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雷鼎鳴為何不批評習近平?—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十六)

2020/11/16 — 17:19

圖片素材來源:《Bug's Life》劇照

圖片素材來源:《Bug's Life》劇照

螞蟻上市前兩日遭中央煞停,《華爾街日報》指,乃最高層決定。輿論界相信與馬雲在演講中口出豪言有關。他曾表示要以創新來幫助解決中國的金融問題,又批評政府愈趨嚴格的金融監管限制技術發展。

身為港府「國師」,兼評論時政多年的經濟學者雷鼎鳴及後撰文〈螞蟻上市的波折〉,對中央加強監管表示支持:「螞蟻是不可能免除監管的。政府也不會容許螞蟻搞幾十倍的槓桿,否則一旦出事,會有金融風暴。」如有留意雷大教授一貫言論(註一),便會發現他的立場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完全違背他向來鼓吹市場最具效率、所謂「大市場、小政府」的新自由主義思想。

四年前,他接受《端》傳媒訪問,便截釘截鐵地說過,自由市場機制的核心,在於價格所能提供的訊息。他認為,簡單如生產鉛筆,背後都牽涉複雜而多層次的供求關係,而每一層次的供求者,都懂得用一個簡單的訊息去決定行止。那就是無形中調節市場運作的手 — 價格。雷鼎鳴不認同政府的「有形之手」可以做得比「價格」更無懈可擊,「計劃經濟的專家用大型電腦也算不出最合適的生產量,以致供求失衡。」他以昔日蘇聯和中國為例,說明計劃經濟會造成嚴重的資源浪費和錯配,「政府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與判斷力,而政府一旦運用公權力,便差不多一定等於放棄價格機制;沒有合理的市場價格作指引,政府又憑什麼可知道自己的決策更英明?」

廣告

筆者一向反對王于漸、雷鼎鳴等芝加哥學派學者把錯綜複雜的經濟民生問題簡化,變成大政府和大市場之間二擇其一的選擇。港大政治系林維峯教授博士曾接受訪問,談他的論文導師 2009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奧斯特羅姆教授(Elinor Ostrom)。曾與奧斯特羅姆教授共事的林教授指,奧認為,這世界根本沒有所謂經濟或政治問題,世界要處理的,就是人類社會如何共同去解決問題。她又認為,世界是很複雜的,只能用診症的方式作個別研究,沒有 one best way,過去學者提出不是國有化就是私有化,這是學術上的偷懶。理大講師鄒崇銘早前亦曾撰文談奧斯特羅姆教授,指她提出了社區善治的可能性。只要人們能逐步建立長期合作關係,建構清晰透明的遊戲規則,社區層面的互惠共享自能形成,官僚和資本並無介入的必要性。(註二)

所以,對於雷鼎鳴說要管理金融風險,筆者並不反對,問題重點在於手法以及背後的理據。筆者只是不理解,為何雷大教授過去多年一直反對政府干預,特別是最低工資、租管、印花稅以至富豪稅這等損害大商家、大地主利益的措施,他可以持續多年地作出批評,但既然政府干預市場這麼十惡不赦,為何今天又走去支持習近平剎停螞蟻上市呢?

廣告

 

註一:例如,雷鼎鳴於 2010 年 5 月 17 日的《信報》撰文〈希臘危機出現後論斷金融海嘯成因〉,便曾經把引發金融海嘯 的「元兇」追溯至很多年前,美國政府及國會對房利美及房貸美施壓,要它們盡力幫助人民置業之不當。他甚至在文中直言:「政府的監管機構不懂監管,這毫不稀奇」,「衍生工具是高科技產品,監管者往往一知半解,如何監管得了?」反對政府監管金融巿場的態度和立場相當清晰和強烈。
註二:2020 年 10 月 19 日《信報》〈從頻譜到城市共同體的善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