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企業數據庫被揭挖全球 240 萬人私隱情報 針對多國政要、軍官、名人

2020/9/14 — 12:17

資料圖片,來源:Soumil Kumar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Soumil Kumar @ Pexels

深圳一家私營企業被揭在全球大肆收集個人資料,再售予國家機構。涉事的深圳振華數據被指同解放軍有聯繫,其積累達 240 萬人的數據庫中,包括數以萬計知名與具影響力人士的詳細個人資料,而該數據庫相信被中國情報部門使用。事件被譽為「劍橋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 嚴重版」。 

振華數據成立於 2018 年,相信由中國振華電子集團持有,該集團是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和貴州省國資委控股的國營企業。

振華數據的主要客戶包括解放軍和中國共產黨;該公司收集的數據有出生日期、地址、婚姻狀況、照片,政治聯繫、親戚和社交媒體帳戶,甚至會整合個人 Twitter 、 Facebook 、 LinkedIn 、 Instagram 甚至 TikTok 帳戶內容,以及新聞報道、犯罪和公司記錄。

廣告

逃中學者:全球人面臨監視威脅

率先得知該數據庫的是美國經濟學者 Christopher Balding。他說,是自己發表有關華為的文章時開始有人接觸他,將數據庫洩露給他,又指這些人冒上極大風險:「他們仍然身在中國,我希望他們都安好。」他說一掌握數據庫就立即同洩密者斷絕所有聯繫。

廣告

Christopher Balding 直到 2018 年都任教北京大學,後因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而離開中國。他向澳洲廣播公司 (ABC) 表示,中國絕對在國內和國際上建立了一個大規模的監視國家;中國正在使用各式工具收集數據,這些工具主要來自公共資源。

Balding 又認為這是對中國正在做甚麼以及他們如何監視和尋求影響的更大威脅,這種威脅不僅是該國公民所面臨,而且是全世界界人。

Balding 在離開中國後曾短暫居住越南,但被通知該國亦不安全,現時他已回到美國。

Balding 其後將該數據庫提供予堪培拉網絡安全公司 Internet 2.0 ,該公司成功將該數據庫的 10% 解碼,發現當中有 5.2 萬個美國人、 3.5 萬個澳洲人、 1 萬個印度人、 9,700 個英國人、 5,000 個加拿大人的資料,亦有數以千計的印尼、馬來西亞以及巴布亞新畿內亞人個人數據。

目前該數據庫已與美國、加拿大、英國、意大利、德國和澳洲的國際媒體聯盟共享,聯盟已就數據庫向振華數據查詢,但未獲任何回覆。

全球有 20 個數據收集點、針對軍方數據

Internet 2.0 行政總裁 Robert Potter 表示,大量數據由中國私人企業收集,似乎是中國政府將網絡攻擊能力外判一樣。過程侵犯數以百萬計全球公民的私隱、侵犯了幾乎每個主要社交媒體平台的服務條款,併入侵其他公司以獲取其數據。

該公司又指,振華數據在全球約有 20 個「收集點」,將大量數據傳送回中國;現時已確定其中兩個點位於美國堪薩斯州和南韓首爾,而 Internet 2.0 亦相信澳洲很大可能有一個收集點,但仍在調查之中。

Potter 指,振華數據已經建立了跟蹤海軍艦艇和國防資產、評估軍官職業和對中國競爭對手的知識產權進行分類的能力。他又表示,振華數據似乎對軍方數據特別有興趣,並追蹤官員和政治網絡的人事升遷事宜。他舉例,一位美國海軍軍官的晉升受到嚴密監控,被標示為未來核航空母艦司令。

名單有分「特殊利益」或「高知名度」

數據庫包含多名國際知名人士,包括,英女皇、英國王儲查理斯王子(Prince Charles)、澳洲科技大亨 Mike Cannon-Brookes、歌手 Natalie Imbruglia 等。據澳洲廣播公司 (ABC) 報道,澳洲有 35,558 個被收集個人資料的澳洲人包括政客、軍官、外交官、學者、企業高層、新聞工作者等,現任與前任首相的資料也有被收集。當中 656 人被列入「特殊利益」或「高知名度」名單中,數據庫未有標示這兩個類別的含義,而名單上的人在職業和背景上是完全不同,亦無解釋為何這些人會被列在名單中。

澳方指雖然大部分資料都是從開放源中取得,但某些個人檔案中的資料似乎來自機密的銀行記錄、工作申請和當局調查所得的心理檔案。振華數據亦被指從所謂的「暗網 (dark web) 」取獲取部份個人資料。

一位情報分析師向澳洲廣播公司表示,該數據庫比 2016 年劍橋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 從 Facebook 獲取大量個人資料,更為嚴重。雖然是次的數據庫涉及人數較劍橋分析的 5,000 萬少,但現時情報顯示,振華數據使用了人工智能來追蹤可公開獲取的數據,以建立複雜的全球個人和組織資料庫。

來源:

ABC, China's 'hybrid war': Beijing's mass surveillance of Australia and the world for secrets and scandal, 14 September 2020

Chinese Open Source Data Collection, Big Data, And Private Enterprise Work For State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The Case of Shenzhen Zhenhua (Christopher Balding, SSRN)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