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取消文化」的蔓延 — 美國國父也有罪?

2020/7/8 — 14:41

圖片來源:Jnn13, CC BY SA 3.0, https://bit.ly/38yYxK2

圖片來源:Jnn13, CC BY SA 3.0, https://bit.ly/38yYxK2

【文:黃文嘯】

「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在美國本土爆發,於網上的抗爭亦同樣激烈。藝人、網絡紅人和政客紛紛在社交媒體換上純黑背景圖以表支持。此時,另一股志在令人被開除的活動亦大行其道。

「取消」(Cancel) 是指一個人或團體因其言行有冒犯、不當之處,被公司開除或大眾杯葛。這種行為一直都有,譬如明星廚師 Paula Deen 在 2013年承認曾用侮辱字眼稱呼黑人,失去節目及贊助。這種「取消」行為沒有問題,因為言論自由不代表言論沒有後果。但到了 2020年,在社交網絡發展成熟下,取消行動異變成另一種很危險的文化。

上一輪西方大型網上抗議行動是 2017年的 Me Too Movement。 當時不少有影響力的荷里活持份者被「取消」。《紙牌屋》演員 Kevin Spacey以及著名製片人 Harvey Weintein 被指控非禮及強姦, 受害人之廣、作惡期之長令人震驚。他們被「取消」值得支持,筆者亦希望法律能彰顯公義。

可是,事情發展起來有點失控。《魔盜王》系列主角尊尼特普被前妻 (《水行俠》女星 Amber Heard) 指控家暴。社會一遍「相信女人」的呼聲。尊尼特普在從未受檢控的情況下失去《魔盜王》續集的演出機會。但近日有他倆離婚前的錄音流出,錄音中 Heard 承認曾向男方投擲平底鍋及花樽,更指:「我不能保證不會再向你使用武力。」未審先判總會有誤中副車的時候 。

我們再看看「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抗議因黑人 George Floyd 被警察壓頸八分鐘後死亡而起。有良知的人都會對事件感到憤怒,要求調查及起訴涉事警員。但運動演變下來,有人要求解散警隊,以後由社區自己維持秩序;有人推倒邱吉爾的雕像;有人要求把總統山上的頭像消除… 有人說等一等,我們是否應該想清楚再下決定。 抗爭者又會返回運動的起點,指控提出意見的人是種族主義者,指抗爭者要求的只是黑人不會被警察謀殺。

麻省大學羅威爾分校護士學院院長 Leslie Neal-Boylan 在電郵寫:「如果我們不挺身而出,抗議對任何人的暴力,我會對我們國家的將來感到悲觀。黑人的命也是命,但是所有人的命也是命。沒有人應該因為他們的模樣或信仰而感到恐懼。學生應該尊重所有人,不論種族、膚色、宗教、能力、以及性傾向。」 院長寫這個電郵的後果是被學校開除。在「取消文化」下,說所有人的命也是命是個種族主義的行為。院長不似 Paula Deen ,她講的話本身沒有問題。但在激進示威者的誅心論下,認為院長説話背後有另一含義,而這就足夠把院長「取消」。

兩個運動起點高尚,但都被激進派騎劫,有分支演變成沒有程序公義的「暴民正義」行動,有法國大革命的影子。 雅各賓黨利用群眾的狂熱把人不問理由地推上斷頭台,最後帶來了另一個悲劇、另一個皇帝。西方社會吸取教訓,定立了一連串的原則:無罪假定、陪審團由沒有偏見的同輩組成。(註1) 可是,社交網絡興起,它們視 engagement 為目標,以點擊率為營收模式。而沒有什麼比爭議和醜聞更吸引眼球。自然而生的同溫層效應更加強人對自己信念的肯定,對不同意見的接收能力減低。最後「暴民正義」於 21世紀的網上重現。

現在,有示威者說除了在世的人,歷史人物也應被「取消」,因為美國國父也是奴隸主,所以他們的雕像亦應被推倒。Bono 曾說:「每個世代也有它的道德盲點,我們可能不能看見它們,但我們的子女可以。」用現代人的道德標準去評估古人其實不太公道。我們現今的某些行為,可能是食肉,在二百年後回看也會被視為與野蠻人沒兩樣。我們又是否準備好二百年後的人把我們「取消」?

面對複雜的歷史、有缺憾的偉人,我們可以有三種不同程度的處理手法:

1. 認同偉人有過人功績,但我們同時要認識他們的過失 (華盛頓帶領美國獨立,他亦曾擁有奴隸。)

我認為這是一個恰當的做法。人無完人,我們評論歷史人物,不應像看待英雄電影角色般二完劃分好人壞人。要求歷史人物擁有現代人的價值觀是困難的。因為這代表他們要有了解時代的道德盲點的洞察力。其次,他們要有勇氣面對鄰居和朋輩的冷眼和批評,去為社會議題發聲。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每個人都是時代的產物。與其推倒雕像,掩耳盜鈴地假裝歷史不曾發生,倒不如在雕像旁的標板加入偉人的過失,教育公眾如何立體地了解歷史人物。

2. 提出偉人不是好人 (華盛頓不是好人)

我對此沒有強烈的意見。如上所述,評論歷史人物是一件很艱難的事。而史觀中稱呼偉大 (Great) 的人其實和有道德的人有所區別。亞歷山大大帝英文名為 Alexander the Great 。他偉大是因為他未打輸過仗,帝國版圖西至雅典,東至印度,並不是因為他有濟世為懷的菩薩心腸。亞歷山大大帝於泰爾圍城戰後屠殺八千敵兵,更常於在打勝仗後把女人和兒童賣為奴隸。我們又是否應該把他在世間各地的雕像推倒?

3. 因為偉人犯過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 (美國國父有錯,我們應該抗拒他們所做的一切)

創立單膝跪下抗議警暴的 NFL 球員 Colin Kaepernick 於美國獨立日在 Twitter 寫:「 美國數世紀以來不當黑人是人,它毆打、恐嚇黑人,當黑人是罪犯。美國奴役我們的祖先,現在竟期望我們參加對所謂『獨立』的慶祝。我們反對你們慶祝白人至上主義,希望所有人終會得到自由。」《華盛頓郵報》同日有社論指:「 是時候重新檢討 1776年7月4日為全球帶來什麼遺產。美國獨立帶來更多的殖民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我認為這是很危險的方向。美國和其立國國父都不是完美,但上述兩種觀點狹窄地挑選美國做錯的部分,抹殺它在 200 多年來作為世界追求美好生活的標誌 — 包括在二戰及冷戰代表自由的一方 — 的成就。就像現在有人指偉人的過失應該掩蓋他的功績般 。我認為人與其事跡必須分開地看待。就像 Me Too Movement 中其中一個被拉倒的 Louie CK,他的所作所為固然惡劣,但我對觀看他以往的棟篤笑沒有罪惡感。這是英文所說的將藝術家和藝術品分開。同樣地,我們可以指責美國國父擁有奴隸不道德,但他們成立美利堅合眾國,把人生而平等,擁有追求快樂的權利這崇高理念寫進獨立宣言。國父不能達到這理念的高度,但這沒有關係,因為獨立宣言,以至美國本身,已是有血有肉的個體、一個無時無刻照亮世上所有受壓迫者的燈塔,「取消」 美國獨立日及美國會是一個重大錯誤。

風雨飄搖的年代,今年七月四日感觸良多。

  1. 知道有心人會將這些例子與香港的抗議行動相提並論,對此我要說的是上述運動都達到本身的目的,而港人的五大訴求未曾落實。

作者 Medium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