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戰線】理解韓國國內進步與保守勢力的分野

2020/6/13 — 18:2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自去年反送中運動及近來國安法事件以後,不少韓國公民社會跟部份國會議員,均勇敢站出來表明立場,站在港人抗爭者身邊,聲援港人抗爭,並與香港的抗爭力量相互頻繁地接觸交流。只是,畢竟是與韓國當地的論政團體連繫,免不了會界入並牽涉到在地的政治勢力。

早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便因為接受了韓國一家親保守勢力的媒體訪問後,把他所說的「光州民主化運動」,錯誤翻譯成帶有支持昔日獨裁政權意味,且污名化的「光州事態」,足見若然稍不著意當地不同政見力量背後的政治目的,便會不慎地誤墜既不必要,又容易引來冒犯與誤解的無謂紛爭。

相較於廣為人熟悉的韓流,韓國政治從來都不是港人重點關心的外國政治題目,只是偶爾若平壤向首爾進行軍事或言辭上挑釁時,我們才會多留意一下當地的局勢情況。而談到韓國本地政治,一般而言,其實跟不少成熟的民主大國也類似,基本的政治戰場都是壁壘分明,分為主要兩大勢力,一是當地人稱為的「進步派」(진보),另一派則是「保守」(보수)。

廣告

先談他們的政見分野,韓國的「保守派」勢力來源,追本溯源,其實是與建國以來的執政力量有直接關係。韓國立國時正直冷戰時代的開端,當時他們國家以 38 線作為國界,自己先以美式民主與資本主義制度立國,北方則奉共產主義為國家主要的治國思想,跟北方的北韓分庭抗禮,並視對方為敵人,每時每刻也會憂慮對方會派兵入侵其領土,以解放朝鮮半島,實現南北統一的終極目標。「保守派」先認同國家安全是國家最核心且需全民關注的議題,鼓勵國民全方位愛國主義與無條件擁護國家。而透過跟美國建立友好關係,並結下軍事聯盟,保守派相信韓國才能穩定國土安全不受北韓威脅。

另外,針對北韓的潛在威脅,以至他們滲透到韓國國內,製造內亂,有利金氏政權解放韓國,「保守派」因而也認為必須要全力打壓,並整頓國內有嫌對北韓制度懷有同情,甚至支持與認同的政治力量,所以「保守派」也帶有極強烈的「反共」意識形態傾向,對北韓所有事端從不退讓,均會強硬回應。而近年,隨著越多脫北者來到韓國,「保守派」因而多與脫北者結成聯盟,以北韓政權違反普世人權與民主價值作議題,號召支持者聲援以強硬態度應對北韓的挑釁,並透過各式各樣的方式,把正確、批評金家與鼓吹資本主義的異見思想,傳入北韓,讓當地民眾在接觸外來資訊後,能最終達致民主解放北韓的結局。

廣告

反之韓國的「進步派」,則一直反過來站在同一民族的視點,認為跟北韓只是因為外在的國際政治格局,才不幸被迫一分二,成為兩個國家。他們因而相信,兩韓都本是同根生,不應互生仇恨,而縱然萌生的仇恨,都是由於作為干涉朝鮮半島內政的美國政權的出現,在兩韓間從中作梗,才產生不必要的敵視。所以,「進步派」一向多對北韓態度較友善,並相信透過多跟對方接觸,增加經濟與民間的連繫,便會有助南北韓建立更深厚的互信,最終達致民族和解與統一的夢想。

不單親美、反共,作為韓國立國以來主導國家政權的穩固力量,從立國總統李承晚開始,到後來軍人出身的獨裁者朴正熙與全斗煥,以至近年的李明博與朴槿惠,在他們亦同時對國內種種異見聲音,尤其是帶有挑戰其政權意味,以爭取民主與自由的「左翼思想」,一一視為眼中釘,執政時經常動用龐大的國家機器,對他們進行全方位打壓,絕不手軟。

而在早期的獨裁時代,朴正熙跟全斗煥更稱呼那些政見左傾的青年人為「赤色份子」(빨갱이),美其名以穩定社會秩序,不容許國內出亂引來北韓有權可乘,動以國家安全法與反共法之名,迫害他們。例如 1948 年的「濟州 4.3 事件」、韓戰的「保導聯盟事件」、1980 年發生在光州的「光州屠城」,還有 1981 的「釜林事件」等等,都是顯而易見的例子。而時至今天,雖然冷戰已過,但保守派繼續承繼這種思潮,把那些站在勞工身旁,爭取勞工權益的工會成員,同樣以「赤色份子」視之,猛烈抨擊他們。

