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月節

2020/6/24 — 16:0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Cham】

上星期五,六月十九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那是一年一度的美國黑奴解放紀念日,又稱六月節。哪怕在當今的政治氣候,全球的 Black Lives Matter 依然如火如荼,香港的圈子還是近乎沒有人談起這個,實在是令人又驚嘆又遺憾。

先說點基本歷史。自美洲成為當時西歐列強的殖民地開始,奴隸制就一直存在。美國立國時也基本上承認這樣的政治經濟制度,一直到南北戰爭為止。北方認為奴隸制已開始弊大於利了,但南方的莊園主則不同意,於是美國內戰就正式爆發。在 1865 年 6 月 2 日,最後一個南方軍部隊也直式投降戰敗後,北方的將軍到了德州 — 很多莊園主帶著奴隸逃避至此,在 6 月 19 日正式宣佈形式上南方的奴隸制正式廢除。雖則正式來說整件事要等到十二月份,美國憲法的第 13 修正案通過才成事,但 6 月 19 日就從此被理解作黑奴解放紀念日。

廣告

誠然,國外的種種慶典或紀念對我們而言是有點遙遠,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也不怎麼提起這個問題,但美國的黑奴解放紀念日對全人類來說均有相當嚴肅的意義。近年的歷史研究清楚告訴我們,美國(資本主義)的崛起和其奴隸制有極其密切的關係,哪怕是名義上反對黑奴的北方也相當得益於南方奴隸莊園的農業產出。換句話說,超過近三百年對數十萬至數百萬黑人的奴役,奠定了當今美國作為世界強國的基礎,也就是當今全球秩序的源頭。

在近五百年間,沒有任何的事件,無論是世界大戰、文化大革命、飢荒、納粹大屠殺,可以與之相提並論。其中一位論者在《倫敦書評》中便指出:「我們不能將十餘年(納粹德國)和三百年相提並論」。所以,黑奴解放日所代表的,是人類文明的重要一步,也提醒人類有著多不堪的過去。

廣告

另一方面,歷史研究也告訴我們,種族歧視與奴隸制的關係。種種證據表明,西方社會或許一向對非裔人區別對待,但奴隸制才是將之提升到嚴重歧視的元凶。這也是為甚麼在黑奴解放以後,對黑人的系統性歧視依然極度嚴重,黑人一直受到殘酷的對待,一直面對更多的貧困與污衊,所以在南北戰爭後的 100 年還是爆發了黑人民權運動,而這問題一直延續到今天。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對六月節的漠視又是這麼的理所當然,因為美國本身均沒有讓我們正視這段殘酷的歷史。美國至今沒有對黑人作出任何系統性的賠償(哪怕德國也有為自己的納粹罪行對猶太人作出一定補償),甚至今還沒有將六月節視為法定假期。整個美國還有大量歌頌和緬懷支持南方奴隸制的將軍和政客的石像。他們面對歷史的方式,是例如高舉馬丁路德金和平的印象,在口頭上宣告我們需要族群融和而不面對自己的罪行,或是如 Amazon 總裁 Bezos 般,提醒大家要在六月節中「反省」,但另一方面卻繼續在疫情期間要倉務人員繼續上班,而當中就有很多是被系統性種族主義壓迫的窮困黑人。特朗普原來甚至打算在六月節當天舉行他的做勢大會。當一個國家無法正視自己的過去,問題自然繼續以各種方式頑強地存在著。

我們應當關心六月節,不純粹是因為我們需要支持各地被壓迫的有色人種,而是我們有責任破除自己的某些無知。在資訊如此發達的今天,我們實在沒有任何理由繼續對西方社會有著某種簡單化浪漫化的想像。如果我們號稱需要反抗中共的極權和追求自由民主,我們也需要知道自由民主等概念的具體歷史發展,有著種種令人作嘔的黑暗。民主自由的鬥爭,不是一種簡單的抗爭,而是需要我們仔細思考其中的內涵,將其去蕪存菁,對以往犯下的錯誤,例如族群歧視有著最大的警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