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假新聞之名.4】緬甸民主被輾碎後 用以搜捕記者的惡法利刃

日籍記者北角裕樹(Yuki Kitazumi)返回東京後,每日仍忙著報道緬甸情況。

北角裕樹,1975 年生於東京,曾在《日經新聞》擔任記者。為報道 2015 年緬甸大選,他在 2014 年到訪緬甸,被當地文化、風土人情吸引,決定住下來。北角裕樹先在仰光一家雜誌社工作,一年後成為自由身記者。今年 2 月緬甸軍隊政變,民眾群起反抗,他一直在仰光報道事態發展。

4 月 18 日午夜,北角裕樹正在位於仰光的辦公室,手持步槍的警察突然闖入,搜屋後把他帶走。北角裕樹被指控觸犯當地《刑法》第 505A 條「散佈假新聞罪」,一度被羈押在專門關押政治犯的永盛監獄(Insein Prison),至 5 月 14 日獲釋被驅逐出境。

不能重返緬甸的北角裕樹,最近頻頻在日本出席公開場合,又接受媒體訪問,多次分享被囚經歷,並促請國際關注緬甸局勢,向緬甸軍政府施壓,盡快釋放被囚的政治犯。

他越洋接受《立場》視像訪問時表示,自己某程度上對被捕早有心裡準備,現時無法回到緬甸報道,反是他最大的痛苦。

北角裕樹一共被捕兩次。第一次是今年 2 月 26 日,他正在街上採訪示威,警察到場鎮壓,他繼續舉機拍攝,未幾被捕。他說,該次警察沒發現他是外國人,只暴打了他一身,半日後獲釋。第二次被捕,他被扣押逾月,他表示沒有遭受虐待,但羈押期間接觸到其他政治犯,得悉不少人遭受嚴刑逼供。

北角裕樹憶述,第二次被捕當晚,當地的鄰居很快替他把消息傳開,又冒險聯絡日本領事館,著他們去救人。

「他們很保護我,因為我是外國記者,他們想我告訴世界真相。」北角裕樹對《立場》表示,「所以我會繼續報道仰光的消息,把緬甸真實的情況告訴世界。」

北角裕樹透過視像接受《立場》專訪

*             *             *

政變後急訂假新聞罪 刀鋒下的獨立報道

今年 2 月 1 日,緬甸軍方以去年底大選存在大規模「舞弊」為由,拘捕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總統溫敏及多名官員,軍方同時宣布國家進入一年緊急狀態,權力移交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外界普遍視之為政變,是從 2011 年緬甸民主化之後,再次進入軍方極權統治。

據政治犯援助協會(AAPP)統計,政變至今造成至少 1000 人死亡,近 7,000 人被捕,超過 5,300 人仍被羈押中。

而在嚴峻政治環境中,新聞工作者是其中首當其衝的行業。保護記者委員會(CPJ) 7 月發表最新報告,今年 7 月 1 日緬甸共有 32 名記者被囚,由政變發生至今,被囚記者最高峰一度達至少 45 人 ,至少 8 間新聞機構牌照被撤銷。

據 CPJ 統計,被囚記者中,至少 24 人被指觸犯《刑法(Penal Code)》第 505A 條「散佈假新聞罪」。不過報告指明,實際被囚記者數字有可能被低估,因部分新聞機構為保護自由身記者及非記者員工,並不承認他們與機構有關聯。

2 月政變後數星期內,軍方委任的國家管理委員會(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緊急修改多項法律條文,包括幾乎剝奪人民被捕、被搜查時基本保障。其中《刑法》第 505 條經修改後加入 505A 條,經修訂後條文比原先涵蓋範圍更闊,最高刑罰亦由原本監禁 2 年,提高至監禁 3 年。

2021年2月3日,緬甸曼德勒市內氣氛仍然緊張,不時有裝甲運兵車巡邏。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撰寫委員會報告的 CPJ 駐東南亞代表、資深新聞工作者 Shawn Crispin 出席網上報告發布會時批評,505A 條明顯被緬甸軍政府利用,以把他們認為發布「錯誤新聞」的記者都抓捕起來。

CPJ 報告批評,在軍政府大規模動用 505A 條下,非官方控制的獨立報道已變相被視為犯罪行為。

經修改後的 505A 條訂明,散佈假新聞(false news)並「意圖造成恐懼」、或「直接或間接激使人作出針對政府人員的刑事罪行」,或造成對軍方或政府的「仇恨、不合作,或不忠誠」,即屬犯罪。

