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顧韓國 2020(社會時局)— 終歸要從疫情說起…

2020/12/26 — 22:39

作者製圖(圖片素材來源:韓國政府「korea.net」網站)

作者製圖(圖片素材來源:韓國政府「korea.net」網站)

2020 年的韓國,從那一天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20 年 1 月 20 日」— 那一日, 韓國國內首度發生了第一宗「新冠肺炎」的確診病患個案。而也是從當日起,徹底地改變了我們多年來認識韓國社會一如以往的面貌。

最初,韓國當地出現受感染確診的個案並不多,個案增長幅度也是相對緩慢,從 1 月底至 2 月中為止,累積確診數字只是維持在數十人左右而已,直至 2 月 18 日發生了第 31 號,來自大邱市新天地教會的患者以後,疫情便忽然急轉直下,引爆了韓國國內第一波失控的疫情狀況。

廣告

一石擊起千重浪,因新天地教會群組蔓延的疫情,把確診人數一下子以幾何級推高至數千名信徒受感染。後來,韓國政府便藉此取締了這個甚有邪教與個人崇拜元素的教會。只是,無法壓制的疫情,不到個多月間更從慶尚北道延伸至首都首爾與京畿道一帶,還有防疫物資供應不足,曾幾何時文在寅政府飽受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市民猛烈抨擊,指責他抗疫不力。

透過雷厲風行執行新設定的防疫措施,當中包括給予政府更大的權力,執行限制社交距離活動,縱使新增疫情未至封零,不少演藝圈中人也未能倖免中招,部份節目製作被迫暫停。但的確在年中之際,韓國整體疫情已陸續受控,新增確診人數的增幅慢慢轉趨緩和。只是,隨著疫情與時政問題掛鉤,到了 8 月中,又再有來自保守派的教會借光復節之名,無視防疫規則於光化門廣場舉行集會,結果又再爆發了另一波疫情危機。

廣告

以至年末,韓國國內疫情一直維持在緊張狀態,12 月 13 日更首度突破了單日新增確診數字,至千名水平,高據多天未見回落,國內社交距離規定,也一步步地從 2 級升至最高的第 3 級,首都圈更已實施強化防疫措施,禁止 5 人以上的聚會,大部份民眾都只能留在家中,送別 2020 ,並迎接 2021 年的來臨。

疫情以外,延續了 2019 年的韓國「MeToo」社會運動浪潮,性罪行亦成為了 2020 年韓國社會重點關注的爭議課題。今年年初,韓國社會爆出了駭人聽聞的「N 號房」事件,犯案者竟然毫無人性,透過社交網絡聊天工具「Telegram」,開設了不同的聊天房。在每一個聊天房中,都以脅逼勒索方式,向數十名包括有不少都是未成年少女,要求她們先提供裸照,後來再冒充警員,敲詐那些女性自拍性愛影片,更甚的是派人伏擊那些女子,強姦並強迫她們成為性奴,作出種種令人駭人聽聞的性剥削行為。

其後更變本加厲地為了圖利,開設了「N」個,以不程度為賣點招徠會員付款加入的聊天室,當中按淫穢及不雅尺度,分不同級別要求會員,付款由 25 萬至 150 萬才能看到那些影片。據統計,單是會員總共加起來便已有 26 萬名用戶,荒唐程度簡直震驚整個韓國社會。

年末,經營此犯罪集團的 25 歲男主腦人物「趙主彬」,因其令人髮指的性侵行為,引來全城關注他將會被如何判刑。結果,法院汲取昔日輕判後釀成犯案者重犯的錯誤,決定重修法規,加強網絡性罪行的罰則,以儆效尤,一審重判主謀趙主彬入獄 40 年,算是為一眾受害人取回部份公道。

但其實除了「N 號房」以外,2020 年韓國顯赫的政治人物涉及到性騷擾,以至性侵的醜聞仍然屢見不鮮。先是有前釜山市市長吳巨敦因性騷擾一名女公務員,受壓下因而被迫辭職下台。後來,到了 7 月 9 日,一直廣受韓國政治與社會界別好評,兼具清廉形象的首爾市長朴元淳,忽然被發現自殺死亡。

就在公眾還來不及消化其死訊之時,在其離世不久後,卻又傳出原來他牽涉到曾經性騷擾一名女秘書的不良醜聞。此事一公開,原來形象好評的朴元淳,一下子淪為過街老鼠,備受公眾辱罵,大失民心,為他一生遺下了最大的人生污點。

到了年底,曾經喪盡天良地強行強姦只有 8 歲小女孩,導致其下半生喪失絕大部份的大小便功能,只能依靠人工肛門和尿袋生活的犯人趙斗淳,在服刑 12 年後,今年 12 月 12 日正式刑滿出獄,重獲自由。趙斗淳案雖已服滿刑期,但對受者者與不少外人而言,12 年短短的刑期根本不足以收到警戒作用,而未有悔意的他,其存在仍是一個莫大的安全威脅。

