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抵制病毒起源調查 更令人相信實驗室洩漏論

2021/6/10 — 14:01

美國總統拜登責令美國的情報系統,調查全球大瘟疫的病毒源頭,點名要調查清楚兩個有關病毒起源的假設 — 即野味市場假設和實驗室洩漏假設。

在瘟疫爆發之初,很多科學家、世衛官員和媒體,在任何調查開始之前,便異口同聲否定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而特朗普與右翼媒體,則指出瘟疫源頭,可能在爆發原點附近,一直研究極危險冠狀病毒的武漢病毒研究所。

有關病毒起源的假設,很快便政治化成壁壘分明的兩個陣營。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都傾向支持實驗室洩漏說,與之對立的則是當時大部分科學家和主流媒體認為的病毒源自自然,通過野味之類的宿體傳給人類,並攻擊任何版本的實驗室起源,說是不懂科學的陰謀論者的離譜幻想。

廣告

2020年的大部分時間,世界輿論一面倒傾向認為病毒源自自然,與實驗室無關。當時一些科學家,例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和哈佛大學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學家Alina Chan,指出自然起源的病毒在最初從演化獲得人傳人能力初期,傳染力通常有限,在人類社群傳播一段時間及繼續演化之後,才會發展出強力的傳播力。但這次瘟疫的新冠病毒,在一開始出現時,已經有極強傳染力,不大尋常。她因此提出病毒可能源自武漢實驗室的「Gain of function」研究。

「Gain of function」研究,就是將自然收集到的病毒,帶到實驗室將之在動物或人類細胞中迅速傳播,跟著觀察它怎樣演化並獲得強大傳播力。這種研究,曾在世界各地實驗室出現洩漏意外。奧巴馬政府基於安全考類停止了聯邦政府對這類研究的資助。但美國和世衛不少科學家,仍然通過資助武漢病毒實驗所繼續研究。該實驗所的研究員曾發表論文,討論他們從雲南蝙蝠身上收集到的病毒帶回武漢研究的數據。這些病毒,剛好與引起這次大瘟疫的冠狀病毒相似。

廣告

Alina Chan的論點,受到主流科學界和媒體排擠,開始引起一些媒體懷疑,這會否與很多科學家都有參與這種「Gain of function」研究的既得利益有關。今年年初世衛發表中國調查報告,在中國政府極不合作和關鍵數據欠奉的前提下,報告便斷然否定實驗室起源說的可能性。但報告卻透露了中國曾在武漢收集了69種有可能是病毒原宿體的動物,但並未在任何一種身上發現新型冠狀病毒。

報告發表後,科學界便出現了強烈要求更全面調查的呼聲,在進一步調查前不可以否定實驗室假設,也慢慢成了新的共識。後來有媒體披露2019年底武漢病毒研究所數名研究員顯示與感染新冠病毒類似病癥並入院的情報,於是實驗室洩漏假設,再次受到重視,甚至開始壓倒自然起源論,成為越來越多主流媒體的焦點。不少科學家和媒體論者,譴責科學家社群和主流媒體在去年抵制實驗室起源說有如言論審查。兩名科學家最近在《華爾街日報》刊文,指出病毒的分子結構不像自然演化而來,更像是在「Gain of function」研究可控環境下演化出來的結果,讓實驗室起源論進一步升溫。

美國情報系統在拜登設下的90日內能否收集到突破性的關鍵證據證實兩個假設之一,很值得懷疑。中共可能已經毀滅早期關鍵數據,我們永遠也得不到答案。但就算是這樣,單憑中共當初隱瞞疫情和後來對國際調查的極不合作態度,我們也能得出中共不負責任自私自利,令世界變得更危險的結論。中共繼續阻擋和攻擊國際調查,只會讓全世界覺得它在隱瞞甚麼,令更多人相信中共最積極攻擊的實驗室起源說。

原文刊於自由亞洲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