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過去,內戰後的敘利亞變得如何?

2021/4/1 — 9:45

戰火下變成頹垣敗瓦的敘利亞伊德利布市(Idlib)

戰火下變成頹垣敗瓦的敘利亞伊德利布市(Idlib)

【文:探索中東】

在 2011 年 3 月 15 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有一批示威者示威,要求政府釋放一月份因在南部城市德拉的牆上寫下「人民希望政權倒台」塗鴉而被捕的少年,同時要求民主改革及釋放政治犯,示威卻遭恐懼茉莉花革命波及的軍警開火鎮壓,隨着民眾以逢星期五的全國性的示威及燒燬執政復興黨黨部作為反抗,內戰正式展開。

源起

廣告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以近乎世襲的形式讓其家族壟斷國家政權,其所屬的伊斯蘭什葉派阿拉維派以只佔全國 6-12% 的少數派的角色掌管國家軍隊及沙比哈傭兵 (有如元朗白衣人一般的黑幫) 打壓其他宗教與異見者,阿薩德的復興黨實行一黨專政打壓人權自由與民主,再加上歐美制裁造成的經濟制裁所致的經濟危機,氣候變化造成嚴重旱災造成的資源短缺與大量人口從農村遷移城市,以及民眾在 2011 年一度出現的資訊自由下接受到更多外界資訊而開始對自由民主及改革嚮往,使得民眾紛紛走上街頭,要求真正的改革,獨裁者阿薩德下台。軍警的殘酷鎮壓與屠殺,使得民眾更加憤怒,決定自組武裝推翻政府。

內戰白熱化

廣告

一些不滿阿薩德一黨專政的獨裁及殘酷射殺民眾的軍人,倒戈相向,成立了自由敘利亞軍隊 Free Syria Army (FSA) 反抗巴沙爾,吸引了不少民眾參與。同時,東北部庫爾德人聚居的羅賈瓦,也組成了敘利亞民主力量,趕走了敘利亞政府軍,實行如同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實質獨立的民主自治。同時間,一些曾屬於阿蓋達的遜尼派薩拉非派的努斯拉陣線成員,也因反對什葉派的統治,而起兵反抗。各勢力間互有攻守,各自得到不同國家支援,各勢力各自進行合縱連橫,佔領範圍一直變動,同時還有不少零星勢力控制一些不屬這些勢力的城鎮,使得敘利亞內戰成為一場難以停止的大亂鬥。

伊斯蘭國崛起與衰落

可惜的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趁亂起兵,自 2013 年 9 月 18 日起開始佔領一些屬於自由軍的城鎮,後來更奪取了自由軍首個佔領的省會城市拉卡作為其首都,自此,伊斯蘭國以敘利亞及伊拉克為根據地,吸納各國的穆斯林恐怖組織作為分支,還吸收世界各國的「聖戰者」加入,在全世界發動恐怖襲擊,成為全世界一大威脅。他們手段的殘酷及極端,以及對周遭所有勢力的攻擊,使得同為恐怖組織的基地組織也忍不住割蓆。歐美各國與俄羅斯分別支援不同勢力,一同清剿伊斯蘭國勢力。一直到 2017 年伊拉克軍隊光復伊斯蘭國根據地摩蘇爾及各國聯軍光復拉卡,才使伊斯蘭國勢力大幅受挫,至到 2019 年聯軍光復伊斯蘭國最後根據地上巴古斯及同年擊殺伊斯蘭國領袖巴格達迪,伊斯蘭國才告消滅,只餘下少量流散於伊拉克與敘利亞邊境荒郊村鎮與難民營的殘兵舊將,以及曾加入伊斯蘭國的各國恐怖組織各自以伊斯蘭國的名號繼續活動。

滿目瘡痍

來到內戰爆發 10 年後的今天,敘利亞政府軍已重新控制不少曾被自由軍控制的大城市如阿勒頗,但一眾城鎮經歷了多年的炮火攻擊,早已變成頹垣敗瓦,經過多年重建才恢復過往的生氣,只是街上仍可看到不少槍炮的痕跡。內戰在 10 年間造成近 60 萬人死亡,佔全國一半人口的 1100 萬人無家可歸,包括 600 萬境內難民及 550 萬逃到外國的難民,當中 360 萬人逃到土耳其,還有數十萬人逃至黎巴嫩、約旦、伊拉克、埃及等鄰國,少部分則以海路及陸路穿過地中海偷渡至歐洲國家。超過 10 萬座建築被損毀。全國八成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近千萬人三餐不繼,無法得到價格嚴重通漲的足夠食物,基本生活所需服務如醫療教育及工作難以得到,難以脫離貧困。由於政府自 2012 年把為反政府人士及地區服務的醫療人員視作犯罪,加上圍堵反對派根據地使醫療物資難以進入,攻擊醫療設施及殺害醫療人員,使得敘利亞過半醫生離國逃難,敘利亞的醫療狀況相當堪虞,自由軍的根據地及戰場前線更甚,國際醫療及食物援助只是杯水車薪,幫助相當有限。在肺炎疫情下,物資更加缺乏,疫情與物資短缺使敘利亞遭到重創。

