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多次查問 兩澳洲駐華記者急撤離中國 澳傳媒組織:中港對記者而言不安全

2020/9/8 — 12:29

澳洲廣播公司駐北京記者Mike Smith (左)及《澳洲金融評論》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駐上海記者 Bill Birtles (右)(圖片來源:Bill Birtles Twitter)

澳洲廣播公司駐北京記者Mike Smith (左)及《澳洲金融評論》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駐上海記者 Bill Birtles (右)(圖片來源:Bill Birtles Twitter)

中澳兩國再出現外交風波。上周有澳洲駐華記者被國安人員上門問話,兩名記者的所屬傳媒機構已安排兩記者回澳。

澳洲廣播公司駐北京記者 Bill Birtles 及《澳洲金融評論》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駐上海記者 Mike Smith 上周多次被國安人員上門問話,內容涉及上周被捕、為中國央視工作的澳洲公民成蕾。上周初已有駐澳外交官員提醒 Bill Birtles 盡早離開中國。澳洲外交部人員也有向澳洲廣播公司管理總監 David Anderson 提出相關建議。澳洲廣播公司隨即為 Bill Birtles 安排航機在上周四回國。

不過在 Birtles 回國前的一日 (2/9) ,有 7 名中國公安在深夜前往 Birtles 在北京的居所,當時 Birtles 正與朋友和同事舉行告別派對。公安指 Birtles 不能離開中國,並告訴 Birtles 公安會在翌日再聯絡他,就一宗國家安全案件時間安排問話。Birtles 隨即聯絡澳洲駐京大使館尋求庇護,期間再有中方官員聯絡他,要求他接受問話。

廣告

澳駐華大使陪同下接受問話

澳洲廣播公司指 Birtles 最初因安全憂慮而拒絕接受問話,但之後在澳洲外交官員跟中方官員談判後,最終在可確保離境的條件下,周日在澳洲駐華大使 Graham Flecther 陪同下接受問話。據悉問話未有問及他在中國的報道及行為。問話後,Birtles 收到大使館官員通知可離開中國,並與大使館職員一同經上海在周一返回悉尼。

廣告

Birtles 回國後坦言:「很失望要在此情況下離開中國,也同時為回到有真正法治的國家而鬆一口氣。」他形容:「回家真好。」

《澳洲金融評論》報道則指, Birtles 與 Smith 曾被告知並非嫌疑人 (suspect) ,而是當局感興趣人士 (persons of interest) 協助調查成蕾的案件,但中國一直未有交代成蕾被捕原因; Birtles 與 Smith 在離開前,亦是在中國唯二為澳洲媒體工作的記者。

澳記者關注香港情況

Birtles 早於去年已有一直有跟進香港《逃犯條例》發展,更有在今年初武漢肺炎 (COVID-19) 於武漢大規模爆發期間曾親身到當地採訪,他在 Twitter 也對香港議題發表評論,上月底曾分享香港作家 Anthony Dapiran 有關日本日經新聞被香港警察調查的 Twitter 帖文,形容香港情況越來越令人毛骨悚然

澳洲廣播公司新聞總監 Gaven Morris 指今次回國安排是依從澳洲政府指引,他同時指出:「中國的故事、它與澳洲的關係,以及它在我們地區和世界的作用對所有澳洲人而言都是極為重要的事情之一。我們希望繼續可有記者在當地進行報導。」

《澳洲金融評論》記者 Mike Smith 也有類似遭遇,並逃至澳洲駐上海領事館尋求庇護。《澳洲金融評論》與中方官員協商後,同樣被中方官員容許在周一接受問話後離境。《澳洲金融評論》總編輯 Michael Stutchbury 及編輯 Paul Bailey 在 Smith 安全回國後發表聲明,稱事件「令人遺憾和令人不安」,並感恩兩名記者可安全回國。

澳洲記者組織:中港對記者而言不安全

記者自由聯盟 (Alliance for Journalists’ Freedom) 發言人 Peter Greste 強調,Birtles 及 Smith 兩名記者似乎是因他們的政見而被騷擾,強調記者不應被用作永遠不要將新聞記者當做政治典當和人質。他也指:「沒有澳洲記者在中國自由活動的話,澳洲公眾則不可享有有關該國最重要貿易夥伴的獨立報導,而這是對澳洲及中國都是不利的。」

當地媒體工作者組織 MEAA 主席 Marcus Strom 也認為深夜有人到記者家中查問的方法「令人震驚」。他形容外國記者不斷被騷擾和恐嚇的行為,反映外媒與中方關係已陷入低谷。他指很明顯中國以至是香港對於記者而言都不安全:「中國正試圖將自己與國際隔離出來,且表明不會接受任何人對其政策的審查。」 

來源:澳洲廣播公司衞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