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屠殺不只是數字,而是一個個被截斷的歷史、被奪取的生命

2020/1/27 — 20:58

Yad Vashem in Jerusalem, together with its partners, has collected and recorded the names and biographical details of millions of victims of systematic anti-Jewish persecution during the Holocaust (Shoah) period. Four and a half of the six million Jews murdered by the Nazis and their accomplices are commemorated here. ( https://yvng.yadvashem.org )

Yad Vashem in Jerusalem, together with its partners, has collected and recorded the names and biographical details of millions of victims of systematic anti-Jewish persecution during the Holocaust (Shoah) period. Four and a half of the six million Jews murdered by the Nazis and their accomplices are commemorated here. ( https://yvng.yadvashem.org )

摩西對耶和華說:
  「你曾經說過:『我按著你的名字認識你。』」(《出埃及記》33:12b)

自該隱殺害他的兄弟亞伯後,人類的歷史滿佈血跡。大屠殺在歷史中並不罕見,過去的一百年就有許多大屠殺的悲慘紀錄,六百萬猶太人被納粹政權屠殺是其中之一。

今天是奧斯威辛(Auschwitz-Birkenau)集中營解放的 75 年週年紀念日。2005 年,即奧斯威辛集中營獲得解放後的 60 年,聯合國終於決定把每年的 1 月 27 日,即奧斯威辛集中營獲得解放的這一天,定為國際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

廣告

六百萬猶太人被屠殺固然慘痛,但為什麼國際社會要紀念一個少數民族的悲苦歷史呢?大屠殺對今天的我們還有什麼意義呢?

猶太人是一個偉大的民族,然而,他們的偉大不在於他們的經濟成就或科技智慧、或他們對人類前沿知識的巨大貢獻、更不在於他們的強大軍事力量,雖然這些或許都是事實。依我看來,猶太民族的偉大在於他們對歷史的重視和尊重。對猶太人來說,大屠殺不只是一個數字,在大屠殺中犧牲的每一個猶太人是一個被暴力截斷的歷史,一個被極權奪取的生命,他們因此努力不懈地記下每一個不幸罹難的同胞的名字。直到今天,在被納粹殺害的六百萬猶太人中,至少超過四百五十萬人的名字、身分和生平已經被留存和紀念。

廣告

Names of Holocaust victims in the Pinkas Synagogue in Prague(圖片來源:Øyvind Holmstad @ Wikimedia Commons)

Names of Holocaust victims in the Pinkas Synagogue in Prague(圖片來源:Øyvind Holmstad @ Wikimedia Commons)

猶太民族拒絕忘記被屠殺的同胞。猶太人教導我們,不要忘記大屠殺,不要忘記每一個被屠殺的生命都是獨特的個體,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名字、不可被抹煞的身分、以及被截斷的歷史。因此,無論屠夫遁逃多遠、匿藏多久,都一定要把他找出來,抓起來,並繩之以法。

Lara Diamond 是一個美籍猶太裔數學家,她進行家族歷史的研究已有 25 年,從中學開始就對自己的家族感到興趣。她追溯自己家族的所有世代,仔細翻查俄羅斯帝國時代和奧地利—匈牙利帝國的記錄。她大部分的研究都集中在今天的烏克蘭,偶爾也涉及白俄羅斯和波蘭。由於她是 Ashkenazic 族猶太人,因此她對純粹同族群通婚的基因組特別感到興趣。

今年年初,Lara Diamond 藉著一個家族圖表的應用程式,以圖表展示自己家族的歷史,讓人可以更深刻地感受到大屠殺對一個家族歷史的重創。圖表由她父親的曾祖父的曾祖父 Avraham Rutner 開始,他大約生於 1775 年,住在奧地利—匈牙利的 Darva。

「Avraham Rutner 的後代」,取自:Lara Diamond, “Visualizing the Holocaust's Impact”, January 5, 2020. ( https://bit.ly/30UFnKM )

「Avraham Rutner 的後代」,取自:Lara Diamond, “Visualizing the Holocaust's Impact”, January 5, 2020. ( https://bit.ly/30UFnKM )

圖表的每一個點都是一個個體,一個名字,藍點代表男性家族成員,紅點則代表女性家族成員。圖表的 Y 軸是出生年份,可以清楚看到在 1930 年代和 1940 年代初有多少孩子出生,之後有多少人被屠殺。

Lara Diamond 的曾祖父母是少數 Avraham Rutner 的後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就已經移民的,但是在 1940 年代初,他們的堂兄弟姐妹和表兄弟姐妹們仍然在東歐生活、成家、並生養孩子。不幸的是,這些孩子們以及他們的孩子和父母幾乎全都在大屠殺中被害。

Lara Diamond 的圖表不過只是展示了大屠殺對一個家族的巨大影響。不可忘記的是,還有那些 Avraham Rutner 同時代人和他們的後代的圖表,還有那些數目倍增的在歐洲的被截斷歷史和生命。這就是大屠殺了。

紀念大屠殺不僅是紀念一個民族的悲苦歷史,而是紀念所有被暴力截斷的歷史和被極權奪取的生命,拒絕忘記人類歷史的最幽暗面。屠殺,以及無數被截斷歷史和被奪取生命的悲劇,不斷在我們的歷史和周邊發生。只有牢牢記住歷史,我們才會驚覺大屠殺原來離我們並不遠,就發生在現代史中;才不會任憑權力無限擴張,才不會無視謊言和暴力肆虐;才不會忘記,所謂文明的人類原來可以如是殘酷地殘害無辜無權的弱勢族群;我們才有可能謙虛地自我省察、真誠地學習寬容、努力地尋求共融和諧的途徑,這樣,我們或許才有可能避免大屠殺歷史的重演。

猶太人對被屠殺同胞的紀念令我動容。在每一個被紀念的名字中,我看見猶太人對個體身分的執著、對歷史幽暗面的重視、對同胞真摯的愛、對神聖生命的尊重、以及對賜生命的上主的敬畏。

為此,我懷著虔敬惶恐的心度過每年的國際大屠殺紀念日。

(寫於 Auschwitz-Birkenau 集中營解放 75 年週年紀念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