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史學家彭博評論:中國劍指世界第一強國 或不惜一切顛覆國際秩序

2020/5/22 — 21:34

無人知中國共產黨在想甚麼,而如果知道答案將會了解到北京未來數十年的國際策略路線。美國霍普金斯大學 Paul H. Nitze 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歷史學家 Hal Brands 在《彭博》則撰寫長文,分析現時中國在國際上想要得到甚麼角色。

他指出,美國政壇多年來都認為中國本身不知道自己想實現甚麼成就,而中國領導人也不清楚政府的影響力達到甚麼地步,但越來越多由中國專家收集和詮釋的證據表明,中國政府的確在爭取成為全球龍頭大國,顛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政治體系;就算無法顛覆這個體系,至少創製出另一套可競爭的準世界秩序。

Brands 認為,中共高層與外交部近年的論調使意圖越來越明確。他舉例在 2017 年 10 月十九大中共主席習近平的講話顯示共產黨目前的策略和未來發展目標。

廣告

習近平當時曾稱「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並會「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不斷貢獻中國智慧和力量」,他又承諾到 2049 年中國會在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上都成為全球領導者,建立穩定的國際秩序,「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

Brands 認為,這顯示中國不僅參與全球事務,而且制定了自己的條件,並證明了中國外交政策的兩個核心。

廣告

不滿現有國際秩序

第一是中國深深懷疑現有國際體系。中國領導人意識到,全球貿易體系對中國經濟和軍事崛起不可或缺,但美國與盟友卻為中國帶來嚴重威脅。中國認為,美國與盟友不能維護和平與穩定性,窒礙中國發展潛力,阻止亞洲國家給北京應有的責任。從他們的角度而言,促進民主與人權既不道德也非出於善意,而是宣傳支持危險主義,可能讓人質疑共產黨政府合法性並激發其國內潛在的敵人。 Brands 引述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高級研究員 Nadege Rolland ,指共產黨承認國際自由秩序帶來好處,但該共產黨「憎惡並懼怕」秩序所基於的原則。

第二是,為了使中國全面繁榮和安全,國際秩序必須有所改變,且是很大的改變 。美國政府的中國專家 Liza Tobin 曾指,中國的願景是,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夥伴關係網絡將取代美國的條約聯盟體系,中方渴望世界看到中國的專制主義優於西方民主。

Brands 指 Rolland 類似的分析也認為,中國渴望得到美國部分霸權,以支配其南方多個國家。在全球層面,根據 Rolland 說法,北京希望建立一種不打擊專制政權的制度。同時,中國學者正公開談論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新全球經濟秩序。

Brands 強調,兩人的分析幾乎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北京的戰略視野僅限於西太平洋乃至亞洲。習近平說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表明了他對中國影響力的宏願,習亦曾明言要「佔據主動,有效影響國際輿論」。

警告中國深謀遠慮

Brands 指,各國領導人的講話不須字字都分析,但中國領導人所說的比實際做的少:中國正以驚人測度建造海軍、控制如世衛的國際組織;在北極、印度洋及其他地區預算軍事力量;提倡一帶一路等等, Brands 認為這些不是一個無宏偉地緣政治設計的國家會做的事。

他又認為,中美角力很多方面都與當年冷戰相似,但中國未必如當年蘇聯有一個清單來實現超越美國,中國亦不會計較成本和所跨越的障礙,他甚至指習近平視統一中華民族極度重要,可能不介意對台灣動武。

Brands 在文中指北京可能尚未決定採哪種路線增加其對全球的影響力:究竟先在西太平洋鞏固勢力然後再擴張,又或是在全球「插旗式」建立經濟和政治實力以超越美國。到底疫情對中國是否有利、削弱美國實力,仍要拭目以待,他在結論形容:「當一個驕傲而強大的挑戰者開始宣傳其全球野心時,美國人應認真對待他們。」

來源:
Bloomberg, What Does China Really Want? To Dominate the World, 21 May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