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月開戰預言」是危言聳聽?拉票文宣?還是戰爭警報?

2020/8/27 — 13:43

背景圖片素材來源:解放軍微博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素材來源:解放軍微博片段截圖

美國海軍研究所(US Naval Institute)期刊八月號發表了一篇令人議論紛紛的文章〈The War that Never Was?〉,當中以驚人的筆觸,猶如預言般道出中、美從外交到軍事的爭端趨向白熱化,最終演變成中國揮軍侵佔台灣。

兩名作者甚至斷言,北京在今年 12 月拍板執行所謂「紅省行動」(Operation Red Province),從翌年 1 月初開始連續軍演,以痲痺各方的偵測;由於美國總統將會在 1 月 20 日就職,解放軍就搶先在華府時間 18 日晚上(即遠東時間 19 日)對台北發出「和平統一」的最後通牒。就在蔡英文政府尚未答覆時,中方隨即動用網絡戰、喬裝滲透破襲等手段,加上海軍迅即攻佔外島、奪取海峽制海及制空權,並進抵台灣以東阻止美軍接近。文章形容,在一系列文攻武嚇、虛擬現實交錯的戰術配合下,美方到華府時間 19 日日間醒來時,就只能陷入荒亂、充滿疑問卻無以應對,但這偏偏就是美國總統交接前的一天。蔡英文至此明白,就算台軍實力仍足以再撐一段時日,等到總統正式就職、啟動軍政決策、美軍支援來到,台灣已成浴血屠場;她在別無選擇下,只好向中共投降,並期待台灣人民的自由仍得保全。習近平甚至趕及在北京時間黃昏、華府舉行宣誓儀式前數小時,向全國演說宣佈,台灣終於回歸。

也許是基層工人見識淺陋,縱觀各方對於文章的回應,似是「一笑置之」以至「負皮」居多。有論者質疑一月是台海風季,風高浪急,難以展開大規模作戰 [1];有日本觀察家認為文章邏輯有問題,例如攻台形同與全世界為敵,若果中國選擇馬上攻台,更是不給「新總統」拜登面子,只會令中共的國際處境更不利 [2]。像亓樂義老師般比較委婉的,會從共軍發展歷程分析,認為共軍經過大規模軍改後,仍需要一段時間演練聯合作戰,引爆危機甚至武力攻台的機會仍不高 [3];范世平老師等則說得很直白,認為文章根本就是曲筆為侵侵拉票 [4]。

廣告

如果說堂堂參謀長聯席會議前副主席,還有中情局前副局長,軍事、情報界兩大要人,竟會費這麼大的勁,押上自己的專業識見,為特朗普連任帶風向,這恐怕不符合大半年以來特朗普在國安、外交、軍事圈子中越來越不受支持的印象。值得注意的是,兩名作者在文中只是隱晦地提到,2021 年將會出現「政治過渡」(political transition),卻沒有明說是拜登取代特朗普;文章反而暗喻明年可能像 2000 年大選般,出現總統選舉爭議需要訴諸法院裁決的戲碼。

事實上,就算特朗普連任,也不代表「政治過渡」就不再成為問題。無人能預見與總統大選同時舉行的國會改選是何光景,連任的侵侵仍可能要面對民主黨掌控一院甚至兩院的局面;加上特朗普換官員快過換衫也不是新聞,甚至其國安、外交或商務團隊當中仍分歧甚多,特朗普第二任期仍可能出現重要位置(例如國務卿、防長、國安顧問)的大換班。因此,基層工人傾向相信,兩名作者提出「政治過渡」可能給予中共可乘之機,並非旨在間接為侵侵拉票、打擊拜登,而是客觀指出華府決策程序在應對東亞風雲變幻中,可能力有不逮的現實。

廣告

或曰,美國作為二百多年的民主體制國家,政黨輪替經驗豐富,對外情報監控專業高效,怎會單單因為政府換屆而出現應變空窗,甚至決策癱瘓呢?基層工人認為,這正正是兩名作者想帶出的主題所在,而這主題遠比甚麼具體的侵台日程或者戰爭手段更重要。

關鍵就在於文末那場虛構的檢討會議上,一名將官嘀咕的那句︰「戰略模糊失效了(strategic ambiguity failed),我們缺乏想像,所以落敗了。」

面對海峽兩岸對峙,美國面對北京,宣示「一個中國」;面對台灣,則手持《對台關係法》,而真正維繫美國在兩者間政策平衡的,實際上就是「戰略模糊」方針。在老蔣年代,戰略模糊的主要意涵,是防止台北借「中(華民國)美協防」下美軍的協助來冒進行事,例如反攻大陸或者籌備建立核力量;到台灣開始步入民主化,戰略模糊則是為美國提供政策上的灰色地帶,既能夠像 1996 年台海危機般,以有限的軍事介入防止雙方擦槍走火,另一方面亦警示台北,切勿誤判美國將為台灣「踩紅線」而提供支持。簡言之,由於兩岸都不清楚美方介入台海的意願、資源和手法,北京方面固然會投鼠忌器,不敢貿然進犯,台北當局亦要謹言慎行,不能幻想可以在刺激中共動手後得到美援。

