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吉爾吉斯民主告終?當議會制變回總統制

2021/4/21 — 11:40

資料圖片,來源:natanaelginting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natanaelginting @ Freepik

【文:忠誠勇毅 心繫俄羅斯】

4 月 11 日,吉爾吉斯舉行了地方議會選舉,選出各市及鄉村的議員。這場選舉看似只是芸芸地方選舉之一,但選舉的同時舉行了修憲公投,詢問選民是否支持修憲,而是次修憲,被視為吉爾吉斯從議會制國家變成總統制國家的舉動。是次修憲公投,得到八成選民投下贊成票,而一月份詢問支持總統制還是議會制的公投中,則有八成選民支持總統制。雖然公投只有不足四成投票率,但因已超過三成的通過門檻,故視為有效。兩次公投後,吉爾吉斯重回 1991-2005 年獨裁總統阿卡耶夫(Аскар Акаев)所實行的總統制政體,現任總統扎帕羅夫(Садыр Нургожоевич Жапаров)獨攬大權,已成定局。

修憲內容

廣告

是次的修憲內容,直接取消了內閣總理一職,其職權交由總統負責,雖然內閣表面上由新設由總統任命的內閣主席來領導,但總統可直接主持內閣會議及指揮監督內閣運作,就算內閣主席辭職也不影響政府運作。五年一任可連任一次的總統成為了政府最高的領導人,不只可決定內閣結構及罷免議會主席,也能提議中央選舉委員會一半成員,只要有 30 萬選民和過半數議員倡議,總統可隨意舉行全民公投。本來為全國最高權力機關的國會由 120 席削至過往獨裁時期的 90 席,議員無法對內閣提出不信任動議,亦需先審議總統和內閣的法案後才能審議自己的法案。新設的「人民忽里勒台」議會則如同上議院及中國式「全國政協」或香港「行政會議」的混合體,這一名字源於古代蒙古的軍政議會,由各地各專業各民族的代表組成,負責就國家重要事務向政府和國會提出建議,職能上與政府內閣及國會出現部分重疊。由於忽里勒台由總統擔任召集人,故比起立法角色,這一議會更接近行政,讓總統可架空國會集合立法行政大權。種種制度改革的同時,要彈劾總統將變得更加困難,只有在議會、總檢察長及憲法法庭三權共同指控總統犯法,並得到三分之二國會議員(過去只需過半數)通過,才可免去總統職務。

扎帕羅夫崛起

廣告

現任總統扎帕羅夫上台的路,可說是充滿戲劇性。法律系出身的他,曾擔任石油公司總經理、國會議員、全國預防腐敗局局長等職位。他以右翼民族主義者自居,主張國有化庫姆托爾金礦,更為了表達這一訴求而在政治集會中劫持州政府全權代表,因而於 2017 年被捕及以綁架罪判處監禁 11 年半。表面上這將終結他的政治生涯,但在 2020 年吉爾吉斯國會選舉期間,因為時任總統熱恩別科夫(Сооронбай Шарипович Жээнбеков)的陣營被指賄選,使得其他政黨一致要求重選,過千民眾擁上街頭示威並佔領了總統官邸白宮與國會大樓,同時如同法國大革命佔領巴士底獄般,闖進國安委員會的監獄,釋放了包括扎帕羅夫在內的反對派成員。面對如此情景,全國選舉委員會只能宣佈選舉無效,扎帕羅夫被反對派彈營任命為代總理,在總理率領內閣與國會議長總辭後,成為了正式總理。當選總理一日後,因總統熱恩別科夫受輿論壓力辭職,按照繼位順序,扎帕羅夫成為代總統,並於 2021 年 1 月的總統大選以近八成得票率勝選,為現今行總統制埋下伏筆。

