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20/8/30 - 22:30

【圖片故事】香港重光 75 周年 保衛戰遺跡與歷史

今日(8 月 30 日)是香港重光紀念日 75 周年,在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下,今年未有大型的紀念儀式,仍有市民自發到中環和平紀念碑為二戰犧牲的軍人獻花。香港從二戰重光自今多年,這段歷史或多或少已被部分人遺忘。然而,緊扣香港歷史的二戰防衛遺跡卻一直存在郊遊的山徑之中,網上專頁「Watershed Hong Kong」,嘗試藉這些遺址去訴說這段被忽視的歷史。他們平時會穿着軍服帶導賞團,到戰時遺跡訴說當時的歷史故事,以民間角度承傳香港保衛戰歷史。專頁成員 Kevin 說:「一定要認識你嘅過去,先可以創造新嘅未來。」

1941 年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先偷襲美國珍珠港,繼而在 1941 年 12 月 8 日由廣東入侵當時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香港約 13,000 名來自英國、印度、加拿大及華人組成的守軍,面對 50,000 多精銳的日軍作出頑強抵抗,最後還是無法扭轉局勢。總督楊慕琦爵士於 12 月 25 日決定投降,這場維持 18 日的激烈戰事,稱為香港保衛戰。

在保衛戰中,香港義勇防衛軍(Hong Kong Volunteer Defence Corps)有着重要的角色,軍團在 1854 年成立,初時為「香港義勇軍」,當時是為因應駐港英軍被調派參與克里米亞戰爭而成立,以填補香港的防務空缺,成員大部分是居住在香港的英國人。至 1878 年成為常設的香港本地後備軍,1917年規定在香港居住的英國適齡男性必須加入,到1920年代改組為「香港義勇防衛軍」,成員本身自己有正常工作,但願意貢獻工餘時間保衛家園,甚至犧牲。

廣告

「Watershed Hong Kong」創辦人 Taurus 說:「認識香港保衛戰,令香港人對公民義務及公民意識認識多一點。」香港教育中的歷史觀甚少詳細提及本土歷史,而香港主權移交後,特區政府亦取消了香港重光紀念日。日後郊遊時經過這些遺跡,不妨停留觀察一下。它們不但盛載着香港保衛戰的歷史,亦提醒着我們戰爭衝突中為保護家園犧牲的軍人及平民。

黃泥涌峽徑的其中一間營房,部份營房內有上下格床,似曾經被人居住。

黃泥涌峽徑的其中一間營房,部份營房內有上下格床,似曾經被人居住。

 

不少營房內,仍留有戰時軍人休息用的吊床掛鉤。

不少營房內,仍留有戰時軍人休息用的吊床掛鉤。

 

「Watershed Hong Kong」 成員 Franco 為了更生動介紹香港保衛戰,特意穿上戰時英軍軍服作導賞。

「Watershed Hong Kong」 成員 Franco 為了更生動介紹香港保衛戰,特意穿上戰時英軍軍服作導賞。

 

香港戰役期間,日軍炮轟香港島。(相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鄺智文提供)

香港戰役期間,日軍炮轟香港島。(相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鄺智文提供)

 

1941年,華砲兵五十週年紀念會操(相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鄺智文提供)

1941年,華砲兵五十週年紀念會操(相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鄺智文提供)

 

黃泥涌峽徑附近,其中一個機槍堡的內部。

黃泥涌峽徑附近,其中一個機槍堡的內部。

 

日軍攻擊守軍通常會將手榴彈投入機槍堡頂部的通風管,裏面的軍人就會全軍覆沒。

日軍攻擊守軍通常會將手榴彈投入機槍堡頂部的通風管,裏面的軍人就會全軍覆沒。

 

1941年的香港防衛軍傳訊隊(相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鄺智文提供)

1941年的香港防衛軍傳訊隊(相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鄺智文提供)

 

在城門碉堡其中一條地道可見「若林隊占領」的刻字,若林東一是當年攻佔城門碉堡的日軍隊長。攻城門碉堡不是若林隊的任務,當他的軍隊到達此處發現只有約 30 名英軍駐守,便私自突襲,不到一天便完成佔領。

