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斯克的前對手與拍檔 矽谷黑羊泰爾

2021/1/1 — 12:00

彼得泰爾 (Peter Thiel),(Credit: The World According to Thiel, Hoover Institution Youtube 截圖)

彼得泰爾 (Peter Thiel),(Credit: The World According to Thiel, Hoover Institution Youtube 截圖)

電動汽車公司 Tesla 年初至今上升七倍, CEO 馬斯克 (Elon Musk) 成為風頭躉。他的發跡史很多人都知道。90年代科網股熱潮,他成立網路黃頁公司 Zip2 賺取第一桶金,2002年將 PayPal 賣給 eBay 後身家漲多1.8億美元。他再將大部分金錢放進 Tesla 及太空探險公司 SpaceX,造就今日神話。

PayPal 對矽谷這廿年發展功不可沒,因為它的成功提供一批企業家大筆資金。公司骨幹有 PayPal 幫派 (PayPal Mafia) 綽號,他們之後創辦的公司除了Tesla 和SpaceX,還有 LinkedIn, Yelp, Youtube 以及多個著名初創投資基金。而本文討論重點是 PayPal 其中一位創辦人彼得泰爾 (Peter Thiel)。

泰爾在 2003 年創立了大數據公司 Palantir, 協助美國政府、軍隊以及財富 500 強公司整合數據,從中獲取洞見。他成立的投資基金 Founders Fund 是 Facebook第一個外部投資者,亦在初創階段注資 Airbnb, Spotify 以及 SpaceX。泰爾寫的暢銷書《從 0 到 1》被譽為矽谷聖經,至今仍是初創企業家的指路明燈。

廣告

用一個詞語總括泰爾,便是逆向思考 (Contrarian)。《從0到1》中,泰爾指他最喜歡的面試題是:「有什麼重要真相極少人認同?」這是投資者及創業家最應該重視的問題。2010 年電動車前景未明朗,當年 7 月 2 號 Tesla 每股 3.84 美元 (分拆後計), 在那時投資當然比今天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每股 705.67 美元) 要好。Amazon 創辦人貝索斯 (Jeff Bezos) 也會同意,他曾講:

「驚人的回報通常來自行與傳統智慧相反的路,而傳統智慧通常正確。面對一個一成機會成功但可以有一百倍回報的項目,你每次也應該投資。

廣告

(Outsized returns often come from betting against conventional wisdom, and conventional wisdom is usually right. Given a ten percent chance of a 100 times payoff, you should take that bet every time.)」

冒險一詞略帶貶義,但英文的 take risk 是中性。Amazon 於 2002 年冒險研發雲端計算平台 AWS,在今天創造巨大價值,是貝索斯說話的最好佐證。

逆向思考不代表每件事反對主流意見。不是所有證據指地球是球體,我硬要說它是平的。而是真正運用批判性思考找出比大眾忽略的真相。像哥白尼在全世界反對下指出太陽是宇宙中心。特區教育常強調獨立思考,其實不用假大空,要學生回答泰爾的問題便行。

作為逆向思考者,泰爾有不少想法離經叛道。譬如他想在公海設立一個不受現有政府規管、可住人的人工島。此外,他認為寡頭壟斷是件好事。常言道有競爭才有進步,但在泰爾眼中競爭會消滅利潤。用餐飲業做例子,每間食肆其實說到底分別不大,《飲食男女》又或是 Youtube 食評 KOL 的最新推介很容易吸引長龍,但下年人流會轉向新寵。而真正的寡頭比如 Google 的搜尋引擎不會受風向影響。正因為深層分別不大,餐廳常強調表面的不同,例如深水埗內只有我的菠蘿由日本新鮮運到,但這不足以脫離競爭。

餐飲業因此利潤有限,結果有二。第一是員工薪金低工時長,人工多在最低工資上徘徊。但寡頭可以給予員工豐厚待遇,初畢業的 Google 軟件工程師能有六位數字美金年薪,福利包括免費早午晚餐加按摩加洗衫。第二是寡頭公司能長線計畫。蘋果現金儲備 1918.3 億美元 (2020年第四季數字),所以它可以嘗試實驗性項目,持續創新。對比餐飲業被一個肺炎打沉,兩者不能同日而語,在推進社會進步方面亦因而有很大分別。在泰爾眼中,社會進步其實是寡頭被寡頭取替的過程。以電腦市場為例: 60年代時 IBM 稱霸,然後 90 年代到微軟,最新一輪革命則因蘋果生產 iPhone 而起。在矽谷如此鼓勵創新的地方,他的說法不無道理。當然放在香港,寡頭出現通常是因為稀有資源 (土地) 而非技術被壟斷,便未必成立。

泰爾另一個非主流意見是在 2016 年支持特朗普選總統,在左翼的矽谷鶴立雞群。他向特朗普競選團隊捐款 125 萬美金,又在共和黨全國大會演講。賭對了,泰爾以後能直接與美國總統溝通,而他更有份挑選特朗普的內閣成員。(他的公司 Palantir 本身經常與美國政府做生意。)

泰爾認為從 60 年代末起,除電腦科技外美國社會停濟不前,因此需要一個不信奉傳統精英的變革總統。大小螢幕以外,我們的日常生活好像和五十年前一樣。沒有飛天汽車,太空探險在登月後不見大突破,人類的壽命亦沒有大幅增長。全球化成為重點,傳統精英將西方社會的頂尖技術帶到發展中國家,以此為增長引擎。但在美國本土,人們漸漸看不到明天會怎樣變好。他認為左派擁抱身份認同政治 (Identity Politics) 與此有關。左翼分子要求荷里活大作、上市公司董事局、政府內閣都要有女性、性小眾及少數族裔代表,因為心底裏他們認為社會不會再進步,因此他們集中精神於重新分配資源,而非「做大個餅」。相反,右派只懂強調「美國第一」(American Exceptionalism) ,對社會缺乏進步視而不見。

美國本土當然有問題。例如學債令年青一代前路茫茫。在 2018年,修讀一個四年學士學位平均需要 81 萬港幣 (104,480 美金),扣除通脹後仍比 1989 年高出一倍。同一時期大學學費比工資中位數增長快八倍。泰爾成立奬學金 (Thiel Fellowship),每年挑選二十至三十名願意輟學的年青人,在兩年間贊助他們十萬美元創業,同時向他們提供一個滿佈企業家、投資者和科學家的網絡。他意識到哈佛的價值很大部份在於能告訴別人我曾入讀哈佛,換句話講就是學校聲望和校友網絡。如果他能成立一個比哈佛更難考入的課程,一個更強的人際網絡,有野心才能的年青人便有理由去冒險追夢,同時避過學債。柯士甸羅素 (Austin Russell) 2012 年經此途徑從史丹福退學,成立為自動駕駛汽車制造感應器的 Luminar。公司今年上市,二十五歲的羅素身家已超過二十億美元。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社交網絡令人沉醉於同溫層。 我們最應該從泰爾學習的一課是獨立思考。拒絕人云亦云,會是二十一世紀的致勝之道。

延伸閱讀

1.《從0到1》

2. Podcast: Peter Thiel on "The Portal", Episode #001: "An Era of Stagnation & Universal Institutional Failure."

3. The New Yorker profile: https://www.newyorker.com/.../2011/11/28/no-death-no-taxes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