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ssida Dick (圖片來源:Metropolitan Police Service FB)

大倫敦警務處長鑊鑊金都想連任?

近月唔少香港人赴英展開新生活。除咗曼城,好多人依然鍾情倫敦。執筆之日適值倫敦市長簡世德(Sadiq Khan)打算動用90萬英鎊(折合港幣962萬)協助移英港人就業、房屋、教育等方面。大家一面倒讚佢,但大家對佢以至佢管嘅倫敦,又認識幾多?首都警政近年醜聞一大籮,大倫敦警務處(the Met;倫敦分為倫敦金融城、大倫敦兩部)處長表現差夾厚面皮,簡世德居然仲曾經大讚。而喺近期再爆多幾單大嘢之後,都無下令撤換佢。呢個警務處長係乜來頭?畀少少背景資料先:

英劇 Line of Duty 至今播到第六季,依然極受歡迎,獲《獨立報》盛讚為「全英十年來最多人追捧劇集」。除咗情節緊張劇力萬鈞,差佬查差佬都係賣點,大談制度性腐敗(institutional corruption),口語啲講就係上樑不正下樑歪。

六十年代英警本來聲譽不俗,但六十年代尾一個倫敦犯罪分子竟然被一個督察兩個沙展要脅磅水,警隊聲譽開始一落千丈。「收茶錢、收規」(a drink)呢家嘢英港皆然,例如收規後淫褻物品審查隊收規後容許書商開業兼大賣鹹書,書商亦識做,「掃蕩」前書商亦獲通水,定期畀少少貨警方充公兼溶紙磨漿銷毀,警方亦好交差。

呢班以警隊為名自組小圈子、幫派(形容CID係「firm in a firm」)到有警察明目張膽話自己幾個電話可以擺平倫敦嘅事,幾沙塵,有錢使得鬼推磨也,於是有報館開始偷偷地錄音,揭發事件。例如拉咗個犯嘅警員會收到電話,對方問「有冇嘢可以鬆動下?」,企圖令啲證據變得冇咁可靠。卒之喺1971年成立咗A-10,希望令CID「捉到嘅犯多過政府請落嘅犯(即係差佬)」,解決腐敗問題。最後踢走500個腐敗警察,情況算係有改善。

1987年育有兩子嘅私家偵探Daniel Morgan喺倫敦一間Pub停車場被人用斧頭殺死,兇手至今在逃,但大倫敦警務處堅拒承認有制度性腐敗。有獨立調查委員會都可以抵賴,都可以將陰質嘢收收埋埋。

今年7月21號,獨調會結論係大倫敦警務處喺處理Morgan案上出現制度性腐敗,又批評警務處長Cressida Dick(下稱狄氏)嘅講話。警務處高層有足足七年阻攔獨調會成員喺適當、獨立同不被監視下進入最重要嘅調查資料庫HOLMES,狄氏又問「係咪真係要睇啊」,到畀睇又只係揀啲畀獨調會睇,又話要睇晒就要85000鎊,令獨調會主席感「匪夷所思」。副處長Stephen House之前仲打圓場話係「間唔中我哋可能會過分起弶(over-defensive)」,報告話遠遠唔止係咁。報告又斥警隊毫不誠實,無法直面腐敗、調查腐敗情況同喺過去嘅錯誤中學習。報告指調查此案嘅警員同犯案疑兇關係非常密切,斥責警隊收收埋埋好多嘢只顧公眾形象。

狄氏係188年來警隊首名女處長(以及係公開出櫃嘅處長),警界打滾38年、2017年上任、出年4月約滿,下個月打算鋪路,望之後續多一任。佢又話報告指「警隊就算出事亦極低調,因欲保全聲譽」係「踩緊得罪警隊嘅界」。Morgan個阿哥都力斥狄氏,要求佢辭職,不過狄氏早前已經話無意為此事辭職。