近年來海峽的境況,當然難以和七十年來的任何一個階段比擬。中美碰撞的大格局既成,雙方從金融、到科技、到地緣政治的角力更趨激烈,並且反映在各方不斷以軍機、艦船等,測試對方底線和探聽虛實。與此同時,美方卻仍在台海問題的官方立場上,維持「戰略模糊」的取態。前印太司令部空軍司令、現已升任美國空軍參謀長的 Charles Brown Jr. 上將,曾在去年底與傳媒對談時提出,就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方而言,除非他們能確切排除美方的干預,否則他們不會動手 [5]。

美方仍然維持「戰略模糊」,目的就是為了使共軍無法辨識一旦台海出事,美軍會以多大規模的戰鬥力量,或者以甚麼方式干預。畢竟在共軍而言,如果根本無法確定前來干預的美軍會是來自日本的嘉手納、關島,抑或是遠自西海岸起飛的轟炸機,就未必有能力設計出完全密不透風的反介入拒止方案,排除不了美方對台的介入;相反,如果美方不再「和稀泥」,明確宣示就台海、東海或南海事態的「紅線」,包括劃定共軍不得進入某某地帶、海域,這反而有助解放軍按照美方警告的內容,反過來推算美軍的介入方式,從而增加北京在軍事上下賭注的動機。

另一方面,如果美方面對日益惡化的局勢,不再相信「戰略模糊」的效益,改為尋求更進一步建立軍事圍堵,就勢必要加強防衛。這包括與區域內盟友(包括日本、澳洲等)加強海空方面的監測及情報分享,甚至需要進一步追蹤東南各省份所有海陸空部隊以至導彈的動態;海空軍的巡偵密度要增加,範圍亦要更廣,也可能要將其他區域的美軍力量集中至印太;到雙方的戰意都無可掩飾的時候,美軍甚至需要直接進抵至台海周圍以至本島。

為避免遠水難救近火之弊,美軍不能重蹈二戰前夕珍珠港的覆轍,不可能等到解放軍開出第一槍才展開部署,卻必須超前集結力量,才有望趕在解放軍之前形成海空戰場優勢;但任何此等部署,必會被中國視為進一步「助長台獨氣焰」的敵意舉動,既暴露戰略意圖,亦反過來促使中國方面加快戰爭準備,甚至先發制人。這就是美國當前面對的兩難︰現有的太平洋戰力並不足以完全阻嚇共軍的冒進,但如果終止「戰略模糊」,卻可能刺激共軍趕在美國與盟友的部署就位前展開攻擊。

回到前美軍將領那篇預言式的文章。它在前半部的鋪墊,其實並非天馬行空。文章假定「在為了展示誰對華更強硬」「挑釁言行不斷火上加油」的大選期間,發生了一些最終令局勢回不了頭的事件,包括「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訪台」、「F-22 戰機以訓練為名降落台灣」,以及「全面禁制美製芯片售予中國」。熟悉戰爭史的朋友,當然不會忘記石油禁運迫使日本決定對美開戰的往事,亦必會明暸物資禁運造成的戰略效應。而本文刊出的時候,正值美國衛生部長 Alex Azar 訪台三日行程期間。

所以,文章真正的訊息,與其說是針對美國大選結果所引發的效應的猜想,不如說是提醒目前為各級選戰忙得不可開交的兩黨政客,切勿在提出政見、爭取支持的同時,置美國於戰略困境而不自知。作者其一值得深思的警告是,一旦台灣牌在選戰中「越出越大」,例如將美台官方交往上升至防務以至國安層面(例如更高級內閣官員或國安顧問等),加上在經濟上將中國進一步推向深淵,但美國在太平洋的軍力施展又被「戰略模糊」政策所束縛,最終就會造成文章所預示的悲劇,即美國積極準備經年、卻無法阻止中共遂其所願的局面。

未知特朗普是否已經接收到兩位作者的警告。當他在剛過去的星期日被 Fox News 主持人 Steve Hilton 問及,一旦中國攻台,或者控制台灣及島上企業,他會如何應對,他隨即閃爍其詞指,「這不是談及這問題的適當場合,但中國知道我會怎樣做……這題目太大了。」

一言以蔽之,美國前高官這篇文章的重要性,遠遠超出其看似預言的內容。它是在提醒美國的政治人物,要麼就認真的考慮是否延續「戰略模糊」政策;若然還未準備好,就得小心自己在選戰期間的言行舉止,不要漠視美國在太平洋力量上的限制。

 

 

[1] 宋兆文︰〈共軍一月出兵?前 CIA 副局長不懂的台海冬季海象〉
[2] ETtoday︰〈美前高官、退將編劇本!預言華府選後混亂 中方藉機 3 天內武統台灣〉
[3] 亓樂義︰〈九六台海危機重現?〉
[4] 三立︰〈中共明年 1 月攻台?范世平 5 點打臉:那時候春節欸〉
[5] 原文︰“... I think even for the PRC they probably, I mean they’re not going to do this unless they think they can actually get it done without U.S. intervention.”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