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5/26 - 14:57

中國與德國的距離

網絡上讀到忘了是誰說,一個國家的底氣與眼界,看它憲法第一條就知道。

德國《基本法》第一條:「人性尊嚴不容侵犯,尊重並保護它是所有國家機關的責任。」

看看香港特區的小憲法《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廣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又如何,自己睇,簡單而言,第一條提及幾件事,國家「由工人階級領導」,假的;「社會主義制度」,很遙遠;念念不忘有一句「中國共產黨領導」,無時無刻鐵腕堅持。

德國講「人性尊嚴」,而且是不分國界的人性尊嚴,惠己及人,收容難民。

香港的基本法,為了「領土完整」,引伸下去無限上綱的「國家安全」,一句港獨,可以打你落地獄。至於偉大祖國,人的尊嚴只能依附於國家榮耀之中,而所謂國家尊嚴,制度的安全,只由一個黨來定義。

德國憲法第一條,重視人的尊嚴;中國憲法第一條,重視黨的領導。一個國家的憲法正文,寫明要由一個黨來領導,而且寫在第一條;本來鄧小平八十年代初已剔除,只是習近平修憲重新加上。

放眼德國,還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例如他們會在自己首都柏林市正中央,豎立巨型紀念碑,提醒國人二戰屠殺猶太人的過錯,準備無止境地懺悔,確保國人不會忘記。至於首都北京正中央,三十年前的一場槍口對著本國人民的屠殺,他們準備無止境地掩飾、禁言、清算,確保國人不會記起。

柏林遇害猶太人紀念碑

柏林遇害猶太人紀念碑


「在德國,很長時間以來,歷史的作用是為了確保它不會再發生。」(見   Neil McGregor 所著 Germany, Memories of a Nation 引言)。在中國,很長時間以來,歷史的作用是為了確保民眾感到黨的偉大,民族復興只能由黨帶領去完成。(最新例子,見梁啟智談義和團博物館)

在德國柏林,昔日納粹希特拉藏身之地,化為一個普通住宅區,今天無任何記念的物事,原因乃為免右翼勢力有聚眾之地,而這位挑起戰爭令生靈塗炭之魔頭,德國人亦不認為有任何值得記念之處 (見:德式愛國:如何贏得別人尊重?)。

中國北京,昔日在風調雨順和平時代因政策失誤與政治鬥爭,導致大饑荒又挑起文化大革命死亡人數以千萬計的毛澤東,則被奉為人神,屍體仍然供奉於首都正中。

德國人跌倒後,重新站起來,並贏得人們尊敬,值得了解、反思、學習。

***   ***   ***

相關德國文章:
德式愛國:如何贏得別人尊重?
曾經發生,故可以再次發生
Coco 與 Holocaust:回憶就是力量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