北角裕樹向《立場》表示,由他被捕到審問,到最後無條件獲釋,當局從未告知他,究竟哪一則他撰寫的報道或拍攝的錄像是「假新聞」。

「他們在我的辦公室裡沒有找到任何證據,」北角裕樹說,當夜荷槍實彈的警察,沒有任何手令,闖進他的辦公室 — 像他們突襲不少新聞機構一樣,但警察只能找到一些政變前的舊錄像,「他們根本無法指出我寫了什麼『假新聞』。」

2021 年 2 月 26 日,日籍記者北角裕樹被緬甸警方押解,抵達仰光 Myaynigone 警署。(圖片來源:AP)

但北角裕樹大約清楚是什麼為自己招來危險,「政變後,基本上任何有關政治的信息和意見,都是危險的。」

政變後未足兩星期,2 月 13 日,軍政府首度向緬甸新聞委員會(Press Council)— 當地的新聞業規管組織 — 發明文指引,據創辦人流亡泰國的緬甸傳媒 The Irrawaddy 報道指,指引內容包括規定傳媒不得以「政權(regime)」、「軍政府(junta)」等字眼形容國家管理委員會,強調國家管理委員會成立合乎憲法,並要求新聞機構「合乎道德」地報道,「以免激起公眾動盪」。

指引發出後幾日內,緬甸新聞委員會 11 名委員辭職,表示已無法保障緬甸新聞自由及記者安全。於 2000 年成立、緬甸歷史最悠久的私人新聞機構 Myanmar Times,有傳因管理層強制記者跟從軍方報道指引,包括不得在報道中使用政變(coup)字眼,觸發十幾名員工離職抗議。最初,Myanmar Times 宣布需暫停其他多個頁面出版 3 個月,但事實上,該網站顯示的最後更新,至今一直停留在 2 月底。

2021年2月,緬甸有民眾上街抗議政變及國營媒體報道偏頗。(圖片來源:Kyungsoo Fan Union Myanmar Twitter)

Shawn Crispin  在 CPJ 記者會上形容,緬甸軍政府正在透過包括抓捕記者、網禁、撤回新聞機構牌照等手段,全方位打擊當地僅餘的最後一點新聞自由。

一直緊貼報道示威活動、今年 3 月被撤銷牌照的《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他們一名記者 Min Nyo (51歲)於 5 月 13 日被法庭裁定違反 505A「散佈假新聞罪」罪成,判處3 年監禁的最高刑罰。

報道引述 DVB 聲明指,Min Nyo 被捕時正在仰光西北面的卑謬縣(Pyay)採訪示威,並在拘捕期間遭警察暴打引致嚴重受傷。

據北角裕樹所知,緬甸現時已沒有公開在檯面上存在、而又能發表偏離軍方論述的獨立新聞報道,只餘被軍方控制的單一聲音。為免犯險,部分報社在編採上妥協,部分電視台索性放棄報道新聞,只播肥皂劇一類節目。

這邊廂大量動用「假新聞」指控針對獨立記者,那邊廂軍政府亦疑是「假新聞」製造者。今年 3 月,北角裕樹曾報道揭發,有仰光居民稱被士兵以槍支威脅,勒令去清理路上示威者留下的路障。

不過軍方控制媒體《緬甸全球新光報(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報道卻稱,路障是由警方及當地官員合作清理,有當地居民為他們送上水、飲料及小食。

軍方控制媒體《緬甸全球新光報(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報道稱,警方及官員合作清理示威者留下的路障,有當地居民為他們送上水、飲料及小食。(來源:緬甸全球新光報3月18日截圖)

「散佈假新聞罪」定義寬鬆,加上權力不受制衡,北角裕樹指,該罪名針對的不僅是記者 — 理論上任何緬甸民眾,如果被搜出電話上有任何示威有關、或舉起三指的照片,均有可能被控以違反 505A。

北角裕樹表示,軍政府掌握裁斷哪些新聞算「真」、哪些新聞算「假」;哪些信息合法、哪些信息非法的話語權,「它變成了攻擊記者和人民的武器。」

*             *             *

報館牌照被吊銷 堅持地下報道的記者 

伴隨大規模抓捕記者、獨立新聞機構牌照被撤,加上 5 月開始以「境外新聞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衛星電視等,緬甸目前正面對資訊封鎖的困境,當地民眾難以接收外來信息,不同地方消息亦難以向外、甚至在國內傳播。

保護記者委員會駐東南亞代表 Shawn Crispin 於記者會上表示,據他了解,在過去數月,除了與軍方關係友好的中國官媒記者外,他未得悉有任何外國記者獲准進入緬甸採訪。