狄氏仲想延後退休,繼續做,但有無數敗績纏身,一切可會如佢所願?除咗纏咗廿幾年嘅Morgan案,今年7月11號Euro 2020英格蘭意大利大戰,警方未能喺溫布萊球場做好嚴密部署,搞到無飛嘅大舉衝閘入場,有飛嘅反為被人推咗出嚟,甚至傳到球場守閘機職員被無買飛球迷買通。有警員甚至話就算見到有人無飛,為咗警隊形象,高層下令要袖手旁觀。個警員都忟憎,覺得明明自己應該維持秩序又接到啲咁嘅指令。事後足總同「警方」會調查嗰日嘅亂象喎。

狄氏在位期間,用刀行兇(包括老謀、打劫等)罪案顯著上升,警方無法制止,單睇呢項都已經係好大劑,但似乎鑊鑊金之後,呢個狄氏都有得升。2005年倫敦一次恐襲造成52死700傷。同年佢率領過嘅小隊唔小心喺地鐵站七槍錯誤射死27歲巴西籍電工de Menezes,當錯咗佢係放炸彈嘅恐怖分子,歐洲人權法庭居然仲話唔好告英國警方喎。2008年被問返呢名電工嘅死,佢嘅回應係「佢哋無做錯到」。本身想喺北愛爾蘭做警務處長,撻Q之際遇到文翠珊呢個福星,派咗佢去外交部管保安事務。

拉返嚟今年。48歲外交人員保護組有組員Wayne Couzens本月承認今年3月籌劃並殺害33歲女子Sarah Everard,喺街度綁走佢,老謀綁架強姦(6月認罪)樣樣齊。7月中警隊先至炒佢魷,即係嗰4個月仲有糧出。市民梗係睇唔過眼,3月13號包括劍橋公爵夫人Kate等嘅千五人,喺倫敦南部Clapham Common為Sarah開追悼會。狄氏呼籲市民用其他方式哀悼,唔好去個追悼會,受唔少批評。差佬又捉人違反疫情限聚令,推撞女性追悼者,撳人落地、手踭窩面,踩落啲獻花度,兼拘捕4名追悼者,又堅持「保障人民安全」,「著重防疫」云云。手踭窩人面嘅警員仲陰陰咀笑,話「哎呀陰公豬囉」(that’s a shame innit)。悼念者又嗌口號,例如「拉返你哋自己」(arrest your own)同「警方可恥」(shame on you)。

倫敦市長簡世德同內政大臣彭黛玲下令要求警方交代。助理處長就話當時執法行動係有必要,咁多人好易傳染病毒,要為市民安全做嘢等等。狄氏都有致歉嘅,門面說話講足,不過對Morgan一家呢啲說話由狄氏口中講出相信係幾刺耳。自民黨魁直情叫狄氏辭職,話倫敦上百萬女性已經對佢失信心,工黨就無叫佢辭職,話佢去留都唔會令英國女性喺街度更為安全。就當日警務安排,首相Boris Johnson已經叫狄氏自己查自己,又叫內政大臣彭黛玲委任警務、消防及救援監督局(HMICFRS)檢討學到乜嘢教訓。

佢任內仲有好多單大嘢,例如警隊舊年7月高調截停搜查黑人女跑手Bianca Williams,搞到人考慮控告處長,佢先道歉並考慮檢視落孖葉程序,但已觸怒整個黑人社群。又對黑命攸關(BLM)示威毫不手軟客氣,譴責BLM示威者暴力,聲稱警隊冇種族歧視、截停搜查係「救緊黑人命」,示威者又叫狄氏落台。

2019年,促請政要重視環境同氣候問題嘅Extinction Rebellion(XR)兩度(4月、10月)喺倫敦示威遊行、佔領道路,雖然警方拉咗共三千人,但顯然令狄氏好頭痕。警隊起初畀佢哋喺特拉法加廣場舉行和理非集會,但之後喺全倫敦都禁止佢哋示威。狄氏2019年12月偷偷寫信畀彭黛玲,話呢個遊行畀咗機會警方可以獲得更多壓制示威嘅權力,請求更改1986年公安條例,令警方可以更容易禁制遊行。反恐警察又將XR放喺「極端思想名單」,令國際特赦組織英國分部極為擔心,被捕人士律師就斥責狄氏想借XR示威削弱人民示威權利,係想腐蝕民主制度,壯世界暴君同獨裁者嘅膽,因為佢哋本能就係要粉碎異見、令示威刑事化。

