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亡者

2021/3/11 — 12:23

2021 年 3 月 3 日,緬甸血腥鎮壓示威造成最少 38 人死亡。在仰光一間醫院擺放了多具示威者的屍體,家屬在旁哀悼。

(Photo by Getty Images/Getty Images)

2021 年 3 月 3 日,緬甸血腥鎮壓示威造成最少 38 人死亡。在仰光一間醫院擺放了多具示威者的屍體,家屬在旁哀悼。

(Photo by Getty Images/Getty Images)

【文:翁婉瑩】

亡者 — 他們已經贏走了我兒子的生命,可是為什麼連遺體都不願意還給我們呢?

緬甸各地的抗議行動依然持續,截至 3 月 10 日,已超過 60 人死亡。

廣告

1

維安部隊在 3 月 6 日逮捕了一名 58 歲的男子,隔天告訴他的家人,來取回他沾了鮮血的屍體。

廣告

他是 Khin Maung Latt,緬甸上議院若開邦第三選區議員,隸屬於全民盟,致力於居民的社會福利工作而受好評。

他因參加不合作運動而被捕,隔天死亡,警方說他死於心臟病,但他的屍體頭部與其他部位被發現有外傷,而被認為死於嚴刑拷打。

Khin Maung Latt 被依伊斯蘭習俗下葬,他的佛教徒養母以佛教儀式為他祈禱。

2

另一位全民盟成員 Ko Zaw Myat Lin,他是仰光地區一所職業學院的負責人,3 月 8 日晚上維安部隊突襲學院,他被安全人員逮捕,維安部隊沒收學院電腦、車輛、電話與金錢。

這所學院為當地年輕人提供的免費的電腦、語言與工程技術培訓課程。

維安部隊自上週進駐緬甸各地大學,突襲搜捕可能藏匿的抗議者。

9 日,Ko Zaw Myat Lin 的家人被通知前往醫院認屍。軍方拒絕交還遺體,並命令他的家人參加 10 日的葬禮。

3

這是來自仰光友人的故事,他在社群中募款,協助不合作運動中傷亡人士的家屬。

為了保護目擊者,沒有亡者名字,但也沒有亡者遺體。

3 月 3 日,維安部隊鎮壓仰光苗歐格拉區抗議民眾,亡者就像往常那樣,手裡拿著他那土製的鐵盾牌,參與到抗議中去。

下午的時候,他的哥哥接到他的電話,說他被維安部隊逮捕了,腿上中了一槍,鮮血直流。從那以後家人就和他完全斷了聯繫。

隔天,亡者的家人就開始到苗歐格拉的各個醫院、警局乃至永盛監獄尋人,結果都一無所獲。

就在家人焦慮萬分時,有認識的熟人於 6 日來告知他已亡故,他親眼在苗歐格拉醫院的停屍間,看到遺體,被當作無名屍放置在那裡。熟人還說,除了大腿的槍傷以外,烈士頭上還有很嚴重的傷口,很可能才是真正的死因。

得知消息的家人於 7 日一早趕到醫院想領回遺體,但醫院卻否認他們的停屍間曾經存放過亡者遺體的事實,家人至今領不到他的遺體。

仰光友人一行前往亡者家中慰問,他的父親一直在反覆說的一句話是,「我的兒子死了,他們已經贏走了他的生命,可是為什麼連遺體都不願意還給我們呢?」
是啊,為什麼不能還給他們呢?仰光友人這樣寫下。

*** *** *** 
書寫亡者的過程,一張張被屏蔽後的照片,沾血的遺體、傷口、遺容;哀哭的家屬;綿延看不到盡頭的送葬隊伍。

整理葬禮照片影片時,最大的困惑是,軍政府為何不害怕眾人的憤怒?這是我邊看邊哭外,最大的情緒反應了。

我嘗試用冷到自己在春天都覺得冷的筆調記錄,不要給台灣媒體熱愛聳動嗜血標題,任何機會,也是我書寫亡者的罪惡感與沉重。

作者 Facebook

作者簡介:無法被定義的斜槓,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旅行與書寫,都無法停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