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不設防 人壽公司成大陸大股東「提款機」 香港保監會眼不見為乾淨

2020/5/12 — 9:33

圖片來源:泰禾人壽fb專頁

圖片來源:泰禾人壽fb專頁

泰禾人壽大股東債主臨門,賣仔救母是遲早的事,各路人馬正集結資金搶奪其控制權,因為全個大中國只有香港對關連交易不設防,大股東可以將保險公司當做「提款機」,數以十億元計的保險資金,經過各種管道,投到內地的高風險業務。

「提款機」這個詞不是筆者用來危言聳聽,去年九月,中國銀行保險監督委員會發出指引大幅收緊保險公司和大股東的交易規管時,直指「個別保險公司通過設立非金融子公司或者層層嵌套的金融產品,向關聯方輸送利益,把保險公司當成提款機,引發重大風險」。

水緊到 1.2 億元人民幣債都還不了的泰壽大股東泰禾投資,究竟有沒有從保險公司「提款」,外界無從得知。不過,一度同樣由內地民企持有的富通人壽,就在香港保險業監管局眼皮底下,輸送了近 50 億港元(下同)予大股東九鼎集團, 佔到了其淨資產的 37%,如果不是九鼎財困要賣仔,新創建集團在收購富通時作了比較詳盡的披露,又將還錢給富通變成收購條件,公眾會一直被蒙在鼓裡。

廣告

抬錢到大股東手上

抬錢手法有三, 第一,直接借錢予大股東,富通借了 16 億元給九鼎,又買了九鼎子公司九州證券接近 4 億元債券。第二, 投資由大股東子公司做管理人的私募基金,又抬走了 2.3 億元。這些投資表面回報很高,例如債券息率是 10%,但富通根本從來沒收過。

廣告

真正的大數自然不是這些擺明車馬的交易,而是所謂向獨立第三方的投資。富通就曾持有高達 29 億元的第三方投資產品,九鼎答應從富通全數買走這些, 新創建才會完成交易,這些所謂投資產品同九鼎的關係盡在不言中。

這亦是中國銀保監會所指的層層嵌套的金融產品,其操作博大精深、千變萬化,最簡單的例子來自財技了得的海航集團,海航持股的渤海人壽向與其全無關係的生命資產管理,投資 16 億元人民幣的債券產品,卻原來生命資管將錢全部買了海航子公司的債券。若要藏得深,中間多加幾層公司即可。

簡而言之,你買份 5 厘回報的投資型保單,以為公司去了買債券和藍籌股,其實被抬到用 15 厘都無法借得銀行錢的大股東手上, 用來炒股票、炒地皮甚至是還債。

貪贓枉法的前中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主政期間,這些操作大行其道,項俊波被捕下台後,當局一查就翻出了 16 家保險公司的問題,可見提款機之說並不誇張。

為免重蹈覆轍,銀保監新出台的規例大幅收緊對關聯交易的限制,將關連人士的定義擴大到包括大股東的家人和職員,又巨細無遺的例出數十種受限操作,例如將錢存到銀行為大股東做貸款擔保等等。新規例更就關連交易的佔比作出種種限制;要求保險公司在網站披露;還要公司委任關連交易委員會方便監管者追究責任。

香港保監會監管方法自欺欺人

香港保監會在這方面卻嚴重滯後,一方面批准內地企業買香港保險公司,一方面本地的法例不提關聯交易,保監的指引只是要求這些交易要「符合公平商業原則」,好比在弱肉強食的森林中叫大家不要殺生。監管機構似乎更喜歡通過定期檢查,發現問題後要大股東抬錢找數的做法。據了解,九鼎就是因為無法抬錢找數而要賣走富通。

表面看來,這個事後監管的方法很有效,最少至今沒有保險公司倒閉,實際上是自欺欺人。壽險公司沒有出事,是因為總有買家願意出天價收購,大股東抬走了的錢,可以從不斷上升的收購價中填數,而收購價被搶高,正是因為一些內地買家當自己買了提款機,而這個假設的背後正是香港監管條例的缺失 。與此同時,法例不對保險公司和大股東的交易作限制,保監的調查制度設計自然不會以此為目標,真正眼不見為乾淨。

於是像九鼎這種毫無保險業資歷的高負債企業,可以獲准用百多億買富通,然後抬走近 50 億元市民投入的資金,再用富通股權抵押借錢數十億元,最後以 215 億元的高價售出,四年內賺得 40 億元,難怪多路人馬都在積極「搭棚」為爭奪泰壽做準備。只是當前經濟形勢異常凶險,沒有人能知音樂何時會停,最後受傷的會否是買保險的小市民?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