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利益使然 伊朗支持「港版國安法」正常不過

2020/6/10 — 22:25

中共硬推「港版國安法」,牛鬼蛇神爭相飛撲出來吶喊助威。當中,伊朗外交部於當地5月24日發聲明支持中共維護對港的領土主權完整,以及譴責別國干預中國內政[1]。其實,作為長期被美國制裁的國家,伊朗對美國恨之入骨是路人皆知的事,加上伊朗在經濟上極度倚賴中國,兩國的獨裁和官僚塞責作風更是不遑多讓,她們可謂是國際社會蛇鼠一窩的絕配之一。伊朗上月高調表態支持中共,只是兩國狼狽為奸的又一例證而已。

伊朗政權對美國制裁深惡痛絕

自伊朗於1979年爆發伊斯蘭革命推翻親美的巴列維政權以來,她便長期受到美國的制裁。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於2015年與伊朗總統魯哈尼達成「伊朗核協議」,美國對伊朗的制裁遂一度獲得解禁,但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美國便迅速再次對伊朗實施制裁。經濟制裁縱然沒有令伊朗獨裁政權倒台,但它對伊朗造成的殺傷力是有目共睹的。比方說,美國重啟制裁至今,伊朗人民的平均購買力便大約下降了百分之二十[2]。此外,大量跨國企業因忌諱受到美國制裁機制懲罰而從伊朗撤資,導致伊朗國內失業率飆升[3]。尤有甚之,經濟制裁令本身依賴出口石油賺取外匯的伊朗收入銳減。

廣告

就此,一直有輿論批評美國在國際原子能機構認可伊朗遵守核協議的前提下無理撕毀國際協議。亦有分析指,特朗普制裁伊朗的行動不僅使美國處於愈趨被動孤立的狀況,而且有可能壯大伊朗國內強硬保守派的勢力[4]。然而,伊朗一直涉嫌對「伊朗核協議」陽奉陰違。即使暫且撇除相關爭議不談,她在內政外交上的多個舉動也讓國際社會不敢恭維。

訴諸暴力恫嚇手段 伊朗內政外交爭議不斷

廣告

在外交上,伊朗多年來在黎巴嫩、伊拉克、阿富汗、也門等國家培育大量什葉派民兵和武裝組織發動代理人戰爭,這亦是西方世界長期對她高度存有戒心的其中一個原因[5]。

在內政方面,伊朗多年來的人權狀況均以臭名昭彰見稱。即使在美國解禁對伊朗的制裁期間,伊斯蘭革命衞隊依然肆意拘捕異見者和對他們作秘密審訊及判刑[6]。另外,單是去年秋季,伊朗已處決了約1500名和平示威的異見者[7]。此外,伊朗政府獨裁專橫的作風在近年誘發愈來愈多大規模的國內示威,而她以獨裁手段鎮壓示威和諉過外國勢力干預的處事方式,又再進一步加深示威民眾的不滿。2018年,伊朗數個地區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特朗普更曾在推特上聲援伊朗示威者,結果被伊朗政府穿鑿附會地把相關示威妖魔化成外國勢力干預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該次示威活動最後固然被鎮壓下來,民眾對伊朗政權的不滿卻是與日俱增。「去年 11 月中,魯哈尼政府決定採取行動刪減油氣補貼,並用現金方式補償給弱勢家庭。這項政策研議許久。歷屆政府都希望讓補貼更有意義而不是無條件發放。然而政策忽然宣佈上路,燃油價格飄漲,導致伊朗爆發近兩年最大的示威抗議。伊朗政府史無前例以全國斷網一週來控制抗議。這又令公眾質疑伊朗政府斷網決定缺乏問責與程序。」[8] 今年1月,伊朗試圖隱瞞擊落烏克蘭民航客機的事宜,結果伊朗政府轉軚承認責任後,伊朗國內再次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9]。上述的事例反映出伊朗以暴力手段鎮壓示威有不斷激化社會深層次矛盾的趨勢。

諉過美國以色列 伊朗推卸抗疫不力責任

伊朗爆發武漢肺炎疫情後,伊朗政權不僅大肆批評美國的制裁導致伊朗人民的人道災難,而且把武漢肺炎形容為美國和以色列聯合打擊伊朗的陰謀,藉此轉移自己嚴重低估疫情嚴重性的失誤的視線[10]。事實上,儘管伊朗媒體在2月初已開始報道國內疫情危機嚴峻的問題,但伊朗官方拖延至2月19日才首次公開承認有兩名國民確診,可見伊朗政府本身的警覺性是多麼的不足。在漠視疫情危機的情況下,伊朗政府容讓聖城庫姆如常舉辦朝聖等人群聚集頻繁的宗教活動,這正正是導致疫情爆發得不可收拾的關鍵之一[11]。此外,吉蘭省是聖城庫姆以外疫情最嚴峻的伊朗地區,但伊朗總統魯哈尼在2月25日仍然主持接駁首都德黑蘭至吉蘭省的高速公路的正式啟用儀式[12],他和伊朗衞生部副部長哈里奇(Iraj Harirchi)等高官紛紛對採取封城等隔離政策嗤之以鼻(諷刺的是,哈里奇、不少其他內閣官員和國會議員表態反對採取隔離措施後陸續感染上此惡疾)[13]。這些事例均顯示出伊朗政府對誤判疫情嚴重性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此外,美國的經濟制裁是否真的嚴重窒礙伊朗購買抗疫所需的醫療物資,實存疑竇。在美國制裁伊朗期間,她仍然容許伊朗透過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轄下的金融系統購買人道救援所需的物資[14]。況且,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控制着超過2000億美元的賬外資產,以及910億美元的伊朗主權財富基金[15]。換言之,伊朗自身絕對有足夠的財力去添置抗疫所需的物資。魯哈尼亦於3月28日表示,伊朗政府將撥用100萬億托曼(約237.5億美元)在抗疫事宜上[16],他的講話與伊朗財困無法購買足夠的基本醫療物資的說法明顯存有矛盾。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曾提議放寬對伊朗央行的制裁和直接向伊朗直接提供人道救援的物資,但哈梅內伊以謹守伊斯蘭教法(Islamic sharia law)為由拒絕接受美國的援助[17],相關決定無疑是以政治考慮凌駕國民的福祉。尤有甚之,伊朗一方面高呼美國經濟制裁導致財困,但另一方面依舊在支援真主黨等恐怖活動上耗費鉅大[18]。由此可見,美國制裁導致伊朗無法購買足夠的醫療救援用品的說法存有不少疑點。

