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的強國夢需要俄羅斯嗎?

2020/11/8 — 12:09

印度總理莫迪

印度總理莫迪

王家豪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碩士,羅金義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上月下旬印度與美國簽署《地理空間合作基本交流與合作協定》(BECA),容許兩國互相分享敏感衛星數據,意味美印逐漸形成「準盟友」關係;此前美國、澳洲、日本和印度(「四方安全對話」,QUAD)海軍宣佈於今年年底舉行「馬拉巴」(Malabar)聯合軍演,被國際傳媒形容是「亞洲版北約」雛型。這些舉措發生在加勒萬河谷衝突之後不久(今年六月中中國和印度的士兵在那裏大動干戈,是近半個世紀以來最爲血腥的一次),關心印太政治者自是異常關注新德里是否已經向西方歸邊。不過,大家也不應遺忘俄羅斯的反應 —— 衝突後不到十天,莫斯科就在「俄印中戰略三角」(RIC)平台上召開視像會議,製造中印兩國外長首次商談機會;有報道透露會議並沒有將衝突列入議程,但到底俄方有没有介入斡旋調停,未可逆料。另一方面,俄方向印度積極銷售米格-29戰機和T-90主戰坦克等武器,印方也熱切期待俄方交付S-400防空導彈系統以部署在印中邊界。有台灣傳媒嘲諷是普京在中國背後捅刀,這說法容或誇張,但俄方的態度撲朔迷離,着實也提醒大家印太地緣戰略形勢近年多變,分析當中肯定不應漏看俄羅斯。

傳統上印度與俄羅斯關係親近,長年維持戰略和軍事合作。冷戰時期儘管印度奉行「不結盟」外交,但實際上立場傾向蘇聯;隨着巴基斯坦與美國結盟、中國與印度爆發邊境戰爭、中蘇共關係破裂,新德里與莫斯科在1971年簽署《和平友好合作條約》,為兩國關係向軍事同盟轉化。

廣告

蘇聯解體之後,印俄的盟友關係波折重重。即使兩國於1993年簽訂《印俄友好合作條約》,但有關安全保障的條文不復存在。五年後俄羅斯前總理普里馬科夫提出「俄印中戰略三角」構想,唯它欠缺制度化規範,皆因印中都質疑俄方的地緣政治動機。此後印度與俄羅斯在千禧年簽署《戰略夥伴關係宣言》,並且在十年後建立「特殊和特權戰略夥伴關係」。然而,鑒於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概念包含印度,而俄羅斯「向東轉」引伸為跟中國和巴基斯坦關係升溫,印俄關係愈見難復當年?

印度「東進」與美國「印太」戰略契合

廣告

印度總理莫迪2014年掌權後提倡外交從「東望」(Look East)轉向「東進」(Act East),採取更積極主動的態度參與地區事務。在白宫推出「亞太再平衡」和「印太」戰略之下,印度的地緣政治價值更形吃重,同時讓印度的影響力延伸至東亞和太平洋,而不再局限於南亞和印度洋。以南海為例,雖然地理上印度遠離相關區域,但莫迪政府視之為印度洋和西太平洋之間的通道,藉以合理化新德里對南海爭議的發言權,並且與美國共同倡議航行自由原則。

近年來印度與美國持續加強戰略合作,準軍事同盟的色彩濃厚。2016年兩國簽署《後勤交流備忘錄》(LEMOA),容許雙方利用對方的軍事基地進行後勤補給。翌年在東盟峰會期間,美澳日印領袖重啟「四方安全對話」,用以協調軍事活動及促進情報交流。2018年兩國舉行首次「2+2」外交和國防對話,並且授予印度戰略貿易許可地位(STA-1),允許印度如日本、韓國般向美國採購高階軍備,以及簽訂《通訊相容與安全協定》(COMCASA),共享軍事資訊。

印美關係不斷提升,源於新德里難以完全信賴俄羅斯去抗衡中國崛起。儘管印度與中國經濟連繫緊密,後者甚至是它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但雙方素來互不信任、屢見衝突。新德里忌憚中國崛起,表明反對「一帶一路」倡議,十分警惕中方「珍珠鏈」戰略 —— 透過在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和緬甸等國建設港口,儼然是在圍堵印度;尤有甚者,中方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途經爭議領土克什米爾,印方視之侵犯其主權和領土完整。然而,莫斯科(至少在官方言論上)卻表示支持「絲綢之路經濟帶」,自然令新德里失望。自烏克蘭危機後,俄中關係迅速提升,令印度質疑莫斯科的外交獨立性,索性也加快跟美國改善關係。新德里強調對美和對俄的友好、戰略關係並行不悖,嘗試在美俄關係破裂之下維持戰略自主性,按莫迪提倡的「多重結盟」外交方針,務求達致更有效地抗衡中國。