敘利亞各陣營

現在的敘利亞,不計長期佔領戈蘭高地的以色列,大致分裂為 5 大陣營,分別為佔領了全國七成土地的敘利亞政府、佔領了敘利亞東北的羅賈瓦聯邦、佔領了與土耳其接壤北部邊境受土耳其軍隊支援的敘利亞臨時政府、佔領了西北邊境城市伊德利卜由前努斯拉陣線成員組成的敘利亞救國政府,以及受美軍支援佔領了東南部與伊拉克及約旦接壤邊境的革命突擊隊,另外一些正與敘利亞政府和談的溫和反對派佔領了南部邊境城市德拉周邊。

敘利亞政府

作為聯合國所承認唯一合法政權的敘利亞政府,得到俄羅斯軍隊以及伊朗什葉派民兵與真主黨武裝幫助,打下全國大部分地區,現時大部分大城市皆由政府軍控制。由於敘利亞仍在內戰狀態,阿薩德仍然以反恐及維護國家安全為由,打壓任何反對聲音及新聞自由,以防反對聲音再起,與自由軍及羅賈瓦勢力再度連成一線,影響其統治。人權民主自由嚴重受限,其他宗教尤其是基督教與其他少數宗教如德魯茲教受壓迫,國境繼續對大多數人封閉,以免「外國勢力」影響。現時,敘利亞政府軍最大的敵人為羅賈瓦,雙方沿幼發拉底河對峙,敘利亞北部大部分地區仍是兩派勢力的混戰區。至於西北部的臨時政府勢力範圍,則因有土耳其介入而陷入僵持狀態,在土耳其軍隊大幅進軍時,敘利亞政府軍更一度和羅賈瓦的敘利亞民主力量合作抵禦外敵,只是合作並不持久。另外,由於不少來自黎巴嫩由伊朗指揮的真主黨民兵在敘利亞與政府軍協作,以色列擔心他們會對自己構成威脅,故偶爾會射火箭炮攻擊真主黨民兵,兩國爭議領土戈蘭高地自然也是兩國僵持之地。

羅賈瓦聯邦

又名北敘利亞民主聯邦,這個地區由庫爾德人主導,實行直接民主的民主邦聯主義,首都為東北邊境城市卡米什利,最大城市為他們所光復的拉卡。羅賈瓦 Rojavayê 在庫爾德語的意思是「西方」,代表了這裡作為組成庫爾德人理想中的庫爾德斯坦的西部 (南庫爾德斯坦即為伊拉克境內的庫爾德斯坦,北庫爾德斯坦為土耳其南部的庫爾德族聚居區,東庫爾德斯坦為伊朗西部的庫爾德族聚居區)。雖說這裡由庫爾德族為主導,但這裡也有不少其他民族,除了敘利亞主體民族阿拉伯人,還有不少亞述人、土庫曼人,宗教也相當多元,不少基督徒也定居於此。為了保護庫爾德人免受內戰襲擊,庫爾德人組成了人民保護部隊 YPG 保護自己,並在 2013 年末決定以聯邦的形式宣告立憲自治,並於 2016 年正式成立聯邦,由四個州以邦聯形式組成。

羅賈瓦的立法機構敘利亞民主委員會實行多黨制,由 43 名來自五個政黨的委員還由十多個獨立委員組成,不過由於仍處於戰爭狀態,目前只舉行過三次地區性選舉,全國大選遙遙無期。行政部門則由民主委員會行政委員會負責,實行雙總統制,分別由庫爾德人及阿拉伯人擔任,內閣也包括了基督徒擔任的宗教事務部長與土庫曼人代表,另外也有女性擔任的婦女與家庭事務部長及青年代表擔任的青少年與體育部部長參與,以確保政府能反映社會各階層的聲音。雖然暫時仍因戰爭未能實現民選政府,但其民主程度及政治包容度仍為整個阿拉伯半島數一數二的高。

軍事方面,則由不同民族的武裝共同以敘利亞民主力量 SDF 的形式組成,接受以美國為首歐美國家的軍事援助,與歐美各國聯軍並肩作戰對抗伊斯蘭國。SDF 最主要的力量為人民保護部隊 YPG,以及其姐妹部隊,全由全女班組成的婦女保護部隊 YPJ。由於羅賈瓦的執政黨相對左傾,較強調女性及青年權力,故不只讓女性參政,還成立了 YPJ 保護在戰爭中相對弱勢的女性,同時透過讓女性自願從軍來為女性充權,促進男女平等。這支部隊對於深怕被婦女打敗會上不了天堂的伊斯蘭國,尤為有攻擊力。另外,由於 SDF 致力對抗伊斯蘭國及其左翼革命色彩,故吸引了不少外國的左翼人士加入,如同西班牙內戰時期的國際縱隊那樣組成了國際自由營,與 YPG 一同對抗伊斯蘭國及反抗阿薩德政府的獨裁。國際自由營中,甚至出現了一支由 LGBT 無政府主義者組成的酷兒造反解放軍,在對同性戀迫害尤為嚴重的敘利亞保護 LGBT 權利。YPG、YPJ 及國際自由營的軍人皆屬自願參軍,不少不只不收取酬勞,還會自掏腰包捐錢給民眾。由於 SDF 被敘利亞政府軍及敘利亞自由軍視為分裂勢力,故 SDF 與這兩支部隊皆有交戰。由於土耳其對境內的庫爾德工人黨迫害相當嚴重,故 SDF 視土耳其為其天敵,受土耳其資助的一些自由軍部隊自然也成為主要敵人。

