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20/9/12 - 21:10

【影片】醬園紥根香港百年 11 月起豉油轉貼中國製標籤 第四代誓保家業歷史

元朗一個醬園,1928 年來堅持在香港天然生曬豉油,在包裝上印着「香港製造」,對於他們來說,並非特意標榜,而是理所當然的標示。然而,他們近日一度停止生產線,只為配合美國的新法規,忙着將出口美國的醬料上印有「香港製造」的字眼都蓋着,改為貼上「中國製造」的標籤 — 92 年老牌醬園始終被淹沒於中美貿易戰的暗湧。

美國早前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地位,8 月宣布,9 月 25 日起,所有港產品須標示原產地為中國,其後華府將規定推遲至 11 月 9 日實施,「香港製造」將絕迹美國。改了標籤,改不掉港味,這間醬園配方始終如一,更保留在香港再無人使用的「殖民時期醬料」,醬園第四代傳人 Daniel 立志承傳家業,將醬園歷史宣揚開去,近百年光景濃縮在一樽豉油,尤如香港一本活生生的歷史書。

廣告

甫踏入冠珍醬園位於元朗的廠房,黃豆香撲鼻,再進入眼簾的是數十個金屬製曬池,雖然醬園創立於 1928 年,但製作現已十分工業化,53 年前由九龍城搬到現址後一段短時間後,已棄用瓦缸曬黃豆,以應付製造豉油和廣東傳統醬料的大量訂單。

冠珍第四代傳人 Daniel 帶記者走一遍生產線,最後走到出車場,卻看見工人將包裝好的醬料拆箱再裝嵌。原來,因應美國政府要求,工人正將原本印有「香港製造」的包裝拆掉,改為寫上「中國製造」。一邊生產線的工人用牛皮膠紙蓋着紙箱上「香港製造 Made in Hong Kong」的藍字,另一邊則負責貼上「Made in China」的貼紙,還有工人專門負責鐵罐包裝,純熟的將鐵罐前後的「香港製造」標誌用「Made in China」貼紙蓋上。一種產品的製造地就是如此改寫。

冠珍醬園第四代傳人 Daniel Chan。

冠珍醬園第四代傳人 Daniel Chan。

員工心痛產品改標中國製

Daniel 表示,醬園近一半生意都是出口美國,加上訂單一般會在付運前半年開始製作,因此政策一出,工廠已來不及訂製新的包裝,只好人手逐一加貼標籤。長遠而言,Daniel 嘆產品從此會失去獨特性,「當地超級市場都有幾樽係中國製造嘅時候,我哋只不過係其中之一,會唔會有啲不良嘅效果,影響到佢哋嘅 decision 去買我哋嘅產品呢?我覺得會有影響。」他又說,醬園一眾前線員工比他更難受,「大家睇住呢啲產品出世,但要將自己嘅親生骨肉貼上貼紙⋯⋯親手遮住香港製造嘅嗰種感覺。」

醬園為符合美國的新法規,將包裝原本「Made in Hong Kong」的字眼改為「Made in China」。

醬園為符合美國的新法規,將包裝原本「Made in Hong Kong」的字眼改為「Made in China」。

非洲島民也用豉油

這間本土老字號其實創立近百年以來,都是以外銷為主,Daniel 解釋香港早期有 40、50 間豉油廠,本地難以消化所有產品,所以外銷是當時不少豉油廠的主要收入來源,又因為 Daniel 的太爺清末時期在巴拿馬一帶做生意,累積了一定人脈,所以國外的客戶主要集中在美洲一帶。

至 50 年代韓戰爆發,各國對中國實施禁運,香港當時作為英國殖民地,因而從轉口港發展為製造業中心,用外來原材料製造產品再轉口出去。Daniel 表示,醬園亦由當時開始轉用加拿大黃豆,「其實都幾得意,加拿大運黃豆過嚟整成豉油,之後又運番去加拿大。」

發展至 70 年代,連非洲法屬小島留尼旺都有購入冠珍的產品,「亦都突顯咗香港咁多年嚟,唔係講緊呢十幾廿年,而係呢一百年來每代人嘅努力。」

冠珍在 1928 年創立,當時的廠房在九龍城。(受訪者提供相片)

冠珍在 1928 年創立,當時的廠房在九龍城。(受訪者提供相片)

文化輸出上珠油

殖民地時期衍生而來的,還有一種名為上珠油的醬料,至今只得香港三間醬園仍有生產,冠珍是其中之一。上珠油的主要成份是糖蜜(白糖副產品)和豉油,凋杰而深咖色的醬料主要是用來為乳豬上色,不過本地燒臘師傅早已棄用,反而歐美等地的唐人街仍然使用這個傳統造法。Daniel 說,「要了解到外國嘅唐人街係有一種時光倒流嘅感覺,70、80年代移民去嗰邊嘅人,就一直用咁傳統嘅嘢,所以我哋都會繼續供應呢樣香港咁特別嘅產品畀佢哋。」

「香港文化其實有好多已經輸出外國,反而外國仲保存得好啲𠻹,我覺得要將呢啲嘢聯繫起來﹐先可以繼續讓下一代保存香港這個獨特的文化。呢樣亦都係飲食文化,係香港人 identity 嘅一部分。」因此冠珍除了保留生產上珠油,其他醬料配方亦始終如一,原汁原味呈現 92 年前的風味。

上珠油

上珠油

Daniel 碩士畢業於哈佛大學亞太研究,介紹醬園歷史時總是滔滔不絕。他指自己五年前接手家業時十分迷茫,「我又唔識造豉油,又對醬料零知識,連包裝、船運都唔識,咁我返嚟又點幫佢哋呢?」於是他便決定運用自己學術上的知識,重整醬園的歷史,除了翻查公司的舊資料,更走訪不同老醬園做資料搜集,「始終上一輩係生意人,好少將歷史周圍同人講,好彩佢哋只係將啲嘢放晒喺櫃筒底,無掉晒佢。」

Daniel 接手生意後開始整理公司的舊歷史,圖為元朗工場的曬地,當時仍然用瓦缸曬豉油。(受訪者提供相片)

Daniel 接手生意後開始整理公司的舊歷史,圖為元朗工場的曬地,當時仍然用瓦缸曬豉油。(受訪者提供相片)

他自言少時對醬園沒深厚感情,在美國生活時也甚少煮中菜,「只會當係阿爺嘅一盤生意,唔會當係一種文化同資產。」直至接手之後,才發現醬油世界之大,懂得欣賞當中的文化,「越學就越覺得仲有很多嘢可以繼續學習,包括喺老師傅、客戶同原材料供應商,前幾年我突登飛去加拿大睇下啲黃豆係點種出嚟,喺呢啲細節搵到自己嘅滿足感同意義。」Daniel 現時主力對外推廣和宣傳事務,周末不時都會帶導賞團介紹醬園歷史和豉油的生產過程,「咁特別嘅嘢我覺得要發揚光大,我想話畀人聽香港係有呢啲傳統文化,而我哋仲可以保存。」

記者/ 鄧可盈
攝影/ Fred Cheung、劉子康
剪接/ Fred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