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戰線上的香港人 在美國大選中的得失

2020/11/5 — 15:4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昨天我在 Diplomat 發表的文章承蒙被幾個香港媒體轉載,最後受到不少的評擊。原本是想把自己封鎖於留言區之外,終於好奇看看,心頭湧上幾分難受。上一次有這種的感受都已經是上年在 “I am from HK, not China” 文章中受到藍絲和小粉紅攻擊的時候,沒想到這一次換成同邊陣營的人,批評者的質素和觀點竟有雷同之處。

我難過不是因為我支持任何一個候選人,或是大家怎樣扭曲我的說話,事實上整篇文章以至我的個人層面,我還是沒有丁點提及我在這一次大選的立場。我完全不是反對任何人持有任何立場或意見,也明白要整個民族都無立場是極不理想的境況,我只是想大家不要盲撐(root for)一個候選人,把香港人一整個群體搬上枱面,去到要展開網軍式的攻擊與洗版,而這樣的情況正正就在我的文章下上演得淋漓盡致。

我還是想邀請大家跟我一起,冷靜理性地回顧自己就着這場選舉所作的言論與行為,到底對香港人在國際社會上的形象,甚至對一向支持香港民主的人有何得失。

廣告

我理解有很多人覺得,保持中立給人投機者的觀感,甚至有人會話「無黨派」或「跨黨派」一說已經不存在(過去一年我一直與議員保持聯繫,我是不理解這種看法從何而來,不過我們先不講這點),那麼是說,以強烈姿態表示對特朗普的支持便會令美國人更欣賞香港人,覺得我們的思考很獨到嗎?恐怕不會,我猜很多這四年內在美國居住過的人都會明白,特朗普在美國大眾眼中,與民主和人權難以扯上關係。有人指,香港人已經破除了對國際規範的「迷信」,相信特朗普會基於利益而對中國持續強硬。那我們要問的問題是:特朗普的利益計算究竟有多可靠、穩定地驅使他對中國下狠手?拜登現時對中國威脅的看法跟特朗普的有很不同嗎?對華的策略和手法會有甚麼不同?那個比較好?這些都不是非黑即白的問題,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不是單純拜登等於媚共、特朗普等於反共這麼簡單。但建設性的討論,恐怕在眾多的抹黑與陰謀論之中淹沒了,人人都以印象去評審候選人,沒有人以實質證據去探討政策內容。

有人會說,特朗普的形象低劣,是因為多年來左派媒體對他進行抹黑工程。誠然,左派媒體有其偏頗報導之問題,but let’s be real,其實兩邊都一樣有。香港的特朗普支持者不斷攻擊拜登的口吃、戀童癖、紅色資本交易等等,難道這些不是抹黑嗎?「咁多片影住佢,咁多証據都話屈佢?」特朗普曾多次在公開場合性騷擾女性以女性的私處開玩笑侮辱女性鼓吹極端組織的暴力行為更表態支持「一中政策」(只承認 PRC 為真正而唯一的中國),甚至在和習近平會面時指自己支持中國在新疆興建集中營。身為總統的他,到現在也不願意回應長期逃稅的指控,卻搶先被揭發自己的公司在中國關係重重,和兒子在中國賺到的錢以百萬美金起跳。這些都是對面陣營有的同等口徑,那為什麼香港人對這些事完全充耳不聞,甚至不斷去為特朗普圓說呢?全因為大家所接收的媒體資訊有異,同時當一個人篤定去設限立場時,便會嘗試以不同方法去說服自己和他人自己的意見才是正確,即使他們未必能完全肯定自己的理據真確與否。

廣告

又要一再澄清,我不是任何候選人的支持者,我只是想把另一邊的說辭道來。講到這裡,應該有很多人想逐點反駁我舉的例子。但我懇請你們重新再冷靜跟我去思考,到底我們是否有真確的証據去支持這些理據,有沒有理智地去了解事情的正反。當你覺得這些指控偏頗失實,其實我們也可以反過來反思自己的說法有多大程度的真確。

過去這幾個月,有很多在美國土生土長或在移居美國很久的港裔或非港裔都跟我說過,覺得沒辦法跟香港人溝通有關總統的問題。因為大部分的香港人受媒體耳濡目染,不僅經常拿出如國家機器般單一的材料去抹黑拜登,更不斷以二元對立的思維去分辨兩黨,直接將「奶共」的帽子扣在民主黨及拜登的頭上,把特朗普捧得上神枱一樣高,彷彿只有特朗普才能拑制中共,而給拜登做總統就一定會養肥中共。

