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盪與疫情

2020/3/18 — 12:24

武漢肺炎全球肆虐,各國究竟應該如何自處?要徹底封城、圍堵策略抑或任由群體免疫?賈德‧戴蒙早前推出的新作《動盪  —  國家如何化解危局、成功轉型?》,相信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此書是一本比較歷史學的作品,探討七個現代國家在數十年間所經歷的危機和選擇的改變,並以個人危機處理的框架進行分析,包括芬蘭、日本、智利、印尼、德國、澳洲和美國的案例。

作者指出,對個人危機的研究已經歸納出十二個因素,作為解決危機的成敗關鍵,引申至研究國家危機,可以提供有用的起點;而且對於非歷史學者而言,個人危機較為熟悉和容易理解,有助一般讀者與國家危機建立聯繫。影響個人危機乃至於國家危機的十二個因素有:

1) 承認置身危機

廣告

2) 承擔採取行動的責任

3) 建立圍籬,勾勒出需要解決的問題

廣告

4) 由其他個人和團體獲得物質和情感幫助

5) 以他人作為如何解決問題的範本

6) 自我強度

7) 誠實的自我評價

8) 過去的危機經驗

9) 耐心

10) 彈性

11) 核心價值

12) 擺脫限制

套用在應對武漢肺炎的疫情,一個國家首先要承認置身於危機,而不是第一時間去隱瞞疫情。訓斥吹哨者,為免影響節日氣氛,否認人傳人,如期舉行萬家宴,任由500萬人離開武漢,導致疫情蔓延全國,都是不肯承認危機的結果。

有研究指,若然提早三星期實施封城等措施,中國確診病例可以大減 95%;即使提早一星期,感染個案仍然可以減少 66%。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對中共阿諛奉承,親自到北京拜見習近平後,才敢宣布全球緊急衛生狀態;南韓、日本大量社區爆發,伊朗、意大利醫療體系崩潰,各大洲均出現感染個案,譚德塞才肯承認疫症的大流行。可惜歐美等地掉以輕心,疫情已一發不可收拾。

第二,承擔採取行動的責任。當初宣布病毒人傳人的鍾南山,後來竟然聲稱首先出現在中國的疫情,不一定發源於中國,卻又未提出任何實質的證據支持。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甚至在Twitter指控,病毒可能由美軍帶到武漢,認為美國欠他們一個解釋,可謂無恥之極。泱泱大國,完全無意承擔責任,諉過於人,面皮之厚如萬言書《大國戰「疫」》—未蓋棺先定論,吹捧領導人的豐功偉績;白事當紅事辦,渲染中國模式的制度優越。

此等大外宣的拙劣手法,就如《新華網》轉載的奇文〈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樣,嘗試反駁「中國欠世界一個道歉」。理由是中國為了抗擊武漢肺炎,作出了巨大犧牲,以切斷病毒的傳播途徑;此外,根據鍾南山的無稽之談,病毒或由美國傳入中國。因此,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美國欠中國一聲道歉。這種恩主心態,叫人作嘔,若不是中國模式野蠻落後,怎會導致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怎會導致武漢等地醫療系統崩潰,造成人道災難?

第三,建立圍籬,自然要分隔患者與非患者。為了東京奧運,日本政府拖延處理鑽石公主號,錯手釀成大量感染個案。林鄭遲遲不肯封關,迫使醫護公會罷工抗議,市民通宵排隊搶口罩、搶廁紙,政府的採購策略徹底失敗,卻叫人「帶咗口罩亦要除返」,最後靠黃店、商人、區議員和民間社會自救,林鄭只顧把封關扭曲成歧視,借醫管局和藍絲之手道德勒索。

建立圍籬,還有勾勒出需要解決的問題之意思,亦即是應對疫情的方針。這次台灣的防疫措施首屈一指,果斷封關,檢疫措施嚴格,追蹤、隔離密切接觸者;禁運口罩,大量設置生產線,自給自足;口罩實名制,以創新科技解決分發問題。應對有條不紊,違者重罰,即使鄰近大陸,疫情卻可防可控。

