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製圖

【人權學堂】從盧旺達到波斯尼亞 性暴力作為種族滅絕手段

性暴力在全球戰亂和衝突地區均非常普遍,各國政權甚至有系統地以性暴力作為種族滅絕的手段,歷史上最惡名昭彰的例子包括 1994 年盧旺達大屠殺,以及上世紀 90 年代爆發的南斯拉夫內戰。就連香港人近期非常關注的緬甸,過去亦曾發生軍方針對羅興亞人(Rohingya)施行種族清洗和大規模性侵暴行。

6 月 19 日是聯合國「消除衝突中性暴力行為國際日」,讓我們藉此了解衝突中的性暴力事件、相關國際刑法標準,以及國際社會在遏止性暴力和其他人道罪行方面的努力。 

緬甸軍方曾針對羅興亞人施行種族清洗和大規模性侵暴行。圖片來源: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

聯合國對於「衝突中性暴力」的定義:

「與衝突有直接或間接關係,針對女性、男性、女童或男童施以強姦、性奴役、強迫懷孕、強迫絕育等任何形式的性暴力。」[1]

系統性強姦 — 性暴力作為戰爭、種族滅絕的手段

很多人認為性暴力在衝突地區中發生,只是部份軍人肆意凌虐的「個別事件」,但其實在過去全球諸多大規模人權侵害事件中,不同政權都曾有系統地利用強姦等性暴力,以達到戰爭和種族滅絕(genocide)目的。

以 1994 年盧旺達導致超過 80 萬名圖西族人(Tutsi)死亡的種族滅絕暴行為例,聯合國估計當地發生超過 25 萬宗強姦事件,大規模的性暴力(包括強姦、切除生殖器、將女性「許配」給戰士等)不僅對圖西族女性造成嚴重身心創傷,更同時剝奪她們社會尊嚴、破壞她們所屬家庭和社群連結,甚至意圖令女性不育的種族滅絕手段。[2] 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亦指出,上述系統性強姦(systematic rape)暴行使愛滋病在圖西族女性間廣泛傳播,倖存者更須面對長期社會歧視和健康問題。[3] 

1994 年盧旺達大屠殺期間,超過 25 萬名圖西族女性遭受強姦等性暴力,對其造成嚴重身心創傷。圖片來源:Samuel Centre For Social Connectedness

後來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Tribunal for Rwanda)審訊盧旺達案時,歷史性地裁定強姦屬種族滅絕手段,成為國際刑法先例。審訊至 2015 年完結,共有 62 名盧旺達高級軍官、官員、政客等因指揮或參與種族滅絕,被判罪成和監禁。

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庭長 Navanethem Pillay:

「自古以來,強姦一直被視為戰利品。如今強姦將被定為戰爭罪。我們希望向公眾傳遞清晰的訊息,強姦不再是戰爭的榮譽獎座。」[4]

時任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庭長 Navanethem Pillay,歷史性地裁定強姦屬種族滅絕手段。圖片來源:聯合國

性暴力可構成危害人類罪 塞爾維亞將領被追究屠城責任

種族滅絕、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和戰爭罪,是少數國際刑事法庭會訴諸起訴、審訊的嚴重國際刑事罪行。根據《國際刑事法庭羅馬規約》(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危害人類罪即為「廣泛而有系統地針對平民進行攻擊,而作為攻擊的一部份,實施包括謀殺、滅絕、奴役、酷刑、強迫失蹤、強姦等任何行為」。[5] 此定義看似廣闊,但要在國際刑事法庭上證明任何人觸犯危害人類罪,法律門檻和執法難度都相當高。

值得留意的是,除了強姦,性奴役、強迫絕育等嚴重的性暴力罪行,亦被納入危害人類罪的法律定義中。在波斯尼亞戰爭中,塞爾維亞軍警曾建立強姦集中營(rape camps),並於 1995 年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中大舉屠殺波斯尼亞男性和強姦當地女性。

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後來起訴了近 160 名戰犯,當中至少有 30 人因性暴力而被判刑,時任塞爾維亞總統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žić)、多名軍方將領亦因種族滅絕、危害人類罪成被判監。[6]

性暴力只針對女性?被忽略的男性受害者

不只女性會遭受性暴力,衝突中亦會發生針對男性的性暴力,但這些案例常被輕視。斯里蘭卡長達 25 年的內戰在 2009 年結束,戰後當地法外處決、酷刑等多宗人權侵害事件公諸於世。人權組織 Freedom from Torture 曾檢視 148 名斯里蘭卡酷刑倖存者(125 名男性和 23 名女性)的案件,發現當中高達六成男性(83 人)曾遭受性虐待,包括強姦、強迫裸身和折磨下體,但記錄男性所受性暴力情況的官方文件數量卻甚為稀少。[7]

社會普遍認為只有女性會遭受性暴力,而男性作為一家之主及族群領袖,更需要表現出剛強的性別氣質;這些性別定型的觀念導致男性在面對性暴力時,更容易感到羞恥、自我封閉和自責,亦更難開口求助或公開事件。

全球衝突不斷,性暴力無孔不入

以上歷史事例皆顯示,衝突中的性暴力非常普遍,政權甚至刻意利用性暴力作為戰爭和種族滅絕的手段。身處香港的我們,即使難以身體力行協助這些在戰爭中受到性暴力受害者,但至少能感同身受,主動關注全球各地衝突中的性暴力事件,並了解相關人權標準,以教育自己和他人,並與受害者站在同一陣線。

 

原刊於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網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