有見及此,就在他離開監獄,回到安山市住所當日,數以百計滿懷怒氣的民眾便留守在他家外,大聲疾呼地叫他「不是人!」、「快回到監獄裡去!」。也有一些市民,關閉了他家中的煤氣閥門,使他不能在家中開地熱供暖。

而引來全城熱話的性罪行事件,當中不少更涉及到執政黨的政治人物,對其黨的名聲固然帶來不少負面抨擊,但就現時執政的「共同民主黨」而言,它們卻有倖乘著 4 月中韓國疫情稍為回落之勢,在全球首個在疫情下舉行的國會選舉中,大獲全勝,成為韓國民主化以來,史無前例地首次有政黨在國會議席上,取得 5 分之 3 ,即 180 個議席,能夠無需理會保守派的反對下,暢行無阻地通過法案。

只是,這也帶來了朝野兩派陷入了猶如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之中。年中,一直深受總統文在寅支持的韓國新任法務部長秋美愛被爆濫權,助其兒子在服兵役期間獲得特別優待,廣為社會批評。而就在她極力推行的「國政改革」中,法務部主張削減檢察院的調查與主理公訴的權力,此舉便把多年來積累在法檢兩部的矛盾一下子引爆。近周,秋美愛便以越權失職之名,強行把現任檢察總長尹錫悅停職兩個月。及後,法院卻宣佈停職令無效,使秋尹二人的爭議又再火上加油,未見平息。

抗疫不力、對處理「秋尹之爭」一事未見公允,連帶韓國高樓價的問題,文在寅一一都力有不逮,大失國民所望,使他到了年末,支持度一直下跌,跌至自他上任以來最低的只有三成多的水平。反之原來廣遭唾罵的在野保守派,卻能乘勢之起,支持率上反過來收復不少失地,為韓國原來近年只是一面倒的政壇,帶來意想不到的逆轉變化。

然而對民眾而言,文在寅的民望直插式下跌,除了是他處理房地產炒熱問題無能,以至未能為韓國經濟在疫情下,提出任何可轉危為機的改變措施以外,更重要的是,他甚至是在一向擅長處理、且能為民意取分的兩韓問題上,於 2020 年內無甚建樹,更反過來因為受疫情影響,平壤拒絕跟首爾接觸,使朝鮮半島陷入了自 2018 年的三度「文金會」以後,關係跌至谷底的僵持局面。

今年 6 月 16 日,平壤忽然發難,炸毀了象徵著文在寅時代對北韓友好態度的兩韓合作連帶「開城聯絡辦公室」,其後,主管對韓國事務的北韓領袖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更連珠炮發,多番在言辭上抨擊青瓦台,導致兩韓關係跌入近年至差地步。後來,9 月底,北韓又於海上邊界線上的延坪島一帶海域,開槍殺害了一名懷疑向北韓投城的韓國公務員,雖然其後金正恩主動向文在寅發信致歉,但此事無疑為已處於矛盾兩端的南北韓,加添了嫌隙。

到了 12 月,執政黨主導的韓國國會亦通過了禁止國內有脫北者團體,於兩韓邊界線上向北韓發放抨擊北韓政權的宣傳單張的新法案,遭在野保守派與脫北者團體大力抨擊,指責文在寅政府無視國民在憲法下享有的言論自由,而且只在每每向北韓一方示好,絕口不提北韓違反人權的問題,有負國民期望,致其支持度大跌。

負面的事,除了疫症與對北韓事務一直未見起息之餘,今年韓國夏天也遭受到近年來最長的梅雨季影響,從 6 月底開始暴雨連場。從 6 月起的兩個月間,據統計,韓國國內降雨量已超錄得自 70 年代有紀錄以來第二高的水平。更甚,8 月底至 9 月中,韓國國內更於一個月內遭到三個颱風(巴威、梅莎與海神)連續直接吹襲,韓國廣泛地區不只大受水災影響,農產品更不幸遭遇失收,為原來已被疫症破壞的國民經濟,帶來更百上加斤的重擔。

另外,正處於經濟水深火熱的危機中,10 月底,韓國最大企業三星的會長李健熙,亦於首爾三星醫院病逝,享壽 78 歲。李健熙之死雖然早已被韓國社會消化,但三星作為韓國國內至有旗艦指標啟示的財閥,領導層轉變自然影響深遠,而且其子李在鎔仍受朴槿惠案一事,接受重審,萬一掌舵的三星企業於 2021 年業績欠佳,對正要復甦的韓國經濟會否帶來阻礙?

一環緊扣一環,從疫情到時局到經濟,將在家中迎接 2021 年來臨的韓國國民,能否在陰霾中望見曙光,戴著開懷之心面對來年,還是未知之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