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內兩度政變的馬里

2021/6/6 — 14:42

馬里特種部隊上校戈伊塔(Assimi Goïta)(資料圖片,來源:BBC Afrique 報道截圖)

馬里特種部隊上校戈伊塔(Assimi Goïta)(資料圖片,來源:BBC Afrique 報道截圖)

【文:港事講非 - 非洲文化生活頻道】

正陷入疫情及恐怖份子侵擾的西非國家馬里,在一年內兩度陷入政變危機。5 月 24 日,曾經發動 2020 年馬里政變的馬里特種部隊上校阿西米.戈伊塔(Assimi Goïta)再度發動政變,把自 2020 年政變起上任的過渡總統巴.恩多(Bah N'Daw)、代總理莫克塔.瓦內(Moctar Ouane)及國防部部長蘇萊曼.杜庫雷(Souleymane Doucouré)全部拘禁,自行從過渡副總統一職升至過渡總統,領導軍政府統治馬里。這次政變離上次政變,只有九個月。

雖然兩次政變皆由同一人發起,但國際社會應對兩次政變的態度截然不同。2020 年 8 月的政變雖然為國際社會譴責,但未有如是次政變般強硬,新政府不久後得到各國承認,且受到不少民眾歡迎。之所以會有如此的反應,是因為該政變推翻了借疫情及恐襲為由延遲大選的前總統凱塔(Ibrahim Boubacar Keïta)的統治。在 2020 年的馬里大選中,極端伊斯蘭恐怖份子策劃了連串襲擊,不少反對派政客成為受襲目標,使得民眾認為凱塔刻意敷衍應對任由恐襲發生,以剷除挑戰者。馬里北部有不少恐怖份子盤踞,馬里政府雖然一直與法國軍隊合作清剿,但被認為敷衍了事,白白讓不少馬里軍人及平民送死,使得民眾心生不滿。政府內部一直以來的腐敗,加上疫情及因疫情而來的經濟不景,更使得民眾怨聲載道。當恐襲使得投票受阻時,民眾於是便自去年 6 月 5 日起上街抗議,要求凱塔下台,卻遭到武力鎮壓,導致 11 死 124 人傷。對凱塔無力清剿恐怖份子讓軍人白白送死不滿的軍隊,趁民怨沸騰之際,於 8 月 18 日發動政變,派兵開進首都扣押一眾政府官員,逼使凱塔內閣辭職下台,並由來自軍隊的政變領袖巴.恩多及戈伊塔擔任臨時過渡政府總統與副總統。由於軍隊滿足了讓凱塔政府下台的目的,於是民眾對他們上台相當歡迎,包括非盟、歐盟及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社會雖然對軍事政變感到不滿,法文圈國際組織(Organisation internationale de la Francophonie)還直接中斷馬里的會員身份,但眼見當時的馬里軍政府承諾會在 18 個月內把權力移交給民選政府,於是本來打算制裁馬里的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 ECOWAS)決定與馬里軍政府重啟談判,代表國際社會加快馬里重返民選政府的進程,而不少國家與國際組織也陸續承認軍政府的領導地位。

廣告

只是,剃人頭者亦被人剃頭,有份領導 2020 年政變的巴.恩多這次遭昔日的伙伴戈伊塔背叛,重演政變推翻的劇本。在 5 月,以總理瓦內為首的文人過渡政府組建了「具廣泛代表性」的內閣,並計劃了一系列的改革已儘快讓馬里重回民主制度。雖然,文人過渡政府宣稱會讓軍隊得到一些重要職位,但因為兩名軍方政變將領未能如願進入新內閣,代表軍隊的戈伊塔於是決定倒戈相向,再次以政變的方式推翻文人過渡政府,自立為總統籌建軍政府。這次的政變,使得馬里重回民主制度的步伐受阻,很有可能重回六十年代的軍政府極權,故民間紛紛表示不滿,反對派縱使並不太認同把他們邊緣化的文人過渡政府,但更對軍政府憤怒。雖說,戈伊塔聲稱會於 2022 年重新舉行大選,但國際社會已經對一年內再次出現政變感到壓倦,不能再容忍馬里軍隊一而再地發動政變,非洲聯盟直接停止馬里的會員國地位,制裁方案再被提起。

只是,馬里反對派對國際制裁的反應一般,他們擔憂這會被解讀為外國勢力干預內政,民眾會因制裁使經濟進一步惡化轉而敵視國際社會,使得軍政府更有大條道理繼續干政。目前,西非國家經濟體已努力呼籲馬里軍政府重返談判桌,嘗試以外交途徑解決目前問題,只是戈伊塔手握軍事大權,為了掌權未必肯放權給文人政府,面臨恐怖份子及軍政府獨裁的馬里民眾,只能默默承受一切。

廣告

 

港事講非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