相比之下,中共對於建立圍籬也有自己一套的邏輯,例如封鎖消息,訓誡八位吹哨者和發哨子的人。官員視察民情被指做騷,居民大叫:「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換來的卻是武漢書記的感恩教育。待疫情由高峰回落,習近平終於出發巡視武漢,官媒播出的片段錯漏百出,把指揮中心充當火神山醫院。臨街的每個民居也有警察駐守,高喊習主席好的都是臨時演員的喬裝百姓。如此辨識需要解決的問題,確是具有中國特色。

第四,向他人或團體尋求協助。有鑑於疫情嚴峻,美國吉利德科學公司提出免費試用瑞德西韋,武漢 P4 實驗室卻搶先申請其用途的專利,聲稱為了保障國家利益,引起侵權的爭議。中共先是禁止 3M 醫療物資出口美國,趁著歐盟各國自身難保,隨即派遣專家小組帶同醫療物資前往意大利,實行口罩外交。正如中聯辦向保皇黨提供口罩,作為選舉工程一樣。

第五,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南韓新天地教會的疫情大爆發,新加坡的國際會議、教會和私人晚宴感染群,香港的邊爐家族、飯聚集團和福慧精舍,都指向群聚感染個案。由此可見,避免人群聚集是防疫的重要一環,Home Office、Online Teaching應運而生,目標正是要把感染曲線拉低壓平,拖延時間阻止醫療系統崩潰。

此外,南韓和新加坡快速而廣泛地測試密切接觸者和隱形患者,對於掌握疫情和徹底隔離有著關鍵的作用,值得各地倣效。

第六,自我強度。個人有所謂心理韌性,能夠面對壓力和挫折,國家亦有所謂民族自尊,能夠不卑不亢立於天地。但當一個政權太過玻璃心,源自武漢的肺炎叫做「武漢肺炎」,也會傷害民族的感情,破壞國家的安全,對於抵抗疫情的確是百害而無一利。

反觀意大利,疫情陷於絕境,仍然處之泰然。市民寧死不吃夏威夷薄餅,站在露台高歌合唱,歌劇亦可,流行曲亦可,這才是民族認同健康的表現。

第七,誠實的自我評估。印尼曾經是亞洲零感染的國家,究其原因是病毒測試成本太高,如非必要不作檢測之故。香港暫時感染數字未過二百,但袁國勇教授認為本港檢測數量太少,料有 800 名隱形患者在社區播毒。香港人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第八,過去的危機經驗。沙士一役,似乎未給香港政府帶來教訓,兩幢傳染病大樓走數,隔離病床數目遠遠不足。幸而市民早有危機意識,勤洗手、帶口罩,不封關、不上班。「唔驚,有政府唔驚」 , 此乃廣州大媽的愚昧;質疑政府,戒慎恐懼,這才是香港市民的心聲。醫護救港,民間自救,拖得一日得一日,正是第九、第十,香港人耐心和彈性的表現。

第十一,核心價值。發展是硬道理,政權比人命重要,領導人一聲令下封城,患者可以被鎖在家中等死;預先宣佈疫情緩和,工人立即全面復工。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歐美等地不可輕言封城,就算約翰遜呼籲民眾避免社交接觸,也非強制執行,與中國模式南轅北轍。

傳統宗教重視儀式,盲信聖杯不會播毒,狂舔聖門不怕感染,千人禮拜禁帶口罩,是造成大量群聚感染的成因。重商主義,為了 GDP 而不肯停課,寧願採取佛系措施,任由群體免疫,適者生存,不惜數十萬條人命的代價,Keep Calm and Carry On。

因此有第十二,擺脫限制。群體免疫,對德國麻疹或許有效,但考慮到武漢肺炎傳播之快之廣,數以十萬條人命,死狀之可怖,後遺之嚴重,實在不敢恭維。當醫護受感染,醫療體系崩潰,病人失救而死,到時 GDP 已是虛妄。何不圍堵至最後一分鐘,等待一、兩年後疫苗大量生產?

也許你認為無病何須帶口罩,清潔雙手才是最科學。但當患者對著你咳嗽,口沬、病毒橫飛,那時空有酒精搓手液,又有何用?無錯,專家說不適當地使用口罩無法 100% 阻擋病毒,但是不適當地使用腦袋亦有 99% 出現漏洞。廢話少說,帶口罩起碼有助減低飛沬傳播的風險,況且你也無法肯定自己不是隱形傳播者,是故網上流傳 #Wear a Fxxking Mask,認同請分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