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改變要知所依歸

2021/1/20 — 17:13

港交所內的「貝字牆」(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港交所內的「貝字牆」(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港股昨日大幅上升,恒指最高上升 985 點,逼近 30,000點的大關,成交額更創出歷史新高,高達3,015億元。

大市上升的動力,完全來自北水。事實上,自今年 1 月復市以來,除了首天 1 月 4 日和 1 月 13 日外,每日成交金額皆在 2,000 億元以上,而由去年 12 月最後一周至今,流入香港的大陸資金已逾 2,000 億,平均每天流入 100 億,本周一更增至 200 億以上,昨天單日便創出淨流入 265 億元的歷史新高紀錄。

自 2008 年金融海嘯全球量化寬鬆以來,股市以至所有資產價格都是貨幣現象,資金的去向和流動決定股票(資產)價格升跌,與實體經濟好壞沒有必然關係。目下香港經濟受政治疫情多番折騰,百業蕭條,失業高企,以特區政府拙劣的管治能力,疫情肯定長期揮之不去,經濟復甦遙遙無期,中資中概股已佔七成以上的港股暴升當然與本港實體經濟無關,何況北水基本上只買他們熟悉的中資股(變相國企港交所 388 是唯一例外),港股早已出現「一股兩市」或兩極化的現象。投資 / 投機市場每每跟紅頂白,資金只集中炒買 ATMX(阿里巴巴、騰訊、小米、美團)以及受惠國策的中資股,例如最近美國擴大制裁的中資股,反而成為追捧的對象。

廣告

不過,股市上升製造的財富效應,至少裨益跟風炒作的股民,在樓市萎縮淡靜的今天,金融產業成為唯一繼續支撐香港有産中上階級維持消費能力的經濟支柱。年近歲晚,絕大部分行業都裁員、減薪、減工時、放無薪假期甚或欠糧,只有金融證券業一支獨秀,加薪及出多個月花紅大不乏人,正好說明一切。

事實證明,過去兩年來,所謂「攪炒派」不單在政治上徹底失敗,完全破産,反對派求仁得仁,一舖清袋,經濟上「攬炒論」亦完全錯誤,更嚴重誤導投資者。多年來 KOL 積極鼓吹的所謂「支爆」不僅遲遲沒有出現,疫情過去一年在全球惡化,中共反而「因禍得福」,意外地成為受惠者。中國因為控制疫情得法,可以最早恢復生產,作為製造業大國,在西方國家的經濟停擺下,成為醫療及生活必需品的主要供應地,而預期的供應鏈轉移亦因而沒有大規模出現,因此中國經濟去年第二季已率先反彈,GDP 全年增長 2.3%,雖然是開放改革以來最低的紀錄,卻是全球唯一增長的國家。中國去年進出口貿易總額超逾 4 萬億人民幣,有增無減,就是在美國多番制裁下,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反而上升了 7.1%,達 3,169 億美元,特朗普發動的中美貿易戰,最終誰勝誰負,不問可知。

廣告

不錯,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但那只是說明兩個範疇的因果關係,然而政治和經濟每個範疇都有其相對自主性,各自按照自身特有的發展邏輯運作,關係並非機械性。用政治意識形態去替代經濟理性分析市場動態,只會失諸交臂,謬之千里。同一個現象,背後的因由都不盡相同,外資不斷撤走是事實(今天又有一個美資對沖基金 Elliott 撤離香港),但主導大市浮沉早已非外資,而是近水樓台的中資了。兩年前,索羅斯曾經食髓知味,親自來港策劃沽空港股港元,企圖重複九七年回歸後一舉而橫掃沽空亞太區及港股的輝煌戰績,結果再借不到貨,只能到新加坡沽空港股期權和 ETF。過去兩年美資大鱷巴斯利用中美鬥爭和香港的政治危機,也曾大手沽空港元,並公開唱淡,結果如今也是銷聲匿跡,不知所終。

香港改朝換代,所謂「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在實質上也隨着國際形勢和中國對港政策更易而改變了。在中資股和中概股主導下,香港股市其實已成為中國大陸資金出路的第三個股市,美國愈抵制中資股票在美國上市,愈對港股有利,連同中央著力在香港發展的債市和人民幣國際化,香港實際上是代替了上海和深圳成為中國主導的「國際金融中心」。九七後,英資金融資本陸續淡出香港股市,接力的主導力量是以美資為首的外資,如今時移世易,指點江山,主導港股浮沉的金融資本,自然是形形種種的中國資金了。

回歸後,二十四年來,香港的經濟結構至今無法轉型,一直以金融地產為核心支撐大局,在移民潮和回流潮行將掀起的今天,單天保至尊的産業似乎只剩下金融市場的賭場經濟了。

無論去或留,港人都有必要認清現實,才可知所依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