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俄羅斯眼中的中國崛起:難為知己難為敵?

2020/8/23 — 13:57

【文:王家豪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新現實主義理論大師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曾經預言:「中國崛起不太可能會平靜」。這對俄羅斯而言更是事關重大,因為兩國接壤的邊界長達4,200公里。中國崛起或有助俄羅斯抗衡美國威脅,加速國際秩序「去西方化」。不過一旦中國向外擴張,恐將威脅俄羅斯的區域強國地位,甚或自身安全。一個月前我們在《立場新聞》寫過〈美國「大敵」當前,俄羅斯和中國卻只是結伴不結盟?〉,這裏希望進一步探究:中國崛起為俄羅斯帶來的是機會還是威脅?

普京曾批評西方國家提出「中國威脅論」是子虛烏有,旨在爭奪全球領導權,強調俄方視中國為可靠的合作夥伴。面對中國崛起,俄國國內存在三大流派,籠統而言:「親中派」看好中國經濟發展前景;「戰略派」贊成跟中國發展關係,但要避免捲入中美對抗;「悲觀派」忌憚中國崛起會對俄帶來重大挑戰。現實中,莫斯科的中國政策由「戰略派」主導,「親中派」則反映商界菁英的想法,而「悲觀派」對國家的外交決策影響力有限。

廣告

除了「中國威脅論」,俄中關係漸趨不平等也惹人關注,或將影響雙方合作的深度和可持續性。「平等」既是重大挑戰,也是敏感議題,因為兩國的民族自尊心都極強。昔日中蘇決裂,主因之一正是蘇聯輕視中國為平等夥伴,令毛澤東難以忍受。如今俄羅斯不再是「老大哥」,克里姆林宮將如何適應新常態、平息自身的不平衡心理?

中國崛起對俄毫無威脅

廣告

在威權政治制度下,決策權力極度集中和個人化,使國家與政權安全的界綫變得模糊。這些國家對威脅的認知,除了是物質性的(如軍事入侵),也涉及理念性威脅(如意識形態鬥爭),因為後者也可能會衝擊國內的政局穩定和政權安全。普京視西式自由民主為威脅,批評美國密謀在俄國策動反政府示威,故倡導「主權民主」以辯駁民主的多樣性,又抓緊國內管控。相對而言,中國崛起衍生「北京共識」的發展模式,但中方無意將自身的意識形態強加於別國之上,所以不對俄羅斯構成理念性威脅。

俄國有學者認為中國崛起是歷史偶然,而且建基於其獨特文化,暗示俄國不應複製「中國模式」。儘管俄中共同反對「普世價值論」,但兩國政治體制差距不小,雙方傾向互相參考而不是模仿。中國不向俄羅斯推廣社會主義,而且儒家文化思想具包容性。這符合克里姆林宮的立場,讓俄羅斯尋找自己的道路,構建獨特的發展模式。

對俄羅斯的外交政策菁英而言,中國崛起也不是威脅,而是機會。儘管普京掌握外交政策大權,但中國政策始終牽涉軍方、情報機構、商界、官僚等核心利益團體。俄國軍方視中國為對抗美國霸權的夥伴,而且不構成短、中期安全威脅。不過,俄軍同時警惕中國有沒有「殖民」遠東的長遠野心,而這也是個「理由」要求克宮增加軍費。國防企業則受惠於與中方的重大武器交易,特別是飛機引擎,但也應該注意近年兩國軍火出口競爭越趨激烈。

俄國商家看到中國崛起帶來商機,普遍反應正面。除了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和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跟中企達成能源協議,還有俄國原子能公司(Rosatom)也跟中國展開核能合作項目,在田灣興建核電站。鋁業大亨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是普京親信,也乘機進軍中國市場,參與可再生能源項目和金屬生產。

俄羅斯外交官僚主要負責日常事務和技術細節,包括文書處理和外訪安排,雖然決策權有限,但熟悉中國情況,他們的知識和工作簡報正彌補俄羅斯菁英對中國認知不足的毛病。中國崛起增進俄國菁英的政經利益,減輕他們對中國的恐懼,甚至促成俄中愈走愈近。

俄中在中亞的「分工」存在變數嗎?