伊朗親共只是獨裁者互送秋波又一事例

簡單而言,伊朗長期受到美國的制裁而必須靠攏中國為生,加上伊朗和中國均崇尚以鐵腕手段治國,兩國份外臭味相投實屬正常不過。「在這次疫情當中,中國與伊朗頻繁地相互送暖。在中國疫情爆發後(伊朗爆發前),伊朗外長就多次特別以中文發布推文,給中國對抗疫情加油打氣,甚至引述了中國與伊朗古詩來彰顯兩國緊密的關係。伊朗特別派遣一架專機裝載救援物資送往中國,甚至在德黑蘭的自由塔以燈光打上兩國國旗和以中英波斯語寫滿『中國加油、伊朗加油』口號的 Hashtag。不久伊朗爆發疫情之後,中國也回報資助防疫物資。」[19] 這再次反映了伊朗政府親共是根深蒂固的事,她發表任何支持中共的言論,均可被視為曲線自我吹捧的行徑。不過,伊朗的官民互信每況愈下,伊朗國民是否真的對官方媚共的言辭照單全收,則不得而知了。

 

註釋:
[1] 立場新聞(2020):〈【國安法壓港】伊朗:支持香港執法維持社會安定 譴責外國干涉中國內政〉,載《立場新聞》,2020 年 5 月 25 日。
[2] Salehi-Isfahani, Djavad. 2020. “The Coronavirus Is Iran’s Perfect Storm,” Foreign Affairs, 18 March.
[3] Chazan, Yigal. 2018. “Sanctions Are Just the Beginning for Iran,” Foreign Policy, 21 December.
[4] 楊庭輝、郭文德(2018):〈特朗普強硬對付伊朗意氣用事〉,載《信報》,2018年 1月 9日,頁A15;楊庭輝、郭文德(2018):〈再恫嚇伊朗 特朗普孤掌難鳴〉,載《信報》,2018年 8 月 7日,頁A16;張熲燊、楊庭輝(2019):〈特朗普制裁伊朗是否章法雜亂〉,載《信報》,2019 年 1 月 1日,頁A11。
[5] Abdo, Geneive. 2017. “An Emboldened Iran Has Begun to Seek out the Geopolitical Spotlight,” The National Interest, 7 December.
[6] Toossi, Sina. 2020. “Iran’s Hard-Liners Are Sitting Pretty,” Foreign Affairs, 16 April.
[7] Dubowitz, Mark & Goldberg, Richard. 2020. “The Coronavirus Is Absolutely No Excuse to Lift Sanctions on Iran,” Foreign Policy, 31 March.
[8] 張育軒(2020):〈宗教聖地爆發的肺炎疫災,如何讓伊朗深陷危機?〉,載《端傳媒》,2020 年 3 月 4日。
[9] 明報(2020):〈隱瞞擊落客機招反噬 民眾悼念變抗爭 伊朗連爆示威 促哈梅內伊下台〉,載《明報》,2020 年 1月 13日,頁A12。
[10] Phillips, James. 2020. “Iran’s Leaders Spread Anti-American Coronavirus Conspiracy Theories,” The National Interest, 31 March.
[11] 何偉業(2020):〈什葉派聖城庫姆牽動中東疫情〉,載《明報》,2020 年 3 月 4日,頁B08。
[12] Salehi-Isfahani, Djavad. 2020. “The Coronavirus Is Iran’s Perfect Storm,” Foreign Affairs, 18 March.
[13] 葉德豪(2020):〈【新冠肺炎】「隔離屬於石器時代」:伊朗疫情臨兩大危機〉,載《香港01》,2020 年 2 月 27日。
[14] Dubowitz, Mark & Goldberg, Richard. 2020. “The Coronavirus Is Absolutely No Excuse to Lift Sanctions on Iran,” Foreign Policy, 31 March.
[15] Ibid.
[16] Petti, Matthew. 2020. “How Much Does Iran Actually Spend on Coronavirus,” The National Interest, 8 April.
[17] Toossi, Sina. 2020. “Iran’s Hard-Liners Are Sitting Pretty,” Foreign Affairs, 16 April.
[18] Alinejad, Masih. 2020. “Coronavirus Is No Reason To Bailout Iran’s Regime,” The National Interest, 29 March.
[19] 張育軒(2020):〈宗教聖地爆發的肺炎疫災,如何讓伊朗深陷危機?〉,載《端傳媒》,2020 年 3 月 4日。

原載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