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長王毅會見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負責人巴拉達爾。(中國外交部圖片)

【特寫】中國為何會晤塔利班?從經濟利益到恐怖主義

昨日(7 月 28 日),中國外交部公布一項紀錄,指外長王毅會見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負責人巴拉達爾 (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

一如多數外交言辭,紀錄中每句話背後都有含意。

王毅表示,中國是阿富汗最大鄰國,始終尊重阿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始終堅持不干涉阿內政,始終奉行面向全體阿富汗人民的友好政策。阿富汗屬於阿富汗人民,阿富汗的前途命運應該掌握在阿富汗人民手中。美國和北約從阿倉促撤軍,實際上標誌著美對阿政策的失敗,阿人民有了穩定和發展自己國家的重要機遇。

王毅指出,阿塔是阿富汗舉足輕重的軍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和平和解和重建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希望阿塔以國家和民族利益為重,高舉和談旗幟,確立和平目標,樹立正面形象,奉行包容政策。阿各派別、各民族應團結一致,真正把「阿人主導、阿人所有」原則落到實處,推動阿和平和解進程盡早取得實質成果,自主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國情、廣泛包容的政治架構。

王毅強調,「東伊運」是被聯合國安理會列名的國際恐怖組織,對中國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構成直接威脅。打擊「東伊運」是國際社會共同責任。希望阿塔同「東伊運」等一切恐怖組織徹底劃清界限,予以堅決有效打擊,為地區安全穩定及發展合作掃除障礙,發揮積極作用,創造有利條件。

巴拉達爾對有機會到訪中國表示感謝。表示中國一直是阿富汗人民值得信賴的好朋友,讚賞中方在阿和平和解進程中發揮的公正和積極作用。阿富汗塔利班對爭取和實現和平抱有充分誠意,願與各方一道,致力於在阿建立廣泛包容、被全體阿人民接受的政治架構,保障人權和婦女兒童權益。阿塔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阿塔認為阿富汗應同鄰國和國際社會發展友好關係。阿塔希望中方更多參與阿和平重建進程,在未來阿重建和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阿塔也將為營造適宜的投資環境作出自己的努力。

同日,外交部部長助理吳江浩同巴拉達爾一行舉行會談,就共同關心的問題深入交換了意見,增進了了解,擴大了共識。

中國外交部網頁截圖

對許多人來說,也許塔利班只是個從事恐怖活動的組織。中國為何要與他們見面?紀錄中的每一句話,背後來龍去脈又是如何?

一切從塔利班的誕生說起。

曾對抗蘇共政權的塔利班

塔利班 (Taliban),阿拉伯語「神學士」的意思,成員多信奉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冷戰時代,他們曾參與對抗佔領阿富汗的蘇共政權。

1989 年,蘇聯撤軍。此後阿富汗陷入內戰。塔利班是其中一股勢力,也是最終奪得政權的勢力。他們於 1996 年成功佔領阿富汗首都喀布爾 (Kabul),處死該國最後一名共產主義總統 Najibullah Ahmadzai 後,宣告阿富汗成為伊斯蘭酋長國,並按他們的原教旨思想立法。

經過長年戰亂,塔利班政權起初得到阿富汗人民歡迎,然而他們的嚴厲制度(如禁止婦女接受教育等),漸招人民不滿。

塔利班戰士 (Photo by Robert Nickelsberg/Getty Images)

911 後被美國推翻

2001 年,美國發生 911 事件,肇事人是阿爾蓋達組織領袖拉登 (Osama Bin Laden)。阿爾蓋達組織同是於阿富汗成立,與塔利班同樣,曾對抗蘇共部隊,目的是建立純正而統一的伊斯蘭國家。塔利班為志同道合的拉登提供庇護。

作為回應,以美軍為首的部隊入侵阿富汗,迅速推翻塔利班政權,並於 2001 年 12 月成立臨時政府。由於是美國協助成立的政府,與塔利班政府相比,臨時政府人權上更加開明。

美國911事件

戰亂致死亡人數逾十萬

然而塔利班並未因此消滅。2006 年,塔利班重新崛起,多次在阿富汗與國外發動針對美國及其盟友的襲擊。連場戰鬥,導致超過 4 萬民眾、6.4 萬名阿富汗軍警及 3,500 名外國軍人死亡。

而美國雖已為戰爭及重建阿富汗,耗資近 1 萬億美元,然而該國仍然貧窮,而且混亂。

塔利班的勢力不弱。在阿富汗政府執政的同時,塔利班亦成立一平衡國家,稱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該國有自己的國旗、官員、政府部門,甚至法庭。雖然他們得不到主流國際社會承認。

特朗普宣布退兵

2018 年,特朗普政府開始與塔利班進行會談。2020 年 2 月,特朗普與塔利班協議,美軍將撤出,而塔利班則保證美方安全,及承諾不允許阿爾蓋達等組織在其控制的地區運作。

