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倫敦追悼會背後 遊行權力與防疫治安間的角力

2021/3/20 — 17:10

資料圖片,來源: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 Unsplash

【文:前進!歐洲!La Union Européenne En Marche】

一宗女性的兇殺案,不只引起了英國整個社會對女性安全問題的討論,還引起了民眾對遊行集會自由與防疫治安間的反思。

自從莎拉.艾弗拉德(Sarah Everald)在回家途中被一名休班警員懷恩.科曾斯(Wayne Couzens)殺害後,民眾對女性的安全情況相當憂慮,擔心會成為暴力的受害者。自 3 月 13 日起連續多晚在國會及倫敦警察總部蘇格蘭場前集會。本來,集會和平進行,連凱特皇妃也親自到場獻花悼念艾弗拉德,可是稍後警方卻以集會違反防疫規定為由,強行驅散示威者,雖然過程未有使用太多武力未有造成傷亡,但當中驅趕過程的粗暴與肢體衝突及有四人被捕,引起朝野上下批評,倫敦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以及在野工黨譴責警方對和平集會的處理失當,甚至要求警察局長下台,首相莊翰生(Boris Johnson)對此強烈關注,連主管全國警政的內政部部長帕特爾(Priti Patel)也認為警方需要好好改進。雖然倫敦警察局局長迪克(Cressida Dick)雖然認為警察「冇做錯到」,集會現場相當容易傳播病毒故警察需要執法,但面對朝野上下的指責,也只得停止驅散行動。自 14 日起,數千市民以「重佔街道」(Reclaim the street)的方式,在國會及蘇格蘭場前集會,要求警察改善街道的安全狀況,警方也保持克制,未有驅散,並立即加派便衣警察巡邏及增加照明與監控設施,確保街道安全。

廣告

雖然事情看似平息,但莊翰生在此時選擇繼續推行增加警察驅散遊行示威權力的《警察、罪案、判刑與法庭法案 2021》(The Police, Crime, Sentencing and Courts Bill 2021),旨在防止遊行集會癱瘓城市。法案正在國會進行二讀,若果通過,警察只要認為遊行集會有潛在風險,便可對包括一人集會在內所有遊行示威執法。議案早於前年「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及「黑命攸關」(Black Lives Matter)時便已構思,數月前正式提出,不過法案進行二讀時卻碰上是次警方粗暴驅散示威者引起的爭議,不少民眾繼續在國會前聚集,反對議案,國會也勢必會出現連場激辯,在野工黨已表明會竭力阻止法案通過。

遊行集會權力與治安秩序經常被放在天秤的兩端,在疫情時期,防疫也成為被放在天秤之上,全球各國經常以遊行集會會增加病毒傳播風險違反防疫規定而加以制止,疫情以來,全球多國皆曾出現針對封城或防疫措施過於嚴格而進行的示威。這次更諷刺的是,民眾要求警察提升社會治安,卻被警察以防疫及影響治安為由驅散,警方也以此為理由增加街頭的監控,增加了對社會的控制。就算是民主還是專制國家,都經常為減輕管治成本,以安全為由削弱民眾的自由及權利,就算有其他方法可以在保障自由與權利的同時保障社會秩序與民眾安全,如直接回應民眾訴求及增強社會安全網與醫療福利,不少國家仍會選擇限制民眾的遊行集會權利,分別只是一些國家以鐵腕及武力打壓,一些國家只是賦予更多執法權並斟酌使用。

廣告

議會民主制的英國,慶幸需要回應民眾需求,而三思應否直接推行限制民眾權力的法案,亦會果斷限制警方過當的行動,在野黨亦會有相當權力去制衡執政黨,故是次法案通過的機會將大大降低。只是,萬一民眾並不關注限制權力的議案,未有好好監察執政黨,在野黨在議會未有足夠勢力去抗衡執政黨,更多的惡法隨時會悄然出台。

 

前進!歐洲!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