在城門碉堡其中一條地道可見「若林隊占領」的刻字,若林東一是當年攻佔城門碉堡的日軍隊長。攻城門碉堡不是若林隊的任務,當他的軍隊到達此處發現只有約 30 名英軍駐守,便私自突襲,不到一天便完成佔領。

 

英軍曾反鎖在城門碉堡的炮兵觀察所內,後來日軍用炸藥炸開石門,有兩名印度炮兵身亡,其後日軍再投擲手榴彈攻擊,現在觀察所的牆上仍留下不少手榴彈爆開的痕跡。

英軍曾反鎖在城門碉堡的炮兵觀察所內,後來日軍用炸藥炸開石門,有兩名印度炮兵身亡,其後日軍再投擲手榴彈攻擊,現在觀察所的牆上仍留下不少手榴彈爆開的痕跡。

 

摩星嶺防空炮台軍營於 1941 年 12 月 11 日至 16 日,曾多次被日軍空襲。

摩星嶺防空炮台軍營於 1941 年 12 月 11 日至 16 日,曾多次被日軍空襲。

 

摩星嶺炮台的一門 9.2 吋口徑海防炮,最大射程是19.2公里(網絡圖片)

摩星嶺炮台的一門 9.2 吋口徑海防炮,最大射程是19.2公里(網絡圖片)

 

摩星嶺其中一個營房內的洗手間和廚房,原本有牆分隔兩個地方,後來被人佔用而被打通。

摩星嶺其中一個營房內的洗手間和廚房,原本有牆分隔兩個地方,後來被人佔用而被打通。

 

黃泥涌內,其中一個軍藥庫。

黃泥涌內,其中一個軍藥庫。

 

位於新界的城門戰地遺跡其中兩個隧道出入口:麗晶街(左)和舒佛畢利巷(右)

位於新界的城門戰地遺跡其中兩個隧道出入口:麗晶街(左)和舒佛畢利巷(右)

 

2020 年 8 月 30 日是香港重光紀念日 75 周年,網上專頁「Watershed Hong Kong」成員和區議員伍健偉,李俊威和方浩軒自發到中環和平紀念碑為二戰犧牲的軍人獻花。

2020 年 8 月 30 日是香港重光紀念日 75 周年,網上專頁「Watershed Hong Kong」成員和區議員伍健偉,李俊威和方浩軒自發到中環和平紀念碑為二戰犧牲的軍人獻花。

 

「Watershed Hong Kong」 創辦人之一 Taurus 和成員 Kevin,在中環和平紀念碑前鞠躬獻花。

「Watershed Hong Kong」 創辦人之一 Taurus 和成員 Kevin,在中環和平紀念碑前鞠躬獻花。

 

有組織在柴灣歌連臣角西灣國殤紀念墳場悼念二戰中為香港犧牲的軍人,軍人中有不同國籍例如來自加拿大和印度。

有組織在柴灣歌連臣角西灣國殤紀念墳場悼念二戰中為香港犧牲的軍人,軍人中有不同國籍例如來自加拿大和印度。

 

柴灣歌連臣角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柴灣歌連臣角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2020 年的疫情下,戴防毒面具的市民細閱參與保衛戰各國犧牲軍人的名單。

2020 年的疫情下,戴防毒面具的市民細閱參與保衛戰各國犧牲軍人的名單。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內,有為香港義勇防衛軍立的墓碑。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內,有為香港義勇防衛軍立的墓碑。

 

1945 年 8 月 30 日,皇家海軍迅敏號輕巡洋艦並隨同海軍少將夏愨抵達香港,標誌著日治時期的結束,香港重光  © IWM A 30539

1945 年 8 月 30 日,皇家海軍迅敏號輕巡洋艦並隨同海軍少將夏愨抵達香港,標誌著日治時期的結束,香港重光 © IWM A 30539

 

攝影:oiyan chan
資料來源: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鄺智文副教授、Watershed Hong KongImperial War Museu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