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大思潮、兩個陣營、兩種命運的決戰

2020/11/3 — 17:58

圖片來源:特朗普、拜登 Facebook

圖片來源:特朗普、拜登 Facebook

上一篇文章貼出後,不少網友都質疑我定義特朗普為「真小人」的說法。我承認這個定義似乎去到太盡,我先定義拜登為假君子,然後為對應假君子,再用上真小人的說法,只為行文有趣一點。

特朗普是不是真小人?這還可以計較,但他肯定不是君子。他私德有瑕疵,做人太狂妄,他對親信部屬翻臉無情,他當然不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我的想法重點在於,美國人或追慕普世價值的各國人民,我們希望怎麼樣的一個美國總統呢?我們需要一個道德楷模,一個性情無瑕疵的完美領袖,還是我們需要一個有世界眼光、能識別方向、能扭轉大局的歷史巨匠?

廣告

拜登不用討論,他一定是一個假君子,表面上道貌岸然,滿口仁義道德,暗地裡男盜女娼,收受獨裁者的利益輸送,然後到一定時候神不知鬼不覺地投桃報李。把美國以至世界命運交到他手裡,美國人能放心嗎?各國人民能放心嗎?

當前世界正處於兩大思潮、兩個陣營、兩種命運的決戰。特朗普上台之前,中共與美國民主黨打得火熱,與華爾街大財閥、矽谷高科技巨頭互送秋波,中共大外宣居然在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報紙開專欄。中共派出大量科技間諜,竊取美國科技情報,中共在國際組織中拉幫結派,控制多數票,影響世界大局。中共的一帶一路、大外宣大撒幣,以金錢開路,在世界各國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暢通無阻,就差幾步路,中共就幾乎控制世界。

廣告

若不是特朗普察覺到美國處境的危機,不消三五年,中共就強大到美國無法對付的地步了。中共不可抑制,世界就會被共產主義勢力侵蝕,在亞洲歐洲美洲澳洲,中共到處伸手,互相策應,擴大地盤,把普世價值的西方世界逼到墻角,而美國與西方各國只能節節敗退,世界就整個翻盤了。

兩大思潮是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兩大陣營是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種命運是民主與獨裁,實際上到了最後決戰的關頭,你進我退,你死我活。在這種要命的時刻,我們不需要一個道德完美而膽小慎微的人來高唱自我完善的讚歌,我們需要一個有膽識有魄力有辦法的亂世梟雄來扭轉大局。特朗普不是完美的人,但他能幹大事,敢冒風險,手起刀落,不留情面。

他上台後,明顯地阻止了中共的對外擴張,絕了中共盜竊美國高科技之路。他又重組世界版圖,拉攏盟友建立拒共統一陣線,在外交上孤立中共。他支持台灣,聲援香港人的抗爭,使台港兩地人民的拒共鬥爭得到世界性的響應。他或許不是一個可愛的人,但他做的事很可愛。

拜登與中共偷來暗去,其間有什麼長期的交易,外人無從得知,這使未來的世界大局充滿不確定性,拜登之壞是我們看不見的,特朗普之壞是我們看得見的,拜登的壞是大壞,特朗普的壞是小壞,二者差別就在這裡。

在兩種命運決戰的要害關頭,選擇就在一念之差。拜登鼓吹的環保、墮胎、黑命貴、多邊主義這些時髦話題,在普世價值受到嚴重威脅的當下,其實都是無足輕重。全世界都被共產主義腐蝕,中共的勢力無遠勿屆,連美國都被獨裁思潮席捲,那時環保、墮胎、黑命貴、多邊主義,還有什麼意義?香港人也推崇環保,也不禁止墮胎,也講種族平等,也未必贊成單邊主義,但如今中共取締了一國兩制,國安法籠罩在我們頭頂,我們的孩子被捕被判刑被逃亡,那這些全球化下的時髦話題,對我們還有什麼意義?還有什麼價值?

說一句不好聽的,如果能回到港英時代,那時沒有環保、墮胎、種族、多邊單邊這些問題,但那時也沒有中共,問問我們自己,我們願意不願意回到港英那裡去?

所以在世事紛擾、錯綜複雜之時,要分清楚何為重何為輕,何為急何為緩,何為暫時何為長遠,不要鬍子眉毛一把抓,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今日選一個不完美的特朗普出來,只要能阻止共產主義的擴張,他個人再有問題,也是可以容忍的,即使他是真小人,也不妨礙他扭轉逆勢,把世界帶往光明的方向去。所以,我寧肯要真小人的特朗普,我也不要假君子的拜登。

我的意思只是如此,對特朗普個人的評價不是什麼問題,只要他能保障普世價值、扼止邪惡的共產主義的擴張,這就夠了。他的私德他自己負責,他有違法自有美國法律去懲治他,只要不損害美國人以至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他就是一個合乎資格的美國總統。

大選即將揭曉,是凶是吉都要接受,凶有凶的應對,吉有吉的應對,香港人只要抱定不與專制妥協的決心,就沒有走不下去的路。鬥爭可能長期,也可能殘酷,正義可能遲到,但不會不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