上星期三(7月14號),呢個狄氏居然仲獲威爾斯親王頒Dame Commander(Damn Commander就差唔多)榮銜。市長簡世德仲曾經讚大倫敦警方係「世界最精良警隊」,不過Everard追悼會之後已經無咁支持,但都只係召佢返市政府,話「唔滿意警方嘅解釋」咁唧。追悼會後,首相約翰遜都依然撐狄氏,對佢「滿有信心」,不過就有保守黨國會議員同大臣支持佢⋯⋯辭職啊。

如果話「屋漏偏逢連夜雨」,咁淋落狄氏嘅雨都怕且係鄭州級。本月中又再傳出警隊醜聞,《衛報》報道有外洩文件顯示Henley警校學警涉及暴力、欺詐等情況,例如舊年7月一個女學警隊酒兼啪丸後對一名警員手打兼頭鎚(已認罪及被革職),又指有部分應考人唔夠班但依然可以加入警隊,因為「唔夠人」(the Met needed the numbers)。今年4月22歲學警因加入新納粹恐怖組織,並喺申請表等謊報,終被判監4年零4個月。舊年5月一女學警喺入職後筆試(KRE-3)出貓,依然可以繼續警務訓練。舊年3月,又有學警承認喺落口供考試入面出貓,抄另一個學警寫嘅口供,而喺警告完佢之後,佢又可以重新開始訓練;同月又有兩名學警喺考試中出貓。今年5月大倫敦警員Kashif Mahmood因利用職權幫犯罪集團喺其他犯人度收錢而被判囚8年。

狄氏要不停闢「謠」,保證絕無此事,無降低招考要求,不過有警校消息人士同《觀察家報》講招考要求確有大跌,令想警隊保持質素嘅老差骨以及眾多學警都係極令人擔憂,原因係收唔到高質招考人,自然要對曳嘅招考人鬆手。鬆手仲因為約翰遜承諾要喺英格蘭及威爾斯增加兩萬警員。

呢支警隊姿勢多過實際,一刻話限聚令連放狗行下都要驅趕,偏偏狄氏自己就喺倫敦西敏橋(無任何社交距離下)盛讚衞生署(NHS)醫護人員,雙重標準啊可。似曾相識?做衰咗仲有得賞有得讚,哈!除非有人有痛腳被警隊揸住啦。嗱嗱嗱我講緊英國啊。

有傳媒分析指佢性格可親(對員佐級而言),面對其他人可能已經縮沙嘅難關相當「堅毅」,以及喺相當事務及觀點與內政大臣彭黛玲相似。英格蘭西北前總檢控專員就認為彭黛玲繼續用狄氏做處長,係可以將市民不滿完全卸落佢度,由佢做箭靶。《觀察家》認為狄氏對連任處長志在必得,但值得留意嘅係90年代得一個處長做得晒兩個完整任期。

有做咗30年、2018年離職嘅老差骨話狄氏最致命嘅就係不斷否認,之前話制度性種族歧視,而家到制度性腐敗,又否認。佢覺得總有一刻要清楚咁話「我哋做錯咗,我哋知錯認錯。」,唔好避。「無公眾信任,警務工作係唔會得。我擔心啲市民會唔再因受害而報警,唔再肯做證人。」

其他參考︰本年3月及7月《泰晤士報》、《衛報》、《The Week》、BBC電視節目《Bent Coppers》等。

Daniel Morgan: Met and Cressida Dick accused of ‘betrayal’ over 1987 unsolved murderDaniel Morgan: Met and Cressida Dick accused of ‘betrayal’ over 1987 unsolved murder

Cressida Dick has failed upwards

文/不吐不快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