同樣的問題發生在台灣的大選中,香港人一面倒地批評國民黨奶共,卻完全無視背後所牽帶的歷史背景,令台灣人只好尷尬地感謝香港人對台灣民主的支持,最後有損的還是我們的形象。身為香港人,我能夠理解大家對美國大選的關注深切。但試想想,如果香港人不斷去舉出不實的指控去抹黑另一個候選人以支持自己的立場,到底外國人會怎樣看「香港人」?這種的情況在這個大選中每天都在 Twitter、Reddit 和日常對話中發生。

有人覺得香港人不應該受國際戰線制肘、因為擔心影響港人的名聲而不出聲支持任何一位候選人,甚至認為國際手足應該像之前打輿論戰一樣,幫手減低對港人聲譽的影響。但為香港抗爭說詞與介入美國大選,兩者根本不能相題並論,過往打的輿論戰只為去令外國人理解香港人的抗爭手段(例如解釋攻入立法會 / 勇武抗爭),影響香港國際觀感的風險不大,亦不會直接損害到外國人的利益。相反,不理美國民情、盲撐候選人,很輕易就能挑起美國人的情緒。試想想今日香港有自己的選舉,身在美國的 Solomon Yue 卻為黃碧雲站台,你會有什麼感受?誰主白宮到最後影響最大的的是美國的群眾,不是香港人。「我唔熟美國政治,但我知如果拜登上任,香港就玩完。」這句說話,既自私又不負責任啊。

講到這裡,恐怕已經很多人會覺得我是拜登的支持者,但我還是要一再提醒大家以理智去接受不同的資訊衝擊。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對外講及過我對大選及兩黨的看法,甚至拒絕所有有關這次選舉的訪問,因為我清楚身為一個有份參與游說工作的香港人,我未有足夠資格去作出評論,亦不適宜去冒着不小心代表了香港人的風險去談論自己的立場 — 我認為比起香港一整個民族的聲譽,自己的意見實在是微不足道。

對於要保持美國對香港事務的 bipartisanship 的講法,其實不只是我有講過,很多過往有打美國戰線的公眾人物都有發表過保持「雙黨派」的主張,我亦相信沒有參與過美國游說工作的組織會反對這個講法(有的話我們再講)。所以也希望可以引用他們的文章供大家參考(抱歉要把這些人拉落水 🙇🏽‍♀️):

張崑陽
羅冠聰
朱牧民

不同人有自己的立場是絕對能夠理解,但任何嘗試用「香港人」一整個群體去為一個候選人站台的做法,我實在不能容忍和鼓勵。最令我難過是,還有很多人會以人身攻擊的方法去質疑我和其他發表相關評論的人士,甚至斷章取義去扭曲我的文字。

有人以「在外國享樂」、「無食過 TG」的姿態去給我說教,指我是左膠享盡利益,卻沒想到自己正在別人的運動創傷中施以二次傷害。又難為了其他被批評的人,當中有來自不同光譜陣營的人,本土、老泛民、傳媒人、游說者、政治人物,甚至是美國議員,本來只是希望跟港人解說美國政治的錯綜複雜,提醒大家不要跟車太貼,最後還是被人標籤為「政棍」。令我灰心的是,多少外國戰線手足正為了這種香港人去面對受國安追捕的惶恐,令一股「寧願做返港豬算」的感覺又隨即湧現。回想這一年裡有多少有心人一樣是被這種批鬥文化而感到灰心,逐漸淡出。很多人只懂批評同路人放棄初衷,卻忘了反思自己的態度,學習如何令政治成為一個更包容旳話題。

正如 Marco Rubio 在大選日於 Twitter 上說:“Just as we have done for 231 years, today we choose & whoever wins will be our legitimate President.” 我們都要向其他民主國家去學習他們對民主的胸襟啊。

因為一場美國大選而同室操戈,學廢陶話齋,邊個最開心?共產黨最開心啊!

 

同場加閱:
Any US election outcome is more win-win than lose-lose for China
北京空想拜登勝出 美對華政策「撥亂反正」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