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蘇丹建國九年】迎來難以抵禦的另一場戰「疫」

2020/7/10 — 21:05

帕斯卡(圖右)自從母親離世和父親撇下他們後,便要身兼母職。但只有十一歲的她,實在不懂得如何保護弟妹免受 2019 冠狀病毒的感染。(香港世界宣明會提供圖片)

帕斯卡(圖右)自從母親離世和父親撇下他們後,便要身兼母職。但只有十一歲的她,實在不懂得如何保護弟妹免受 2019 冠狀病毒的感染。(香港世界宣明會提供圖片)

聯合國因應 2019 冠狀病毒大流行在數月前發出的停火呼籲,終於在六月時獲得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支持,其中包括飽受衝突影響的南蘇丹、阿富汗、也門、孟加拉和黎巴嫩等國家。聯合國的聲明指出「在脆弱和受衝突影響的局勢中提供人道援助,有一個和平的環境是不可或缺的。」為了對抗這場前所未見的疫「戰」帶來的威脅,各方必須放下分歧,以公共衛生和人道救援為先,才能拯救更多人的生命。

在眾多簽署國之中,南蘇丹建國時間最短,由 2011 年七月立國至今,一直受著衝突、天災和飢餓的影響。總統基爾和前任副總統馬沙爾之間的權力糾紛,以致在 2013 年引發大規模武裝衝突。儘管 2015 年雙方簽署了和平協定,但衝突仍未休止。持續近五年的衝突最終奪去逾五萬人的寶貴生命,數百萬人亦因而流離失所。直至 2018 年九月十二日,衝突各方再次簽署和平協定,但局勢依然緊張,社會基建以至國計民生,亦難以發展。很多南蘇丹人為了人身安全,更要離鄉別井,逃至鄰國烏干達、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等,成為難民,不知何日才能歸家。

直至今年二月,南蘇丹的政治僵局,才漸露曙光。總統基爾同意該國回復到 2015 年前的十個州的區域,釋出的善意讓反對派領袖馬沙爾願意再次擔任副總統。但是,國內的局勢仍然存在隱憂,加上 2019 冠狀病毒的入侵,亦深深地影響著和平的進程。根據聯合國的資料,截至本年五月底,南蘇丹已有一千三百多宗 2019 冠狀病毒的病例。在這個全國百分之五十六的人連基本衛生保健服務都未能獲得的國家,是次疫症對他們構成的嚴重威脅,可想而知。同時,對於本身已經岌岌可危的衛生系統,更加造成極為沉重的壓力。對於南蘇丹人的健康來說,他們縱然可能免於因疫症而死,亦可能因為難以獲得基本衛生保健服務,死於腹瀉和營養不良等疾病。

廣告

難以實踐的抗疫日常

在南蘇丹人,大部分人的日常是乘坐小巴、共用杯碟,亦難以負擔營養食物。可是,在疫情蔓延期間,這些日常習慣都會增加感染的風險。而母親們亦擔心無法負擔購買洗手液、口罩和其他防疫用品的費用,以致家人容易受到感染。

廣告

「我不再坐小巴到市場了,因為我可能因此從其他乘客那兒感染病毒。回家後,再傳染給孩子。」二十七歲的婦女哈南說。她補充著說:「宣明會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要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特別是避免與患上感冒、咳嗽、發熱和經常打噴嚏的人作親密接觸。」可是,抗疫日常在南蘇丹,因著他們的生活習慣和環境,還有脆弱的衛生和醫療服務,將更為困難。

在捱餓與抗疫之間

「我年幼時,已經失去了父母,我很害怕我的孩子,也會如此。」南蘇丹婦女艾格尼斯憂心地說。她的丈夫以往常常乘坐大型公共巴士,前往烏干達買貨,再回國出售,養活家人。但是,自從疫症爆發,一切都改變了。艾格尼斯無法想像丈夫要乘坐擁擠的公共巴士,需要承擔多大的風險,甚至有機會感染疫症傳給他們。可是,為了家人不致捱餓,丈夫還是選擇繼續乘坐巴士,從事買賣,賺取生計。

南蘇丹婦女艾格尼斯抱著孩子,細訴著他們在疫情下,如何難以在抗疫和捱餓之間作出抉擇。

南蘇丹婦女艾格尼斯抱著孩子,細訴著他們在疫情下,如何難以在抗疫和捱餓之間作出抉擇。

雖然大部分南蘇丹人都是倚靠人道救援過活,也有的好像艾格尼斯的家庭,依靠著做小生意謀生。但是,隨著疫症的蔓延,一直困擾著南蘇丹人的飢餓問題將更為嚴峻。在捱餓與抗疫之間,南蘇丹人將愈來愈難以作出選擇。

宣明會在南蘇丹一方面教導婦女烹調營養食物給孩子,亦因應疫情蔓延,讓他們認識如何幫助家人預防感染疫症。

宣明會在南蘇丹一方面教導婦女烹調營養食物給孩子,亦因應疫情蔓延,讓他們認識如何幫助家人預防感染疫症。

因著疫情蔓延和全球原油價格下降帶來的負面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把南蘇丹本年的生產總值增長率由 8.2% 修訂為 4.9%。經濟增長減慢,無疑將令南蘇丹人陷入更深的困境。本月,南蘇丹迎來建國後九週年,卻面對突如其來的戰「疫」,兒童和婦女的處境尤其值得我們關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