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土耳其貨幣危機與埃爾多安的豪賭

土耳其里拉一瀉千里,該國又一場貨幣危機似乎已演到失控的地步。有「新興市場教父」之稱的麥樸思 (Mark Mobius) 警告,美元利率重上上升軌,所有背負美元債務的國家都可能受衝擊,面對貨幣危機的,未必只是土耳其。不過,土耳其的貨幣危機卻有其獨特性 — 一個堅信低息可以刺激經濟的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當全世界在談論加息壓通脹,埃爾多安於本月 18 日宣布減息 1 厘,主要利率降至 15%,震驚全球金融市場。土耳其里拉應聲下挫。22 日,埃爾多安為自己的決定辯護,並暗示會繼續「弱貨幣谷增長」的理念:「匯率的競爭力將導致投資、生產和就業增加。」他誓言要帶領土耳其打這場「經濟獨立戰爭」(economic war of independence)。某程度上他求仁得仁,當日里拉匯價跳水式下跌 15%,跌幅超越 2018 年金融危機,嚇得連當地的蘋果公司也要宣布網店暫停銷售產品。

即使 Covid 19 疫情未過,全球都力爭重啟經濟,鬥快爬出疫情陰霾。面對國內通脹近 20%,埃爾多安仍然押重注減息可以令經濟更上層樓。其實此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估計,土耳其今年 GDP 增長可達 9%,是全球復甦最快的國家之一。然而,埃爾多安的豪賭卻令國民彷如置身恐怖電影,里拉兌美元匯價今年以來貶了超過 40%。分析員警告,貨幣危機將嚴重打擊經濟增長,甚至令民憤失控。

一年前,100 土耳其里拉可以兌換大約 13 美元,如今只換得 8.35 美元,更慘的是單是食品通脹已達 27%。一個以每月 3000 里拉(250 美元/ 1949 港元)養老金過活的家庭,連買餸的錢也沒有,電費、煤氣費樣樣要拖。物價狂飆加上貨幣大貶值,令人民積蓄變成笑話,將里拉兌換美元或歐元的人愈來愈多。2018 年當地人的銀行存款,美元戶口佔 49%,現在已升至 55%。如果趨勢持續,將造成惡性循環,里拉壓力更大,最壞情況是人民對里拉的信心崩潰,重演 2018 年金融危機的擠提場面。

事實上,很多可以走的家庭已經出走,根據《經濟學人》,自去年底大約有 3,000 名醫生移民,大部分去了德國,另有 8,000 人 正計劃移民,當地學德文的人顯著增加。

分析認為,當地近 20% 的通脹遠未見頂。以土耳其對入口貨品的依賴,尤其是原材料、能源等,意味貨幣貶值會迅速轉化為更高的價格。Capital Economics 分析員 Jason Tuvey 估計,當地通脹於未來一兩個月會達 25% 至 30%。

無論是 2003 年當上土耳其總理,或 2014 年成為總統,2018 年成功連任,埃爾多安都將土耳其經濟與就業放在施政首位,他認為年輕人沒工做就很易作反,祭出大幅度稅務優惠以吸引跨國公司在當地設廠。2008 年的銀行危機後,埃爾多安積極招攬跨國金融機構前高層為國家出謀獻策,重建經濟,但如今這群經濟智囊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味聽話表忠的人。為了堅持其與眾不同的經濟理念,自 2019 年中以來,他炒掉 3 名央行行長。去年同樣面對貨幣危機,埃爾多安一度放棄減息救經濟的原則,容許央行加息,但今次他似乎甚為堅定,堅持「利息是因,通脹是果」,但對於當地民眾,只怕「總統是因,經濟崩壞是果」。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