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州真相」,是一場跟謊言永不休止的戰鬥

2020/5/18 — 20:5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世上,只有一種政權敢於站在公眾面前,睜着眼睛,說自己已掌握了所有事實真相,那就是獨裁政權。

發生在韓國全羅南道光州 1980 年 5 月 18 至 27 日,9 天之間,時任韓國國軍保安司令部司令官的全斗煥,為著壓制當地民眾因不滿他發動的「雙十二政變」,不法地再一次延續了軍事獨裁政權,發起了波瀾壯闊的民眾抗爭起義。最終,他為著鞏固權位,竟然冷血地下達了屠城令,調動國家的特種部隊,空降到光州,以槍炮攻擊手無寸鐵,只在叫喊「全斗煥下台」口號的光州學生與普羅市民,以血洗光州來鎮壓這場民主運動。

事後,滿手鮮血的全斗煥,大權在握地把一切有關光州起義的事實真相,一邊扭曲一邊隱藏 — 施壓所有媒體都要統一口徑,把那場運動妖魔化說成是意圖顛覆國家政權的「叛亂」;此外把所有軍人曾經在光州現場殺人的紀錄一一銷毀;還有刪除了記錄著光州民運民間視角的報導紀錄。使在 1980 年至 1987 年期間,全斗煥可以掩耳盜鈴地,借一邊倒的輿論,把他的殺人真相,轉化說成是平亂有功的護國貢獻。

廣告

光州「5.18」的這道傷痕,隨著 1988 年韓國政治踏進民主化以後,要求查明當年事實實真相的慾望,亦慢慢成為韓國主流社會的共識。後來,挾著廣大民意的韓國國會,便就「第五共和國」(全斗煥政權)期間的濫權及貪瀆問題,在「國會聽證會」的平台上,成立了「光州民主運動調查委員會」,邀請了大批光州屠城受難者的家屬與目擊者,公開了當年獨裁政權冷血屠殺人民的紀錄。而透過這些紀錄,最終亦成功把數十名曾經向平民開槍殺害的軍人入罪。

要在而被破壞得零碎的歷史中,重新整理並還原真相,從來也不容易。到了 90 年代以後,金泳三政府終於成功,把光州民眾起義重新評價,說成是對韓國民主代帶來重大貢獻的基石,否定了原來「內亂」的污名。除了名義之外,1996 年更破天荒地,以「策劃內亂」的罪名,把全斗煥與盧泰愚等人入罪收監,使光州起義更能在法理上取得真正的平反。

廣告

到了金大中時期,出身自光州的他,更進一步讓光州「5.18」,成為國家法定的悼念日子,亦重新向受害者列為「國家有功者」,且向每一位家屬提供賠償。另外,他亦建立了屬於「5.18」的國立公墓,又把光州定名為「人權城市」,彰顯出它在韓國歷史上的獨有地位。

只是,究竟當年 5 月 21 日下午一時,下達開槍屠城令的罪人是誰?真正的死亡人數又是多少?當年有否在光州市中心上空動用直昇機向平民掃射?還有 84 名至今仍下落不明的死者,究竟又在那裡?美國在整年光州事件中的角色又是什麼?這些問題,這些真相,責任誰負,到了 40 年後的今天,仍然是一個又一個未能解開的謎團。

據光州「5.18」遺家屬所言,是揭露「5.18」真相與責任最係的一次機會,在 2018 年 3 月 13 日制定,同年 9 月 14 日修訂,然後終於在去年 12 月 26 日完成了籌組成立的「5.18 民主化運動真相調查委員會」。雖然經歷了無數波折,對委員構成的批評聲音也從不間斷,但由於今年是光州「5.18」四十周年紀念,在特別的日子,外界因而對這個委員會,能否徹底查明真相的期望越來越高。

擁有 34 名調查官和 20 名國防部支援團及專門委員的「5.18 民主化運動真相調查委員會」,主要分為三大不同科,針對不同問題進行深入調查。第一科是要查證最初開火、集體開火的負責人和涉及的死亡事件真相。第二科是調查民間集體被屠殺的事件,而第三科則是調查北韓軍隊有否介入及戒嚴軍性暴力事件等問題。

當中首要查明的是,究竟誰是最先下令開火的主理人?曾經在 2017 年出版的個人回憶錄上,點名批評已故韓國神父曹皮烏斯曾經說他目睹當軍人有在直昇機向平民開槍的言論是「子虛烏有」,更斥責對方是「騙子」的全斗煥,數星期前便因其言論,遭曹皮烏斯家人以涉嫌損害「5.18」犧牲者名譽之罪名,被傳召到光州地方法院受審。期間,仔再一次向公眾否認自己是當年下達開火令的頒令人。

由於缺乏全斗煥下令開火的直接證據,1995 年韓國大法院僅能以 5 月 27 日被殺害的 17 名死者,作為罪證指控他的內亂殺人罪,但卻不能把 5 月 20 至 21 日期間在光州站和全南道廳的集體開火事件,列入他的罪名之中。

此外,調查下達開火令的關鍵人物,也有兩大方向。一是循正式指揮體系,即是由當年的戒嚴司令官李熺性開始,到第二司令官尹興禎、戰鬥兵科教育司令官鄭雄,與 31 師團及各空降部隊旅長組成。另外,也有可能是通過保安司令官全斗煥與特戰司令官鄭鎬鎔的非正式指揮體系進行。

當中,如據當時駐韓美軍 501 旅工作的情報要員金龍章曾經公開表明,他曾經在 5月 21 日中午,目睹全斗煥來到戰鬥用飛行團的機場,相信是向軍人下達開火的命令。而且,據他所說,當時戒嚴軍人坐姿射擊的姿勢,絕對不是如全斗煥所言的出於自衛,而是有意識地殺害平民。

但就有否軍人在直昇機向平民掃射的指控,全斗煥一直卻一直否認,說到:「如果從直升機上開槍,會造成莫大的犧牲,我相信在直升機上的中尉和上尉沒有進行這種魯莽的射擊」但是 2017 年 1 月韓國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分析了在光州全日大廈內外發現的 185 個彈痕,推測那都是由直升機在靜止狀態下向下射擊留下的痕跡。

此外,去年年底在原光州監獄上發現 40 多具身份不明的遺骨,究竟又是否跟那至今仍未尋獲遺體的 84 名光州「5.18」死難者有關?這些與那些問題,我們仍未有確實的答案,那就是要進行光州「5.18」全面且不偏不倚真相調查的重要性。

所以,雖然光州起義至今平反差不多 20 年時間,但單從那些謎團,還有近年韓國保守派越來越藉歷史久遠人民開始遺忘事件的時候空隙,製造一個又一個虛假陳述,試圖再次篡改歷史真相,可見真相跟謊言的戰鬥,都是從沒休止,也不應因疲累而鬆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