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OANN @ Twitter

世衛專家調查組撰文 指中方不願分享新冠肺炎部份原始數據 實驗室洩漏論不容忽視

世衛早前委託獨立專家調查組,到武漢實地考察了解 COVID-19 源頭並發表初步報告,但真相仍然未明。中國一直宣稱有配合調查組工作,又反駁外界質疑的實驗室洩漏論不正確。不過,《自然》周三(25 日)刊出調查組學者撰寫的文章,文章明言中國過去和現在都不願意分享部份原始數據,包括 2019 年 12 月確定的 174 個病例,並強調洩漏說非常重要不容忽視,視之為其中一個 COVID-19 起源的假設。

早在 4 月,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已表明,調查組的初步報告是溯源調查的第一階段。在《自然》的撰文中,團隊指他們仍每周開會討論第二階段所需要做的事,並得出 6 個優先事項,包括在中國境內外地區的進一步追溯研究、抗體調查、社區追蹤、潛在宿主調查、風險因素分析,以及其他跟進。

強調報告有限制

團隊指出,了解到初步報告發表後受到大眾和媒體廣泛報道,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團隊如何開展調查工作,批評他們本人、調查方法和結果,但團隊強調,這與大眾對調查工作性質的誤解。例如他們無排除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但由於調查該說法超出原定任務範圍,當查看所有其他可用數據時,卻無發現任何線索可以跟進,而報告亦如實提到這一事實。

團隊續解釋,在武漢的實地考察時間有限,任務範圍也有限。因此,團隊優先了解實驗室在疫情初期的作用、其整體生物安全程序以及 2019 年下半年可能因呼吸系統疾病導致的員工生病或缺勤。他們向武漢三個實驗室的領導和工作人員了解他們如何處理冠狀病毒,回顧了這些實驗室已發表的工作,評估他們處理與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SARS) 相關的冠狀病毒的科學歷史。

另外,團隊指任務範圍中已預計不會為 SARS-CoV-2 的起源提供明確的答案,而是旨在為可能持續數月或數年的更長科學調查過程奠定基礎,並以科學證據循最可能的途徑進一步追溯。這些建議得到了國際和中國團隊成員的同意。該報告還指出,如果有新的證據可用,則可以修改該評估。

「中方過去和現在都不願分享原始數據」

團隊表示,中方過去和現在都不願意分享一些原始數據,例如 2019 年 12 月確定的 174 個病例,理由是擔心患者的私隱。雖然世衛在調查期間曾要求獲得這些病例的數據,但任務並未具體說明獲得這些病例的數據。由於在實地考察的短時間內,無法解決相關法律和可能的其他障礙,加上該 174 個案例不太可能是最早病例,因此團隊認為數據對於了解起源的緊迫性上相對低,結果在當時放棄追查,但重申此後世衛繼續有要求取得數據。

團隊又指,在初步報告中,中方與調查組一致同意,有明確證據表明 SARS-CoV-2 在 2019 年 12 月期間在武漢廣泛傳播,但未就何時、何地以及如何發生這種情況達成共同答案。報告得出的結論是,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在大流行初期發揮了重要作用,並且與野生動物市場存在可信的聯繫需要跟進。雙方一致認為,最早的 COVID-19 病例可能被遺漏,而這在新興疾病爆發中很常見。

無否定實驗室洩漏說

團隊在《自然》的文章強調,至今仍無證據表明實驗室洩漏說是正確,但強調洩漏說非常重要不容忽視,在報告中有指出視之為其中一個 COVID-19 起源的假設,並且曾與實驗室多個關鍵研究員討論說法。團隊指出,僅關注洩漏說而不是考慮其他更有可能的假設,實際上會讓人類更容易受到未來流行病的影響。

團隊重申,在中國境內外對人和動物進行關鍵追溯研究在生物學可行性上的窗口正在迅速關閉,加上 SARS-CoV-2 抗體減弱、許多農場關閉、動物被撲殺,都令早期冠狀病毒 SARS-CoV-2 外溢的任何證據越來越難以找到。因此,呼籲科學界和各國領導人趁還有時間聯手加快第二階段溯源研究。

團隊寫道:「任何延誤都會使某些研究在生物學上變得不可能。以科學為基礎,了解毀滅性大流行的起源是全球優先事項。」

來源:
Koopmans, M., Daszak, P., Dedkov, V.G. & et al. (2021). Origins of SARS-CoV-2: window is closing for key scientific studies. Nature 596, 482-485. doi: 10.1038/d41586-021-02263-6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