相反,「進步派」則站在民主、自由與公義的立場,不斷批評保守派政權從來只懂為著攬權,卻違反人民意願,破壞人權,且濫殺無辜。此外,多年來,進步派雖被含冤被屈成「親共份子」,但他們卻未有因標籤與打壓而放棄鬥爭,反而在強權打壓面前,依然勇敢應對挑戰。然而除了韓國以外,他們亦認為,站在那些獨裁者背後,默不作聲,甚至私下因他們作為抗共強人,縱然他們違反人權,也視若無睹的美國帝國主義政權,才是真正的敵人所在。因而,連結親北韓的視野,他們也建立了一套強烈的「反美傾向」,外交上認為必須為韓國定立自身位置,營造主導力量,在中美之間找出獨有空間,取得平衡。

所以,站在不同視角,「保守派」因而大力歌頌昔日獨裁者朴正熙對國家經濟發展,尤其是創造出所謂的「漢江奇跡」,讓國民成功脫貧,享有豐足生活而立下的貢獻,並認定他是建立現化代韓國的「偉大之父」。反之「進步派」則視朴正熙為破壞韓國民主自由的魔頭,是對韓國社會帶來更多負面影響的失敗總統,不應在歷史書上把他形象美化。相反,「進步派」則視兩位曾經委身全力參與韓國抗爭運動的兩位前總統,金大中與盧武鉉對國家建設民主立下的汗馬功勞,更值得國民尊敬。

當然,除了政見、對民主、對北韓與美國的外交態度以外,「保守派」跟「進步派」在經濟與社會價值等面向,亦有南轅北轍的見解。「保守派」捧自由市場經濟為金科玉律,並認同財閥(大企業)是造就韓國經濟起飛的動力來源。相反,「進步派」則站在左翼經濟角度,主張國家應該增大開支,為民眾提供更多福利與社會保障,且相信大企業旨在貪婪圖利,並剝削工人,所以力陳加強中小企,而削弱韓國財閥的影響力。當然,隨著近年韓國社會越趨老齡化,「保守派」也為著保著老人群組支持,立場上亦變得同意向老人多提供福利,偏離以往的反福利的教條主義想法。

社會價值上,「保守派」跟主張傳統一夫一妻制的保守教會建立緊密連繫,對同性戀與墜胎等議題持否定態度。反之,「進步」則對大部份的社會議題都較開放,支持同性戀,並對外國移民多歡迎。從社會階層比較,「保守派」多出身自有錢、有背景與特權階層為主;相反大多「進步派」支持者都是中低下階層。而從韓國地域上劃分,韓國的東南部,包括慶尚道都是「保守派」主要的勢力範圍;相較下,西南部的「全羅道」則是「進步派」的搖籃之地。

兩大派別,他們亦有各自的媒體依歸。由於韓國的「保守派」勢力自建國後長期把持朝政,因而國家大部份資源都落入他們手上,使社會上三大主流且保守派媒體,包括是《朝鮮日報》、《中央日報》與《東亞日報》,一直左右著韓國大部份讀者的影響力。相反,「進步派」的媒體相對的影響力,主要依靠兩份報章,包括《京鄉新聞》與由從保守派媒體被開除與辭職記者成立的《韓民族報》來維持。不過,近年隨著網絡生態冒起,還有《朝中東》報導太過過份偏頗,傳統媒體的勢力已不大如前,取而代之,如《打破新聞》等新興網媒的影響力亦逐步提升。

不過有一點要留意,在獨裁政府年代,由於國政由「保守派」壟斷,所以長時間以來,韓國社會一直以來只有「保守派」,在野的都被污名化稱為「親共/親北韓」或是「赤色份子」。一切到了 90 年代民主化以後,韓國社會才陸續清除昔日的負面標籤,以「進步派」稱呼在野力量,而到了金大中與盧武鉉的總統時代,「進步派」的執政地位才獲得正式確立,為韓國政治帶來革新。

至於有關聲援香港抗爭一事上,當然有批評指現任文在寅政府雖然以「進步派」身份自居,卻一直未有向正受壓迫的香港人表態支持,是反映出當下「586」(現在 50 多歲、80 年代大學生、60 年代出生)的昔日抗爭一群,在進入權力圈成為既得利益者後,為顧全利益而不再跟抗爭同路人結連的表現。

但是有一點亦要留意,今天雖有韓國「保守派」團體與議員選擇表態聲援港人抗爭,但追根究底,從其派系一直以來對民主自由持否定的立場,其考慮的意義,或多或少他們是從韓國實際本土政治利益角度出發,多於在國際意識形態上選擇與港人連結。意思即是,他們大概是由於現在「保守派」在韓國社會,自倒朴運動以後大失民心,潰不成軍,一蹶不振,在近來的選舉更大敗給執政「進步派」。勢弧力弱下,為了爭取反文在寅的契機,才選擇為香港議題發聲,而不是真心地從民主價值上支持港人抗爭,這點亦需多加防範小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