3  月底,緬甸軍方破例邀請包括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內極少數外國媒體入境採訪,安排他們採訪軍方高層及特定地點。CNN 報道指,他們全程被軍人貼身護送,行動遭限制;至少 11 名他們曾接觸的市民被捕,8 人其後獲釋,3 人音訊未明。

2021 年 2 月 26 日,仰光街頭一名警員在追趕手持相機的記者。此圖片其後在網絡廣傳。(圖片來源:網絡)

面對逮捕、監禁、嚴刑逼供,甚至死亡威脅,不少緬甸獨立媒體的記者,部分已流亡海外,不少則匿藏在鄉村地區,僅利用手機、手提電腦等簡單設備繼續進行地下報道。CPJ 報告綜合不同記者說法,他們會利用加密的通訊軟件,並通常在深夜 — 他們相信監控人員已下班的時間 — 才互通消息。

總部位於緬甸北部克欽邦(Kachin state)首府密支那(Myitkyina)的《74 媒體 (The 74 Media)》,今年 5 月被軍方撤銷營運牌照,多名記者被捕。

《74 媒體》編輯 Zau Ring Hpra 透過電郵接受《立場》訪問時,他表明希望以真實身份受訪。

Zau Ring Hpra 表示,他們有多名記者在報道示威期間先後被捕,其中一名女記者 Chan Bu 3 月底被捕,被落案控以 505A「散佈假新聞罪」,軍政府隨即針對全部《74 媒體》員工發出通緝令,同樣指他們涉嫌違反 505A 條,故他們必須逃離密支那。

保護記者委員會報告引述消息指 Chan Bu 羈留期間遭嚴刑逼供,被剝奪食物和睡眠,甚至被威脅要殺死她。Zau Ring Hpra 指,代表 Chan Bu 的律師同被軍方以違反 505A 條拘捕。

Zau Ring Hpra 透露,他目前正匿藏在反抗軍控制地區,軍方長期派出戰機及無人機在高空監控這些地區,甚至發射重型砲彈轟炸。Zau Ring Hpra 表示,過去四個月,他躲避著軍政府人員跟踪,每日在逃亡中度過,人到哪裡,就在哪裡報道,他唯一擔心是家人的安危。

「但我們還在報道。如果我們不報道,人們就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Zau Ring Hpra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除了《74 媒體》,多家獨立媒體如《Mizzimia》、《Myanmar Now》、《DVB》、《7-Day》等均在遭吊銷牌照後表明無懼封殺,將繼續報道政變動態。

緬甸近日在國際媒體上減少了曝光,但實際上因政變加上疫情,緬甸人民仍處身水深火熱之中。《74 媒體》近日報道,部分緬甸地區仍有零星罷工抗爭。武裝衝突、市民被不知名人士槍殺的事件時有發生。

Zau Ring Hpra 批評,現時僅餘可在檯面上營運的軍方控制媒體如緬甸廣播電視台(MRTV)、Myawaddy TV 等,只是軍方政治宣傳的喉舌。

以今年 3 月 27 日緬甸軍人節為例,當日全國超過 40 個城鎮爆發示威,軍方出動實彈鎮壓,有孩童在家中被槍殺身亡,當地媒體估計死亡人數超過 100 人,創單日死亡人數新高,被形容為政變以來「最血腥一天」,聯合國及多國領袖其後出聲譴責。

但翻查軍方控制的《緬甸全球新光報》,翌日頭版及內頁共六版報道閱兵儀式及軍方高層講話,全報隻字未提示威及傷亡人數。

Facebook、Instagram 及 YouTube 等先後屏蔽包括 MRTV 在內多個軍方控制專頁,Facebook 稱,屏蔽 MRTV 是因為有關專頁涉嫌違反公司有關暴力及煽動性內容的公司政策。

仰光其中一個火葬場今天共舉辦了 31 次葬禮,家屬於葬禮崩潰大哭 (Photo by STR / AFP)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除了 505A「散佈假新聞罪」,緬甸軍方同時利用其它法律條文,嚴格控制「可報道」及「不可報道」新聞信息。Zau Ring Hpra 指,譬如軍方會利用殖民時期法律,以反抗組織已被宣布為非法組織為由,禁止媒體報道這些組織的消息。

即使在政變前,緬甸政府亦有打壓新聞工作者往績,尤其在羅興亞人道危機等敏感議題上,官方對報道更嚴加控制。如 2018 年兩名路透社記者 Wa Lone 和 Kyaw Soe Oo,因調查及報道羅興亞危機,被控以竊取國家機密罪罪成,判囚 7 年(*註:二人於 2019 年 5 月獲特赦,現已獲釋)。