今年初,拜登上台。他並未改變特朗普政策,繼續撤軍。

正在撤出阿富汗的美軍。(Photo by Robert Nickelsberg/Getty Images)

塔利班基本上信守與美國承諾,並未攻擊美方,惟對阿富汗部隊及民眾的攻擊,則有增無減。聯合國 7 月 26 日指,今年 5 月和 6 月,雙方戰事造成近 2,400 名阿富汗平民死傷,是為 2009 年以來最多。

時至今日,塔利班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非常順利,相信已佔領該國超過一半領土,並已包圍部份主要城市。阿富汗政府被逼在部份城市實施宵禁,加強防衛,然而預料難以扭轉敗象。

有分析指,塔利班可能在 6 個月內正式控制阿富汗。

要奪取政權,需要取得國際社會認可。塔利班近月已積極展開外交活動,並公開宣稱在其統治下,女性將可上班及接受教育等。自然,與中國建立良好關係,亦合符塔利班的利益。

是為塔利班的盤算。中國又怎麼想?

新疆維吾爾的威脅

資料圖片:新疆「再教育營」

中國的考量之一,與新疆維吾爾族有關。

近年,中國被指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包括將大量維吾爾人關押於「再教育營」,卻對外宣稱是遏止極端主義,為維吾爾族人提供職業訓練。包括 BBC 等多家外媒報道指,再教育營有女性遭系統性強姦 (systematically raped)、性虐待及酷刑。中國否認。

這事與阿富汗有密切關係,因為新疆西邊緊鄰阿富汗的瓦罕走廊(現已由塔利班控制)。過去多次有傳媒報道,有新疆維吾爾人進入阿富汗,加入塔利班,或接受塔利班的武裝訓練。

而中國特別關注的一個組織,就是「東伊運」。

東伊運旗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東伊運全稱「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又名「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是 1993 年由新疆維吾爾人發起的聖戰組織,其目標是在新疆建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國」。該組織曾在中國策動爆炸襲擊,又呼籲全球穆斯林對中國發動聖戰,報復中國壓迫維吾爾人。東伊運被聯合國在 2002 年列入恐怖組織名單。(國際更有知名度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曾否認有「東伊運」此組織,聲稱所有維吾爾組織都是和平抗爭)

去年聯合國安理會估計,東伊運武裝分子多達 3,500 人,部分人士活動地區,就是阿富汗;而該組織的計劃,亦包括鼓勵人員從阿富汗潛入中國,進行襲擊。

是故,北京憂阿富汗可成為新疆維吾爾的反抗基地。

有利西進 推動一帶一路發展

除此以外,中國在阿富汗亦有經濟利益。

自從「一帶一路」推行後,中國在許多貧窮國家都有經濟利益。但平心而論,早在推行「一帶一路」前,中國就已援助不少阿富汗做基建項目,如水利工程、交通要道等。儘管當地有地雷、恐怖襲擊等危險,然而中國國企、民企仍在當地投資建設。

地理位置上,阿富汗位於中國正西方,對中國西進、推行「一帶一路」意義重大。阿富汗局勢平穩,對中國有利。因此,過去 20 年,中國已曾協助阿富汗回復和平,如參與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的和平談判等。也有消息指,中國於 2016 年已曾邀請塔利班訪問北京。

會談雙方各取所需

中國外長王毅會見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負責人巴拉達爾。(中國外交部圖片)

今次會談便是在雙方各有所求的背景下進行。在 7 月 28 日的會議,9 名塔利班代表在天津與中國外長王毅會面。塔利班代表團團長 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巴拉達爾)是塔利班的聯合創辦人之一,亦是現時塔利班的核心人物。塔利班重視今次會面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縱合外媒分析,王毅在在會上強調「美國和北約從阿倉促撤軍,實際上標志著美對阿政策的失敗」,可能是中國試圖拉攏阿富汗到己方陣營之舉,而形容塔利班為「阿富汗舉足輕重的軍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和平和解和重建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則可被視為承認塔利班推紛現時政府,建立其政權的正當性。承認塔利班換取的報酬,可被視為「東伊運」方面的條件﹕塔利班須與東伊運劃清界線,予以打擊,以安定新疆維吾爾的反抗勢力。

而塔利班方面,Baradar 明確承諾「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可被視為交易成立。塔利班指「中國一直是阿富汗人民值得信賴的好朋友」,也可視為是拉攏中國,建立合法性的一著。Baradar 「讚賞中方在阿和平和解進程中發揮的公正和積極作用」,既可確認中國負上維持國際社會和平的「大國」責任,亦可將自己的武力奪權視為「和平和解」的進程。塔利班稱會「保障人權和婦女兒童權益」,如上所述,則可能是一種國際形象的宣示。最後,Baradar 「希望中方...在未來阿(富汗)重建和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可視為雙方經濟合作的互相認可。當然,作為「未來阿富汗主人」的塔利班,就須要「為營造適宜的投資環境作出自己的努力」。

圖片來源﹕中國外交部

相關報道

AFPREUTERSWP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