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虯龍和美帝兀鷹的纏鬥,到底還要延續多久呢?

2020/11/1 — 12:26

拜登、特朗普

拜登、特朗普

美帝總統大選在即,執筆時共和黨的特朗普和民主黨的拜登仍在逐鹿。 筆者無意臆測美帝選戰到底鹿死誰手,說真的也沒有專業能力解讀那些民調數據。 不過,不少人關心的問題是:如今中美兩國的對峙局面,會否因為選舉的不同結果而產生極大變化呢? 具體說來,就是中美的糾纏惡鬥會否因為特朗普連任而持續激化,或者由於拜登入主白宮而轉趨平淡呢?

事實上,美帝那隻兀鷹已騰飛起來,在碧空雲端盤旋,俯瞰著中共那頭虯龍張牙舞爪的一舉一動,並且已糾集群鳥眾獸,嘗試困繞著虯龍在那片海棠葉般的疆土區域內。 美帝的圍堵策略不斷擴大和收緊,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在國際舞台上限制、孤立,甚或剝奪中共的經濟和政治活動。 此外,美帝國內和國際民主陣營國家經已有所警惕,對中共的戒心達致一定程度的共識,明白過去近三十年「容共」的姑息態度正是當前養奸的自食惡果。 由此看來,西方諸國在意識形態上的對立、政治上的安全防範,恐怕已凌駕於多年來「親共」的經濟利益考量之上,必須作出重大調整。

在過去好一段日子,美帝鷹派蓬貝奧馬不停蹄的周遊列國,外交成效頗為顯著。 「五眼聯盟」、日本和印度的配合協調基本上相當穩固,西歐諸國對中共的態度也轉趨強硬,就算東亞地區如越南、菲律賓和印尼等,雖然有著政治安全、經濟實利和被脅迫威嚇的地緣考慮,也並非不可以被美帝拉攏而結集在堵截戰略的外圍。 中共虯龍其實已察覺到過去借助經濟影響的誘因並未完全奏效,呼風喚雨的能耐已逐漸減退,甚或將會泯滅,便只能暫時蟄伏,蜷縮在巢穴窟窿內養氣喘息。 美帝兀鷹的「天下圍共」戰略已直接逼使中共虯龍處於內外交困、四面受敵、八方圍剿的險境中!

廣告

中共虯龍的利爪未能隨意伸展,尾巴未能左右擺動,完全受制於兀鷹的纏繞,一尊和腳下群臣心底當然最明白不過,早前五中全會的公報充分反映出當前一尊的心態和盤算。 如果把公報中那些陳腔濫調的政治套話淘洗掉,洋洋灑灑的冗長句語恐怕只剩下幾個字:黨國必須自保、自救! 因此,一尊講話的基調就是要製造「外侮」的危機氣氛,擺出「備戰」的動員姿態,揮舞「民族主義」大纛,高舉「保家衛黨國」的紅旗! 說穿了這都是歷史上不少獨裁者慣用的政治技倆,旨在樹立絕對權威凝聚力量,號召全國黨員和人民圍繞著黨中央的「核心」,認真面對「黨國危難存亡」的艱險時刻。 那麼,在所謂「軍民團結、萬眾一心」的「禦敵」呼召下,一尊的攬權格局將要被推至更高台階,黨國上下無不聽任其頤指氣使,那條虯龍便可以伺機再翻雲覆雨、鬧江倒海了!

中共第19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終結時只是將一籃子倒翻了的黨八股政治術語重拾起來,堆砌穿鑿的串連為一篇讕言的指示文件,要全國黨員軍民好好學習和跟從。 甚麼鞏固經濟的「內外雙循環」、甚麼加強軍備以「保持戰略定力」,甚麼在抗敵意識上「發揚鬥爭精神」,以至甚麼在政治認知上「於變局中開新局」等等,都不過是哄人愚民、騙神呃鬼的囈語廢話! 中共虯龍的本性絕不會改變,如今無論看似「惡形惡相」,或者狀若「忍氣吞聲」,到頭來必然有如蠍子舉起尾巴上的毒針,狠狠的螫下去!

廣告

筆者以為,不管下任美帝的總統是誰,中美的互相敵視和角力的形勢應該短期內不會有重大變化。 美帝那隻兀鷹眼銳喙尖爪利,是龐然大物的猛禽,被譽為「百鳥之王」,振翅高飛後便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覺性,蓄積著俯衝擊打的千鈞之力,期待著那撲殺機會的一刻,筆者恐怕,中共那頭虯龍縱然狡黠惡毒、猙獰凶殘,看來最終還是難逃劫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