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會和美國結成軍事同盟嗎?

2020/9/27 — 11:33

「四方安全對話」(QSD) 機制(The 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image credit: Darouet, CC BY-SA 4.0, https://bit.ly/3i4VhZV

「四方安全對話」(QSD) 機制(The 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image credit: Darouet, CC BY-SA 4.0, https://bit.ly/3i4VhZV

【文:李伯第】

中印邊境的火頭,在八月之末再次被點起,和幾月前的拳頭及冷兵器較量不同的,是這次正式部署了坦克部隊,甚至安排了戰機巡邏。有見印度決定「戰狼」上身硬起來對付中國戰狼,美國國務院決定強化與印、日、澳三國的「四方安全對話」(QSD) 機制,加強美國在印太事務上的參與,被中國形容為在搞「亞洲小北約」。早前,特朗普更公開表示,美國將會為積極介入是次中印衝突,使中印衝突變成了中美角力的一部分。不過,這個 QSD,是否等同於亞洲小北約?

要將之說成是小北約,未免言之尚早。雖然,四國之間正加強戰略合作,以保護民主和平為目標,舉行聯合軍演,並加強經貿上的合作,現時更一致視中國為潛在威脅,但比起北約恆常的協防機制,甚至比起曇花一現的軍事聯盟東南亞條約組織 (簡稱東約),QSD 仍是相對鬆散。軍事同盟最基本的條件,是建立白紙黑字的協防機制,當成員國被遭到外力打擊時,其他成員國有義務出兵或提供武裝防衛。QSD 現時並未有如此的協防機制,沒有成員國協防義務,而是單純加強軍事交流及資源共享,比起北約的緊密合作要差得遠。QSD 的軍事合作模式,程度頂多只是上海合作組織中軍事協作機制的規模,讓成員國就共同目標提高軍事合作,分享部分情報及舉行聯合軍演,但就沒有為其他成員國協防的義務,或要求往後在軍事上「齊上齊落」。上海合作組織在軍事上的主要目標是打擊恐怖主義及分離勢力,而 QSD 則是保護民主和平這一概念並提防中國潛在的軍事威脅,兩者都只是要求成員國在認同相同概念下保持軍事合作。有趣的是,印度兩者皆有參與,參與兩個組織皆在現任總理莫迪任內,這種有趣的現象,與印度的不結盟立場及務實主義有關。

廣告

早於冷戰時期,印度便已決意避免捲入美蘇任何一方,與各大陣營皆保持一定聯繫,視實際利益決定如何取態,避免過於偏向某陣營。為表明印度的立場,印度組織了不結盟運動,吸引了120個成員國加入,包括中國、南斯拉夫、埃及、阿富汗及印尼等國。雖然有些國家仍然會偏向美國或蘇聯,但就保留了改變立場的彈性。由於印度的獨特取態,與美國及蘇聯皆有聯繫,故其軍備包含了北約及蘇聯武器,也有中國武器。即便現在,印度也保持和中俄歐美有良好關係,與以上各方皆有軍事合作,只有發生明顯利益衝突,如與中國發生邊界糾紛及爭奪亞洲一哥位置時,才會以親向其他國家來平衡。這次,由於美國為最有力抗衡中國的國家,故印度才變得更為親美,加強已有的軍事聯繫,並與有相近立場的日本及澳洲建立 QSD 機制。印度在六月已和澳洲簽訂共享後勤設施與軍事基地的協定,九月還和日本簽訂軍事協議,決定大家可以共同使用部分日本的軍事基地及共享食品燃料零件等。這兩項協定,使 QSD 更加緊密。

雖然印度與美國建立如同北約般的軍事同盟,因印度避免得失向來有合作的俄羅斯及保留與中國合作的後路而較低,但臨時的軍事合作卻相當可能發生。所謂一山不能藏二虎,印度視中國為影響其在亞洲地位最大的威脅,尤其是當中國積極拉攏過往為印度勢力範圍的尼泊爾及斯里蘭卡時,影響了印度的南亞影響力。中國與印度死對頭巴基斯坦的緊密合作,也對印度構成實際的威脅。現時,中國與巴基斯坦、尼泊爾、斯里蘭卡、緬甸的緊密關係,形成了包圍網,局限了印度的勢力擴張,對作為民族國家及發展中大國的印度來說,可說是相當危險,故印度需要強力的外援來協助突破包圍網。與中國對立並希望重返印太的美國,此時剛好與印度一拍即合,只要能夠在軍事及經濟上一挫中國的銳氣,削弱中國的南亞影響力,便可使印度有機會重新增強勢力。日本作為被中國拉下世界第二經濟體的前亞洲一哥,也與印度同仇敵慨,故也積極與印度合作,加上希望插手亞太區的澳洲,四國有着共同利益,進行短期軍事合作的可能性也就大增。中國此時外交頻頻觸礁,只要趁現在下手,讓中國受到教訓不再過度擴張勢力,便可享一時的安寧。現時看來,四國的合作模式偏向成員國之間各自緊密合作,QSD 只是溝通平台協調大家在特定事務的合作,平台並不具備指令的能力,但這足以達到四國共同的目標。

廣告

究竟 Quad 機制會否長久存在,則視乎中國會否堅持其勢力擴張,要是中國重拾過往的韜光養晦外交政策,重拾與美印日澳的關係,危機感一失,共同目標達到,這一機制將會因而削弱,四國各自為政。不過,以現時中國的國策來看,Quad 將會愈形緊密,甚至在未來囊括台灣、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印尼等與中國有主權爭議或利益衝突的國家,以及南韓、新加坡、英國、法國、加拿大、紐西蘭等與美國有軍事合作的國家。亞洲小北約雖未必緊密,但只要利益相同,也會有一定勢力。

(作者 Facebook Page: 李伯第之鐘 Li Berty Bel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