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讓別人利用仇中情緒

2020/4/18 — 21:38

夜貓製圖

夜貓製圖

【文:Cham】

日前,特朗普宣佈停止對世衛的撥款,理由有二,一是世衛回應新冠肺炎反應太慢,二是太過「中國為本」(China-centric)。而沒有列明的,大概是世衛批評美國對中國的封關政策。

在全球對特朗普一片的罵聲中,香港的公民社會是極少數公開支持,甚或慶賀的一群。原因也沒有甚麼複雜,就是因為世衛「媚共」。一方面大加讚許中國的處理手法,甚或拜訪習近平;延伸出來的則是台灣問題 — 世衛不願回應或處理台灣是否可以成為成員國的問題,而原因也是因為害怕得罪中國。對香港人來說,這毋疑是罪無可恕。將世衛打成「敵人」也就理所當然,而敵人受到傷害,自然拍案叫好。

廣告

但這是公允的評價嗎?

先由「媚共」與台灣問題說起。大家認為合理的做法,大概是世衛應該苛刻的批評中共,以及認可台灣在國際組織的地位。但這會帶來甚麼結果呢?結果就是,中國會對世衛進行更加嚴加的封鎖,延遲世衛的人員進入中國採納樣本,令世衛無法確定疫情到底有多嚴重,而不知應該作甚麼應對。

廣告

大家可能會以為,中國不敢這樣做。說真的中共又有甚麼不敢?而且中國大概不會永遠封鎖,但要拖延你十天八天,其他國家最多是發聲明抗議,但那又如何?抗疫是分秒必爭的事,遲了十天,疫情的擴散就已經是可以令人膽顫心驚了。

說到底,世衛這種國際組織,其實是無牙老虎,她只能期望成員國的配合。而在這樣的情況下,除了示好,是沒有任何辦法的。而結果也是很清楚,相對於從前 SARS 時的極度不透明,中國在新冠肺炎上通氣多了,在很多資訊發佈上都是挺合作的。當然這裡不是沒有延誤(例如早期一點的時候世衛也傾向吹淡,大概有中國因素,但也是因為不希望影響全球經濟),但最少世衛的「友好」令整個過程變得順暢。這是媚共,還是清楚理解形勢比人強,必須忍辱負重?我沒興趣也無從猜度世衛的原意,但客觀事實是世衛要抗疫就需要中共的友好,這是世衛沒有足夠權力的結構性問題。大家對世衛的怨恨,又有多少是不願承認中國在這件事上拿著強大的話語權?在大家痛罵世衛之前,不如靜靜想一想世衛有甚麼 alternative。

當然,或許世衛不需要這麼卑躬屈膝(or does it?);在台灣的問題上,或許世衛可以在不得罪中國的情況下做得好一點,畢竟台灣的抗疫經驗也是對世界各國來說相當重要的,而道理上台灣當然應該是成員國之一。但這無改世衛必須向中國示好的基本格局,因為病毒源頭就是在那裡,拿到第一手資料的重要性是無與倫比。只要認清這一點,就會知道世衛其實也是相當無可奈何。

而特朗普對世衛的反應太慢,就更是無稽之談。普遍衛生專家均認為世衛大概可以早一點提醒全球,但絕對算是不錯。一位長年監察批評世衛的專家,哈佛的公共衛生教授 Ashish Jha 便說:「2014 年世衛對伊波拉病毒的反應是災難性的,但今次的表現,雖然不是完美,但也實在不錯。」美國的兩位公共衛生專家,在 1 月 7 日世衛的會議後,也認為他們在資訊透明度,指導其他國家應當如何應對,以及指出疫情的嚴重性上,均是做得相當不錯。

真正反應慢的不是世衛,而是美國。世衛一早就發表了大量關於疫情嚴重的資訊,在一月底更宣告這是「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而在同一天,特朗普還告訴美國國民,疫情一點也不嚴重,不會影響到美國;而一直去到 3 月 13 日,特朗普才宣告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耶魯大學全球衛生中心主任 Gavin Yamey,便痛斥美國政府,指出如果她一早緊隨世衛的指示,在更早的階段開始進行隔離,追踪個案的話,「現在美國就不會弄到這樣的田地。」

對絕大部份有留意國際疫情的人來說,美國今次的應對實是錯之極矣。在疫情爆發的初期完全不願指出其嚴重性,擔心會影響經濟,這也是為甚麼上至特朗普,下至不同官員均強調疫情不會太嚴重,很快就可以回復正常,結果導至令疫情的爆發更為嚴重。而這次的疫情也揭示了美國公共醫療系統的千瘡百孔。現在,美國無論在感染數字還是死亡數,均是世界第一;而疫情對其經濟的影響更是無從估計,去到四月,失業的人數已突破二千萬,是歷史的新高。

所以,從任何角度來說,特朗普均是犯下彌天大錯。剛巧今年又是選舉年,特朗普便急需轉移視線。而最好的矛頭就是針對中國和世衛。由 China Virus 開始,到攻擊世衛,以及最新在霍氏新聞的「報導」指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均是想將美國國民的不滿轉移到中國與世衛身上,那怕這些指責完全沒有堅實的基礎支持。例如霍氏新聞的「報導」,基本上是完全沒有 named source 與細節,只是正接指出「有很大理由相信」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

這其實是相當赤裸與拙劣的政治手段,亦因如此,大量的美國人民,民主黨由左到右,以至各國元首,均在以上問題上批評特朗普。剛剛的 G7 會議便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支持美國停止撥款。隨便找一份有國際評論的英文報紙,也會看到「特朗普欲將 WHO 打成待罪羔羊」、「特朗普欲轉移視線」等的標題。

在這段時間,或許我們太習慣了逢中必反,任何事情很快都進入敵我的想像。這本身其實不是甚麼問題,但也不代表我們應該忽視細節,放棄理解政治的複雜性,不然只會淪為別的的政治布偶。世衛堅負起的,是全球的種種衛生與疾病問題,尤其是落後國家的醫療衛生。她的做法當然不是沒有問題,但怎麼也不應該是停止對其撥款,if anything 在疫症威脅下應該大量增加撥款才對(這一點不少專家也有提及)。美國停止撥款,是將世衛當成政治表演的道具,其代價是不知多少窮國人民的死亡。特朗普先經濟後健康的做法已經危害了很多美國人民的生命,而現在這簡直是 crime against humanity。這不是讓大家用來發洩的新聞,請認清這一點。

 

夜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