吉爾吉斯波折的民主史

2005 年為抗議大選結果而爆發的鬱金香革命,推翻了以鐵腕手段統治國家 15 年的阿卡耶夫的獨裁,使不少國家認為吉爾吉斯開始走向了民主化的路,只是革命後繼任的總統巴基耶夫(Курманбек Сали уулу Бакиев),因貪腐而在 2010 年第二次吉爾吉斯革命中被推翻。革命過後,吉爾吉斯開始實行議會制,經普選成為總統的阿坦巴耶夫(Алмазбек Шаршен уулу Атамбаев)放權給多黨制的議會及內閣,使總理取代總統成為政府首腦。這一舉動,被視為吉爾吉斯真正邁向民主化的舉動,只是總理雖然手握大權,但總統仍然保有不少權力,可透過任命總理來保持對內閣的掌控,故不少政客仍是以總統為其生涯目標,包括阿坦巴耶夫及接任的熱恩別科夫與扎帕羅夫,皆是在擔任總理不久後為了成為總統而辭職參選成為總統。熱恩別科夫本來與阿坦巴耶夫來自同一政黨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Кыргызстан Социал-дeмoкратиялык Пaртиясы),但其後因兩人意見相左,阿坦巴耶夫對熱恩別科夫的貪腐不滿,導致他被熱恩別科夫以「涉嫌腐敗」拘捕,阿坦巴耶夫的不少支持者因而倒戈,不再支持社會民主黨,扎帕羅夫所屬的右翼政黨愛國黨(Мекенчил)亦因而崛起。2020 年 10 月民眾佔領監獄,主要目的是釋放阿坦巴耶夫,順道釋放扎帕羅夫,但扎帕羅夫借機以反對派領袖身份重登政壇,當選總統後把阿坦巴耶夫重關牢內。

扎帕羅夫的背棄承諾

扎帕羅夫因其民族主義背景及曾任預防腐敗局局長並反對熱恩別科夫貪腐的舉動,被視為改革者,亦可一改過去吉爾吉斯親中親俄的立場,爭取更多國家利益。但觀乎其上任後的舉動,他與過去的諸位總統並無太大分別。他放生了有「貪污大王」之稱的前海關副局長馬川莫夫,他過去曾支持與扎帕羅夫關係密切的右翼我的祖國黨 (Мекеним Кыргызстан),故雖然他過去曾金援熱恩別科夫,仍得到扎帕羅夫放生只判罰款了事。他當選後,亦一改國家優先的立場,保持與中俄的良好關係,讓中國在吉爾吉斯可繼續投資金礦及保持與俄羅斯的文化合作,縱使他上台初時曾引起中俄擔憂,但事實證明他仍會繼續過去的外交合作路線,以確保來自俄羅斯的能源供應及來自中國的投資。和以往不同的,只是扎帕羅夫會禁止外國公司未來的採礦項目來滿足自己支持者的期望,以及會積極開拓與鄰國及其他大國如土耳其的外交,不過與美國的關係則因放生馬川莫夫與美國對馬川莫夫的制裁政策不合,而蒙上陰影。

扎帕羅夫重返總統制的啟示

扎帕羅夫推翻腐敗的熱恩別科夫執掌大權,曾一度被認為是民意的勝利,但他一反承諾,並透過修憲使 10 年的議會制改革消失,重回垢病重重的總統制以讓自己獨攬大權,被視為吉爾吉斯民主的終結。他的故事,正是那些民粹獨裁者透過民意授權上台卻一反民主制度的故事,他們擅長操縱民意,投民眾所好,並以響亮的口號與行動來籠絡民眾支持,趁時任當權者的貪敗之時,以改革者之姿上位。只是,他們在上台後,才會展露自己奪權的野心,修改制度以確保自己的權力,減少反對者用自己上台的方法取代自己的可能性,最後當民眾發現事與願違時,後悔也變得太遲了。當吉爾吉斯重返總統制後,多黨制的議會文化,也隨時會被改變,日後吉爾吉斯還會有多少民主成份,已可預見。

 

忠誠勇毅 心繫俄羅斯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