敘利亞臨時政府

由受土耳其支持的部分敘利亞自由軍部隊組成,這些部隊後來以敘利亞國家軍的名義行事。臨時政府自 2013 年由抗議阿薩德政府的敘利亞反對派和革命力量全國聯盟 SNC 成立,實行半總統制,總統及總理共治,立法機構敘利亞全國委員會由各反阿薩德政府的反對派組織代表組成,他們選出總統總理與內閣成員。由於敘利亞全國委員會是在一眾成員逃到土耳其避難時成立,故立場親土耳其。由於不少歐美國家在內戰爆發不久承認了由各反對派團體成立的 SNC 為敘利亞唯一合法的代表,故臨時政府與其他自由軍部隊接受了不少歐美以及一些遜尼派伊斯蘭國家的援助。不過,自從臨時政府立場愈來愈親土耳其,以及自由軍不斷遭政府軍重挫,臨時政府退出了 SNC,SNC 也變得愈發鬆散。雖然自阿勒頗一戰後,臨時政府的勢力範圍大幅縮水,但土耳其軍隊的介入,使得西北部邊境的領土相對穩固,定都阿扎茲,與敘利亞政府軍之間也處於膠著狀態。

敘利亞救國政府

由沙姆解放組織 HTS 組成,前身為曾與恐怖組織阿蓋達有聯繫的努斯拉陣線,結合一些志同道合的反阿薩德政府武裝組織所形成,並於 2017 年為與土耳其支援的敘利亞臨時政府抗衡而成立敘利亞救國政府。努斯拉陣線由一批遜尼派薩拉菲派武裝份子組成,奉行原教旨主義,故被美國認定為恐怖組織。他們為了推翻阿薩德的什葉派政府,建立遜尼派國家,故加入了反抗陣營,與自由軍有一定合作。他們專注於推翻敘利亞政府,故未有如阿蓋達般對西方國家宣戰,在 2016 年更宣佈脫離阿蓋達。伊斯蘭國成立時曾試圖拉攏努斯拉陣線,但被努斯拉陣線斷言回絕,甚至起兵相向。由於他們具有相當戰鬥力,故吸引了不少曾屬自由軍的武裝組織參與。隨着更多不同背景的成員參與,努斯拉陣線的原教旨色彩也轉淡。美國雖然仍把努斯拉陣線視為恐怖組織,但為免自由軍戰敗,故還是透過第三方提供軍事支援,甚至連敵對的以色列也曾連同其他美國的遜尼派盟友派遣顧問支援。

自從努斯拉陣線與曾經並肩作戰的自由沙姆人伊斯蘭運動決裂後,便與其他團體組成沙姆解放組織,以五萬人的勢力成為反阿薩德的最大單一武裝力量。他們定都伊德利卜,行伊斯蘭內閣制,由議會選出總理管理國家,另外自由軍的創辦人里亞德‧阿薩德擔任副總理兼軍事部長。雖然他們缺乏國家資助,但仍憑軍力割據一方,只是他們佔地較小,面對敘利亞政府軍攻擊,有時還需要和曾經敵對的土耳其軍及其支持的敘利亞臨時政府合作,共同對抗主要敵人。

革命突擊隊

曾經稱為新敘利亞軍,他們主要由脫離政府軍的前軍人及一些武裝組織為對抗伊斯蘭國而在 2015 年組成,屬於自由軍的一員。在南部陣線於 2015 年衰落後,革命突擊隊成為了自由軍在東部的最主要部隊,受美軍援助在與伊拉克接壤的邊境沙漠要塞坦夫駐紮,控制了東部與伊拉克及約旦接壤的 55 公里沙漠區域,主力對抗伊斯蘭國與敘利亞政府。雖然他們兵力小,只佔有沙漠地區,但因佔據了主要公路與邊境口岸,加上有美軍支援,故仍能割據一角。

除了以上五支部隊,尚有一伙溫和的敘利亞反對派佔據了觸發革命的南部城市德拉市郊,在俄羅斯協調下與敘利亞政府展開和談,尋求復和及和平改革。他們與一些堅持抗爭的自由軍南部陣線成員決裂,後者有些逃到了約旦,有些則在村鎮負隅頑抗,只是難以和敘利亞政府軍匹敵。這片由溫和派佔據的區域,相信不久後會正式由敘利亞政府全面控制,而這些溫和派在聯合國的監察下,未知能否保持安全。

以上五大勢力,繼續在美俄土三國的軍事介入下,互相混戰。雖然,內戰現時較為和緩,但隨着國際形勢轉變,歐美與中俄之間的裂痕漸大,美俄的對抗會否影響敘利亞的勢力平衡,就看他們對中東地緣政治有多投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