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吉布提沒有競爭的總統選舉是否正常?

2021/4/14 — 11:53

東非國家吉布提於 4 月 9 日舉行總統大選。(France 24 截圖)

東非國家吉布提於 4 月 9 日舉行總統大選。(France 24 截圖)

【文:港事講非 — 非洲文化生活頻道】

在 4 月 9 日,東非國家吉布提舉行了總統大選,由 1999 年開始擔任總統的伊斯梅爾‧奧馬爾‧蓋萊 (Ismaaciil Cumar Geelle) 在只有一名政治素人挑戰之下,以超過 98% 的得票率再度連任,開始他的第五屆任期至 2026 年。對於年屆 73 歲的他,因憲法規定總統最高年齡限制為 75 歲,在特例放寬之下,這將會是他最後一屆任期。這次選舉的結果雖然毫無懸念,但卻也有一些耐人尋味之處。

雖然吉布提是多黨制的國家,除了蓋萊所屬中間偏左的總統多數聯盟 (Union pour la Majorité Présidentielle) 外,還有佔國會三分一議席的救國聯盟 (Union pour le Salut National) 以及只佔一席的統一民主黨中心 (Centre des Démocrates Unifiés),但是次選舉卻未有這兩個在野黨的參與。救國聯盟雖然沒有像 2005 年杯葛選舉般呼籲支持者罷投,但也直指對這次選舉沒有透明度而沒有興趣參與,不過今次選舉亦沒有如 2005 年那次般出現大規模抗議與警方鎮壓。

廣告

唯一的挑戰者,是無黨無派未有政治經驗的商人扎卡里亞‧伊斯瑪儀‧法拉 (Zakaria Ismail Farah),他要到一月份宣佈參選時才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可是,在選前的數個星期,他卻突然消失於公眾視線下。他最後一次露面,是以綁起雙手及封着嘴巴來抗議他所受到的不公待遇,本來他打算一直參與整場選舉,但卻連他的選舉代理人也未有參與點票,使人不禁擔心他的去向,連觀察選舉的非洲聯盟代表也表示好奇。

作為東非最穩定的國家之一,吉布提比起鄰近國家的民主程度也相對較高,雖然在從法國獨立之初的 1980 年仍然是奉行一黨專政,但自 1992 年開始便開放黨禁,允許其他政黨參政,過去多屆選舉也有出現多名候選人的競爭,只是未有政黨成功挑戰執政黨爭取進步人民聯盟 (Rassemblement populaire pour le Progrès) 及其所屬的總統多數聯盟的地位,在野的救國聯盟眾政黨一直是少數派,未能撼動執政黨的統治。對在野黨來說,吉布提的選舉仍然欠缺透明度,使得執政黨一直維持優勢,故他們只積極加入國會,對於總統選舉只是消極應對。

廣告

不過,就算今次選舉能做到完全公平公正公開透明,在野黨也難敵尋求連任的蓋萊,畢竟在他任內,吉布提靠轉口貿易與物流,使經濟得到明顯增長,是次應對肺炎疫情也相對得當,避免了疫情大規模擴散,連在野黨也認同其貢獻。蓋萊最大特色,是其積極的多邊外交政策,讓各國勢力包括美法意中日直接在吉布提設立海軍及空軍基地,在多個大國中間遊走而保持中立,不只為吉布提提供充足的國防與反恐保障,使得吉布提政府避免捲入國際衝突的同時,也避免陷入如其鄰國索馬里及埃塞俄比亞一般的亂局。吉布提的開明專制,使得其社會發展程度較高,比起獨裁的鄰國厄立特里亞要更宜居。只是,其醫療水平仍然相對較低,這次能避過疫情波及,有賴其防疫措施的嚴密,使得疫情未有大幅擴散。

不少民眾之所以支持蓋萊連任,也是想避免換屆的不穩定性,想在蓋萊治下盡快在全球的疫情中復興經濟。蓋萊的連任,也得到包括中美法等各國首肯,一眾國家仍想蓋萊繼續其多邊外交政策,讓各國可利用吉布提為基地,處理東非及中東國家如索馬里及也門的動亂,防止恐怖勢力在這些國家蔓延到其他國家。只是,開明專制背後,政治自由及部分言論自由只能成為犧牲品,一如開明專制的典範新加坡一般,要達到善政只能靠管治者的自律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