有高收入人士和大公司撐起香港,但其實不然,因為文章刻意避談尤其政府土地收入的稅基。

廣告

政府從土地所得的收入,包括賣地收入、差餉、地租、印花稅,才是支持政府運作的最主要收入。這些收入的稅基有多濶?工商住宅地全透過拍賣賣出使用權,即使租住公屋也要繳付差餉。這些「土地稅」,以不同的方式由工商業和小市民負擔,無人能避。當政府最主要的收入,是全部市民不論貧富都要負擔的話,到底香港的稅基是濶還是窄呢?政府說香港稅基狹窄,難道差餉不是稅?

「政府收入波動不定」?其實是政府趁機抽水!

廣告

網誌又提到「政府收入波動不定」,繼而合理化要「保留相當實力的財政儲備,以備不時之需」,簡單來說,他想指出香港要「好天收埋落雨柴」。網誌的圖五,將政府每年總收入的變動的百分比,與本港生產總值的變動的百分比,放在同一個圖表比較,看上去政府收入的變動得很厲害,有時按年增加超過30%,有時按年減少超過20%,與本地生產總值的變動比較起來,看似非常不穩定。但是,有圖未必有真相,因為圖片可以很誤導。以1997至1999年為例,1997/98年度政府收入較前一年上升30%+,到了1998/99年度政府收入較前一年下跌了20%+。看上去很嚴重是不是?

圖片來源:http://www.fso.gov.hk/images/blog/070118dfs.jpg

圖片來源:http://www.fso.gov.hk/images/blog/070118dfs.jpg

筆者嘗試用另外一種方式呈現歷年來政府的收入與本地生產總值的變化。政府的收入,以1989年為基數,其後每年的收入與1989年的基數比較,得出歷年的增長情況,本地生產總值也同樣以1989年為基數,並得出以下圖表:

從筆者的圖表可見,政府的收入的確比較波動,但是除了2001及2002年外,其增長都高於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為什麼兩個圖表如此不同?因為陳茂波的圖表會令人有錯覺:他的圖表只呈現與之前一年比較的增長率,於是若第一年收入增加了30%,而第二年收入只增加了20%,圖中的折線已是向下行,容易令人有負面的感覺,儘管收入增加20%已經非常了不起。相反,筆者使用的圖表,可讓人看見政府收入的趨勢。

其實,由1989年至2015年,本地生產總值增加了4.5倍,但政府的收入卻增加了5.5倍。這代表什麼?這代表政府陰啲陰啲又抽多咗你水。用簡化了的方法講,就是在1989年,全香港每賺$6.5就要進貢$1給政府,現在,每賺$4至$5就要進貢$1。政府收入大增的時候,就是香港人不成比例地進貢的時候,例如1997 、2007年和今年吧!政府收入增長減慢時,只不過是讓香港唞唞氣,根本不會令政府出現赤字。陳茂波在網誌的圖表,令人很擔心政府收入不穩定,卻是赤裸裸的誤導:香港落雨都夠柴用,所以絕無需要「好天收埋落雨柴」?

題外話:真不好意思,殖民地政府真的比較克制,當時政府的收入增長幅度,真的與經濟增長差不多,不像現在的政府越收越多,難怪不少香港人都懷念肥彭時代。

不要再誇大香港的隱憂,做點實事好不好?

筆者奉勸陳茂波,不要再講這些香港收入波不波動好不好,你也承認今年的盈餘非常高,但政府又沒有什麼好回饋市民,取消薪俸稅吧!

 

思考2018/19年度財政預算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