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 4 月 29 日,有阿富汗女性穿著面罩袍布卡(burka)坐在街頭。

【塔利班掌權】當學生證成為罪證 — 阿富汗變天後,她們的恐懼

塔利班攻入首都喀布爾總統府,勢將重掌對阿富汗的控制權。外界關注當地女性權利會否再度倒退。不少阿富汗女性感到憂慮,擔心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下女性權利被打壓。

事實上,在近日塔利班陸續攻佔阿富汗各城鎮之際,當地婦女已感受到改變:她們見到塔利班走入村莊擄走少女;大學宿舍的女學生緊急疏散,即將畢業的學位付諸流水;在銀行上班的婦女被趕回家,被禁繼續上班工作。

她們擔心,過去的獎項與成就,將來都會成為罪名。一位阿富汗女性在《衛報》撰文:「現在看來,我必須燒掉這 24 年裡取得的一切,持有大學學生證或獎項都有風險,即使保留它們也無法使用,我們在阿富汗將沒有機會工作。」

阿富汗女性平等 20 年間漸有進展

塔利班在1996年後曾經在阿富汗掌政,到 2001 年 911 恐襲後,美國對阿富汗採取軍事行動,推倒塔利班政權。在塔利班掌政時,曾禁止女性工作,10歲以上的女孩不能上學,女性外出時必須要有男性親屬陪同,並穿上遮蓋臉部和全身的罩袍。違反規定的婦女,受被塔利班宗教警察公開羞辱及毆打。塔利班禁止電視、音樂和電影,並曾經不顧國際社會強烈反對下,炸毁阿富汗著名的巴米揚佛像。

阿富汗婦女事務部副部長 Hosna Jalil 在今年 4月曾向美國《The Diplomat》表示,在塔利班倒台後,雖然阿富汗女性仍然不時面對歧視和騷擾,但爭取性別平等已逐漸取得進展。在議會中女性議員的比例已如美國相約,所有學童中有 4 成是女性,性別平等亦被列入阿富汗的憲法中。

塔利班上台 恐原教旨主義

然而這些性別平權的進展,如今很可能隨塔利班上台而走回頭路。

一位阿富汗喀布爾的女大學生在《衛報》撰文,透露當地女性面臨的恐懼。周日有警員疏散在女生宿舍內的女大學生,指塔利班已抵達喀布爾,會毆打沒有穿罩袍的婦女。女學生們想回家,卻發現公共交通工具的司機都不敢接載女性,擔心會被塔利班追究。

該位女大學生表示,原定於 11 月在阿富汗兩間最優秀的大學畢業,如今一切努力恐將付諸東流:「現在看來,我必須燒掉這 24 年裡取得的一切,持有大學學生證或獎項都有風險,即使保留它們也無法使用,我們在阿富汗將沒有機會工作。」

「我努力了很多個日與夜,去成就今天的我。而今早回家,我和姊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藏起我們的證件、文憑和證書,這實在令人悲痛。為何我們要藏起本應引以為傲的東西?如今在阿富汗,我們不能繼續做自己」

她憶起母親曾告訴她在塔利班執政的年代,女性如何被對待的故事,相信日後不能再大聲地笑,不能再穿起最喜歡的黃色連身裙和塗唇膏。她沒料到會再次被奪走基本權利,「為的權利和自由奮鬥20年後,如今我們卻要尋找罩袍隱去自己的身份。」

另一名在 Malistan 地區的懷孕女子向《衛報》透露,目擊塔利班來到他們的村落,擄走村內的年輕女性,「但她最後跳樓自盡」;塔利班士兵又走進他們的家中,要求女性為他們煮食和洗衣服。

當地女性亦陸續被禁止上班工作。路透社報道,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有塔利班士兵走入銀行,驅逐在銀行上班的婦女。槍手要求她們回家,禁止她們再上班,並稱可以由男性親屬取替其工作崗位。

製片人親筆信籲國際伸出援手

阿富汗電影製片人 Sahraa Karimi 是首位被任命為國營電影公司總監的女性,她在 Twitter 發布親筆信,呼籲國際伸出援手,不要拋棄阿富汗。她在信中指,塔利班屠殺百姓綁架孩子,更將女孩賣給男性作妻妾,以及因為服飾而殺害婦女。若塔利班再上台,自己和其他電影製作者恐成為下一個暗殺目標。

她提及,塔利班掌權後會剝奪婦女的權利,學校將不會再有女孩。她補充,現時阿富汗有逾900萬女學生,在阿富汗第三大城市 Herat 赫拉特省,近半數大學生是女性。惟塔利班在近幾星期內摧毁多間學校,過百萬女生被迫輟學。

塔利班發言人則宣稱,軍隊不會進入任何人家中,又呼籲國內的女性不需害怕,指塔利班會尊重女性權利,「我們會保護她們的名譽,容許她們工作及接受教育。她們應該如常工作。」

聯合國促各方克制 致力保障阿富汗人的人權

據《路透社》報導,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 (António Guterres) 周日已敦促塔利班和所有各方盡最大努力保持克制保護平民性命,他亦對阿富汗婦女和女孩的未來表示特別關注。

發言人 Stephane Dujarric 重申聯合國決心為和平作貢獻,促進所有阿富汗人,尤其是女性的人權。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指,將會在本港時間周一(16日)晚上舉行緊急會議商討阿富汗局勢,在8月3日的聲明中,15個安理會成員一致同意不支持恢復伊斯蘭酋長國,即塔利班政權。(另見報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