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動物維權誌 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成員:香港唔應該得一種生存方式 動物都應該有自由

2021/2/13 — 21:18

「我們動物義工不是聖人,但我們嘗試將動物和人的距離拉近。」

在大澳土生土長的 German,與一眾大澳貓義工照顧村內社區貓已 8 年。由起初不喜歡貓,到後來成為大澳人所皆知的「貓女俠」。在救貓的過程中,German 亦重新認識了大澳的人和事。

廣告

而在海的另一端,關注新界東北發展、與受影響村民同行多年的大吉,幾年前留意到村內將被逼遷的 4000 隻動物,「一直拆到過來,其實只會不開心和不甘心。」她與戰友在 2018 年成立了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在村內捉貓狗、絕育、找領養,希望喜歡動物的人同時關心鄉郊發展下受影響的眾多生命。

兩條鄉村,面對著迥異的處境。兩個熱愛鄉郊的人,她們決定如何走眼前路?這是一個關於動物,同時關於所有人的故事。

廣告

大澳貓義工 German 說,成為貓義工是因為她喜歡社區,而流浪動物也是屬於社區的一份子,「我哋只不過係佢哋監護人,去為呢批弱勢發聲啫」。

去年 12 月,有大澳貓友輕生,遺下 33 隻貓,German 協助「大澳貓之家」接管貓群,「其實我也是抱住個「勇」字。當你拍心口,然後警方問你『係咪搞掂晒屋入面所有貓先?』,你說『係』,其實係需要勇氣嘅。但你唔咁做,家人就會搵警方處理,嗰度肯定有一大半貓會人道毁滅啦。」

大澳流浪貓之家創辦人 German 帶貓到元朗的獸醫診所做檢查。

大澳流浪貓之家創辦人 German 帶貓到元朗的獸醫診所做檢查。

German 原有情緒病,當初醫生叫她不要再做貓工作,「我感染咗佢之後,佢說你千其唔好唔做貓工作,你連最鐘意嘅嘢都唔做,死啦。」

馬屎埔村陸續遷拆,村內各處佈滿工地。

馬屎埔村陸續遷拆,村內各處佈滿工地。

另一邊廂,新界東北也是「維權重地」。

2007 年,港府發表《香港 2030》,提出開拓古洞北、粉嶺北、坪輋、打鼓嶺和洪水橋的計劃,引起一輪長達數年的「反新界東北發展」的保育運動。時至今日,新界東北村內已多處被圍封、拆毁,街坊也陸續搬走,發展計劃也迫在眉睫,預計第一批新住戶最快將於 2023 年入伙。

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曾經訪問了 200 戶街坊後,估計新界東北發展後,將會有 4000 隻貓狗被迫遷。

「政府點都強硬要拆呢到㗎啦,如果人搬走咗之後,啲動物點算好呢?我哋過去十年都用唔同嘅介入點去討論土地問題,動物其實都係另一個介入點去令人願意聆聽。」動物戰隊成員陳大吉說。

馬屎埔村村民華叔暫托的兩隻小狗。

馬屎埔村村民華叔暫托的兩隻小狗。

大澳與東北原是「社區動物」的綠洲,German 坦言,如果連大澳都要發展成城市,便不能保證全香港再有「社區動物」的安身之所。談起東北發展,陳大吉也形容心情只有不開心和不甘心,「香港真係唔應該只有一種生存方式,動物都唔應該只有被人類安排點樣生存。佢哋可以有自己嘅自由,人都應該有自己嘅自由。」

當政府馬不停蹄發展和起樓,遺留下的不只有仿似羅馬建築的儲水庫、集體回憶的港英碼頭,還有數千條已在社區生活多年的真實生命,「所以要繼續鬥落去。」陳大吉說。

記者/劉子康、陳詠姿
拍攝/劉子康、陳詠姿
剪接/劉子康
美術/劉仁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