「向東轉」與莫迪強國夢的磨合

俄國普京總統的亞洲政策對印度的重視其實不比中國遜色。在區域層面上,俄印合作有助減輕前者對中國的依賴,避免「向東轉」變成「向中國轉」。舉例說,俄羅斯大力支持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組織,正有「軟制衡」中國在中亞擴張之意。另外,克里姆林宮相信俄印中三國作為「非西方」重要力量,應該攜手推動「後西方」國際秩序,故此嘗試維持中印合作,而且對「金磚五國」等組織寄予厚望。

雖然俄羅斯和印度同樣憧憬世界多極化,但兩國對「多極世界」有不同願景 —— 前者重視地緣政治,後者則強調經濟發展。俄羅斯「向東轉」的長遠政治目標,旨在重拾大國地位,改變美國霸權主導的單極世界;印度則希望躋身強國之列,透過推動全球性組織的改革,爭取更多國際話語權。因此,在國際事務上印度傾向保持中立,不願牽涉在俄羅斯與西方的地緣政治糾紛之中。

俄羅斯的外交政策體現傳統主義,堅持不干預內政原則,反對西方提倡的「國家保護責任」(R2P),這為印度提供重要的外交支持;在喀什米爾爭議上,莫斯科就強調那是印度內政,成為印度在國際社會的堅實後盾。冷戰時期,蘇聯曾經在聯合國安理會上多次行使否決權,拒絕聯合國介入克什米爾問題,避免將議題國際化。去年莫迪政府取消印控克什米爾的自治地位,美國嘗試介入斡旋,但俄羅斯則表態支持由印巴雙方談判解決。此外,莫斯科也支持印度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以提高機構的代表性,同時讓新德里得嘗強國滋味。有論者謂莫斯科視安理會為處理國際事務的唯一合法機構,大手改革或會削弱自身的影響力,但它明知北京會對此堅決反對,所以俄方的提案動作可能只是口惠而實不至的姿態?

強國夢與俄國的軍事支持

除了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合作,俄羅斯與印度的軍事關係緊密,包括武器採購和軍事技術轉移等。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報告,在2015至19年期間,印度是俄羅斯武器的最大買家,佔其總出口四分一。同一時期,印度從俄羅斯進口56%軍火,其餘主要武器供應國分別為以色列(14%)和法國(12%)。然而也不能否認,相對於2010至14年的數字,過去五年俄羅斯對印度武器的出口額大幅下跌了47%。近年印度希望減輕依賴俄國軍火,也提升了對先進武器的需求,所以積極擴大武器來源。例如為了取締俄製米格-21和米格-27戰機,印度採購美國的F-21戰機和法國的「陣風」(Rafale)戰機,以及考慮購入瑞典「鷹獅」(Gripen)戰機。

即或如此,在軍事上俄國在印度強國夢中的角色依然極之吃重。年前美國通過《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對採購俄國軍備的國家實施制裁,有國際輿論一度擔心這或會進一步削弱俄印武器交易。美方又向印方表明,採購俄製S-400防空導彈系統意味要放棄美國的F-35戰機,因為兩者並不兼容。不過,印度堅持購買S-400系統,辯稱它性能超卓,市場上欠缺替代品,尋求獲得豁免制裁待遇。有華文輿論認為值得注意的是,能夠同時獲得俄美武器銷售的國家並不多見,兩大強國都積極爭取印度在區域安全戰略上的合作,可見一斑。

俄羅斯還向印度提供敏感軍事技術,相信都是美國難以媲美的。在這些技術支援下,印度建造了第一艘國產核動力潛艇「殲敵者號」(INS Arihant),設計建基於俄羅斯阿古拉級(Akula class)核動力攻擊潛艦,由俄國專家擔任技術顧問,包括解決反應堆小型化的難題。在「殲敵者號」服役前,新德里於2012年向俄羅斯租用「獵豹號」核潛艇,讓印度海軍得以熟悉潛艇操作。近年莫迪政府積極推動海軍現代化計劃,以抗衡中國海軍實力迅速增長;不過在官僚主義和貪污導致生產延誤,去年印度再向俄國租借核潛艦,從而填補其自製潛艦的空窗期。

