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志願醫療組織倚靠互聯網,為偏遠地區病人遙距診症。

印度封網潮

【文:葉子;圖:Java Films】

全球有數以十億計人使用互聯網,除了接收最新消息,亦有不少人依靠網絡得到教育、健康及安全資訊;走在街上人人手機不離手,手機早已成為大家不可或缺的必需品。新冠肺炎疫情下,學校改為網上授課,不少公司推行在家工作,對網速更有要求,即使5G仍未普及,開發6G已如箭在弦。

印度政府封網,只開放少量線路供記者上網,記者要大排長龍輪候。

當大家渴望網速不斷提升之際,擁有超過6億活躍互聯網戶口、銳意成為數碼國家的印度,近年卻反其道而行多次實施「封網」措施。2018年全球超過三分之二的封網事件在印度發生;2020年印度封網近1,700小時,限制網絡速度7,000小時,導致經濟損失達28億美元,成為全球「封網之冠」,除了被視為剝奪人權,嚴重影響居民日常生活外,亦為印度帶來沉重經濟代價。

倚靠網上接受旅客預訂的船屋主人指,封網令他們的出租率跌至零。

2019年8月,印度政府宣布取消查謨及喀什米爾邦的特殊地位,由半自治權變為中央正接管治;消息引起居民強烈反彈,政府除派出軍隊進駐制止動亂,亦中繼互聯網通訊,以防反對派在社交媒體動員示威。這次封網措施持續五個月,對喀什米爾的經濟造成重創,國內生產總值下降10% 近124億美元,估計有50萬人因此失業。

2G網速不足以應付網上授課,不少學生要補習追趕進度。

除了經濟受打擊,亦有人因此身陷險境。心臟科專家哈飛斯醫生成立的「喀什米爾救心組織」,專科醫生透過網上通訊軟件為該邦偏遠地區病人診症,再向當地醫護人員提供治療建議,自2017年成立以來拯救近2萬人;可惜封網之舉切斷偏遠地區病人的救命索,哈飛斯指難以評估有多少病人因此失救而亡。

協助受虐婦女組織指,封網令受害人難以向他們求助。

封網對市民造成巨大不便及經濟損失,結果引起連串針對印度政府的訴訟。2020年3月,印度最高法院頒令政府需重新開放互聯網,但政府卻加入多限制,包括只容許小數企業以有線寬頻形式上網,亦要讓政府監視網上活動。另外,在法庭判決後數月,政府遊走灰色地帶,只批准恢復網速極慢的2G網絡。與此同時,喀什米爾地區出現首宗新冠肺炎個案,網速受限下市民及醫護都無法快速下載相關資訊;結果一個月後,查謨及喀什米爾邦成為全印度確診密度最高地區。

律師兼數碼維權人士阿巴‧谷塔指,政府初級公務員都獲授權作封網決定。

不過,政府對此仍視若無睹,2G網速無法應付影片傳送及視像會議,學生無法順利在家上網課,40分鐘的課堂往往要花一半時間連線;不少家長無奈要為子女找私人補習追進度,增加經濟負擔。雖然市民對封網質疑及反對聲音極大,亦為印度帶來巨大負面影響,但政府卻拒絕任何建議及折衷方法,仍然維持鐵腕封網手段,以遏止動亂及反政府聲音。在疫情打擊下,倒行逆施對社會的不利影響比以往更為巨大,印度最終會否作繭自縛,值得大家關注。

科技專家素坦華尼試圖開發以2G使用的應用程式,讓用戶即使在緩慢的網絡下,仍可流暢地瀏覽高清影片。
印度政府為免有反政府人士以網絡號召市民,實施極端的封網措施。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1013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10時正在港台電視31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