北角裕樹指出,雖然在昂山素姬執政時期,緬甸新聞自由亦非完美,部分題目如有關軍方、宗教等,是業內公認容易招惹危險的敏感議題。「但現在情況更是完全改變了,至少幾千人因為他們發表的言論被捕,記者被捕。」

「所有的新法例…」北角裕樹說,「軍事政變後,所有都變了。」

*             *             *

「假新聞」議題在緬甸面對的窘境,在於不少證據顯示,網絡虛假信息、仇恨言論在緬甸的確曾激化社會矛盾,甚至引發族群間暴力衝突。

來自緬甸的普立茲新聞獎得主 Esther Htusan 曾在接受台灣《報導者》專訪時提到,羅興亞迫害發生後,事發地點被封鎖,沒有許可不能進入,但政府有時會組織媒體團去看若開邦(位於緬甸西南部)被焚燒過的村子,政府聲稱村是羅興亞人自己燒的,並給記者看幾張被指是羅興亞婦女放火的照片,但後來軍方再安排幾位聲稱被羅興亞人迫害的當地民眾給媒體採訪,記者發現其中一人,正是之前照片裡他們宣稱的「羅興亞婦女」。

Esther Htusan 因調查包括緬甸軍對羅興亞人迫害等人權議題,被政府指控製造假新聞及遭受死亡威脅,她在 2017 年逃離緬甸,目前駐美國。

2021 年 3 月 22 日,孟加拉的其中一個羅興亞人難民營突然出現大火燒村。 (Photo by Stringer/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北角裕樹坦言,緬甸的虛假信息問題至今仍相當嚴重,例如政變後常有建築物被無故燒毀,民眾間常流傳是軍人放火,軍方則稱示威者是始作俑者,但雙方均無法提出確實證據。

但北角裕樹認為,「假新聞」廣傳的其一原因,是現時緬甸已近乎失去獨立、獲人民信任的媒體。

「如果有更多可信的媒體,例如電視台、報紙,人民會更方便去接觸及相信他們的資訊。」

據北角裕樹觀察,現時僅存幾家仍靠 Facebook 專頁進行地下報道的獨立媒體,遠不夠讓民眾掌握準確資訊。

「我們分辨不到什麼才是真相,如果有更多的獨立媒體,我們就可以有更多的調查,去嘗試接近真相。」

北角裕樹指,政變以來,無日無之的秘密逮捕、秘密審判,軍政府竭力封鎖各種信息,反映他們相信控制資訊,則能控制人民的邏輯。

但軍政府以「假新聞」罪名打壓傳媒,社會信任破裂,民眾繼而傾向相信未經證實的傳言,形成越捲越深的漩渦。「505A(假新聞罪)只是令情況更糟。」

北角裕樹認為,真正解決虛假資訊問題的方法,是容然民眾自由表達,讓媒體百花齊放,透過接觸和討論,提高媒體素養,讓民眾決定什麼資訊才可信。

「我們需要更多有自主性、好的媒體,而不是由政府去干預。」

2021年3月27日,緬甸仰光示威遊行之中,反政變示威者用三指手勢致敬。 (AP Photo)

此專題下筆之際,繼續地下經營的《74 媒體》報道,他們所在的克欽邦繼續遭受軍方炮擊。

「緬甸言論自由已死,所有人權都已經失去,所有權力都在軍方委員會掌握之中。」

儘管面對切實人身安全威脅, Zau Ring Hpra 表示,他會繼續報道,「雖然很困難,但我會盡力為民眾提供真實的資訊。」

緬甸的新聞自由曾經出現曙光。2011 年,吳登盛(Thein Sein)上任緬甸總統,起用改革派人士擔任內閣成員,推動一連串政治改革。其中他承諾改革緬甸媒體,並於 2014 年通過兩項新媒體法案,加強保障新聞自由,包括新聞報道日後無需送政府審批。新法案亦再無可監禁新聞工作者的條文,唯仍訂明違反規定可處以罰款。

2014 年,北角裕樹初赴緬甸,親歷緬甸開放,眼見獨立媒體公司越開越多,劇場、電影等文化事業日益蓬勃。他曾在仰光一間新聞學院任教,看過一班班有志成為記者的青年,從封閉的時代走來,躊躇滿志,想要報道國家各種議題,文化、民生、貧窮、人權...

短短十年,民主幼苗未及茁壯,連同年輕記者和人民的願望,被粗暴輾碎。

「一切都被軍隊摧毀了,」北角裕樹說,「到再民主化的時候,我們要把一切都重建起來。」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