此外,印度獲得俄羅斯授權生產先進武器,以支持莫迪推動國防自主化和「印度製造」計劃,包括俄方設計的米格-35戰鬥機、Ka-226T直升機和T-90S坦克等。兩國亦共同研製布拉莫斯(BrahMos)超音速巡航導彈,而且有意將它出口至越南、菲律賓、印尼等東南亞國家。

發展雙邊經貿的局限與可能

冷戰時期,蘇聯曾經是印度最大的貿易夥伴,今天卻已是明日黃花。根據印度工商部的數據,去年印俄貿易額只錄得110億美元,俄方只是印方第25大貿易夥伴,遠遜於美國(889億美元)和中國(819億美元)。普京與莫迪曾共同制定雙邊貿易目標,期望在2025年前提升至300億美元,但恐怕難以實現。

俄印經貿關係倒退,源於1990年代印度展開經濟改革,導致距離遙遠、依賴國企的俄羅斯市場逐漸失去競爭力。由於印度與巴基斯坦存在敵對關係,對於欠缺陸路運輸網路的印俄兩國構成重大的物流障礙,兩地之間運輸需時40至55天,運輸成本也甚高昂。此外,印度中小企業在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却不容易與俄羅斯國企接洽。近年俄羅斯與伊朗和印度推動「國際南北運輸走廊」,新德里也跟歐亞經濟聯盟協商簽訂自由貿易協議,有望為俄印貿易增添新動力,但實際效果仍有待觀望。新德里尼赫魯大學有學者更主張莫斯科應該容讓印度加入歐亞盟,從而平衡中國對前蘇聯勢力範圍的經濟滲透。

作為快速增長的新興經濟體,印度擁有龐大的能源需求潛力,為俄印能源合作創造空間。俄羅斯原子能公司(Rosatom)擊敗來自美國和法國的競爭對手,將為印度的庫丹庫拉姆(Kudankulam)核電廠興建六座核反應堆,至今有兩座已經峻工。此外,俄羅斯讓印度參與西伯利亞的開發項目,例如印度財團購入「萬科爾」(Vankor)油田的49%股份,印度石油公司也收購了「塔斯—尤里亞赫」(Taas-Yuryakh)油田的三成股份。另一方面,以俄羅斯石油公司為首的財團斥資129億美元併購印度埃薩石油公司(Essar Oil),成為印度史上規模最大的外資收購案。由此觀之,能源合作將會是俄印經貿連繫的主軸之一。

長年盟友的往蹟考驗

俄印關係面臨的挑戰,除了印美、俄中走近之外,還包括克里姆林宮與巴基斯坦的關係升溫,近年嘗試與印巴兩國發展平衡外交。2015年俄方破例向巴國出售四架米-35M攻擊直升機,並且參與興建「卡拉奇—拉合爾天然氣管道」;在2016至19年間,俄軍與巴基斯坦軍方更四度舉行聯合軍演。年前美軍撤出阿富汗,俄方需要依賴巴基斯坦軍方和塔利班穩定阿富汗局勢,以遏制恐怖主義溢出至中亞國家和俄羅斯,遂讓雙方愈走愈近。儘管俄巴合作的規模遠不及俄印協作,但新德里必然會對莫斯科與伊斯蘭堡的互動保持警惕。

後冷戰國際秩序為全球各國提高了外交空間和彈性,印度不一定要再擔當俄羅斯的獨家夥伴。然而,在不會左右到自身外交自主性的前提下,兩國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合作仍然可以孕育不少國家利益。隨着地緣政局愈見熱熾,美國號召全球圍堵中國,俄印關係將會再次遭受考驗。不過撫今追昔,從第三次印巴戰爭,後來爭取成為核武強國的發展過程,到近年在人權和領土爭議上備受國際輿論壓力,數十年的經歴或會令新德里發現,作為盟友莫斯科比華盛頓可信;國家安全作為印度的首要關注,印度駐俄羅斯前任大使P.S. Raghavan也提醒大家注意政治地圖,「四方安全對話」的陣容容或華麗,但美國遠在天涯,他撐起的安全傘真的沒有左支右絀顧此失彼的風險嗎?印俄兩國既然都銳意復興,不願充當美國或中國的「小伙伴」,相信是長期良好關係延續的基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