自全球金融海嘯之後,中國積極在中亞發展經濟影響力,逐漸改變俄羅斯的傳統壟斷地位,成為區內貿易、投資和基建發展的主導者。莫斯科當然關注中國的經濟滲透,但更渴望藉此將美國擠出中亞,所以默許中國的區域擴展,可謂「兩害相權取其輕」。

有別於美國「侵犯」其勢力範圍,中國在中亞的表現克制、務實,跟俄羅斯執行「非正式」分工,避免抵觸俄國的地緣政治和軍事利益,雙方不無默契。中資成為中亞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而俄羅斯則透過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在中亞建立軍事存在,以維護地區安全和影響力。俄軍在吉爾吉斯的坎特(Kant)設置空軍基地,於塔吉克建立其國外最大的陸軍基地,也從哈薩克的拜科努爾(Baikonur)太空基地發射火箭。近年俄羅斯提出「大歐亞」概念,以俄中兩國為首的非西方國家主導,建立共同經濟和安全領域,而這可能不過是政治宣傳伎倆,為上述俄中共治中亞的妥協和分工塗脂抹粉而已。

俄中分工迄今尚算相安無事,但問題關鍵在於北京將來會否踰越底線,於中亞建立軍事存在?去年《華盛頓郵報》揭發中國在塔吉克秘密駐軍,而中方曾私會俄國學者作出解釋,免得俄方因被蒙在鼓裡而心生疙𤺥,同時也想了解俄方的反應和底線。隨着中國國力漸長,涉足中亞安全領域似乎勢在必行,莫斯科將如何應對、劃定「紅線」,避免陷入敵我難分的的困鬥?

國力漸不對等:決裂先兆?

時移世易,中國崛起之後兩國實力差距擴大,令俄羅斯有淪為「小伙伴」之虞。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8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達21.4兆億美元,是俄羅斯的4.2兆億美元的五倍。中國是俄羅斯的最大貿易夥伴,而俄國在中國的貿易夥伴當中僅排第十。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數據,去年中國和俄羅斯的軍事開支分別為2,664億美元和641億美元。按聯合國人口司的資料,目前中國人口達14.3 億,而俄羅斯人口是1.46億。

在領導層面上,習近平稱呼普京為「知心朋友」,克里姆林宮和中南海也強調兩國領袖平起平坐,以淡化地位不對等的爭議;中方謹言慎行以免傷害俄國領導人的感情,破壞雙方友好關係。俄羅斯學者也曾作出辯解,指出俄中聯盟應該關注政治多於經濟,而北京在重大外交議題上傾向先諮詢莫斯科意見,對俄羅斯尚存依賴。近年俄國在國際事務上表現積極進取,包括介入敘利亞、委內瑞拉、非洲的不同糾紛,美國學者認為這正是要提醒北京,俄羅斯仍然是泱泱大國。也有俄國專家認為中國的軍事實力和全球治理能力跟俄國相比仍有不如,並質疑中國能否如預期般成為未來全球最大經濟體,畢竟當年也有不少預言錯估日本會超越美國。再者,世界上有好些軍事同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實力差距(例如英美聯盟),國力不對等未必會打破俄中的夥伴關係。

不過,觀乎俄羅斯與中國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現和疫後經濟預測,雙方實力差距恐怕只會有增無減,這會否令兩國交往的所謂「平起平坐」變得更為虛有其表?俄羅斯對中國的依賴與日俱增,會否逐漸失去其外交獨立性,不情願地以北京馬首是瞻?中國又會否對俄羅斯失去耐性,逐漸要求莫斯科緊跟北京路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