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比里 (Ismail Sabri bin Yaakob) 成為馬來西亞第九任首相。(Ismail Sabri bin Yaakob Facebook)

大馬再次變天 三年內首相府三度易主

【文: 東南亞視角 ASEAN Watch 】

2021 年上半年,馬來西亞政壇可說是動蕩不斷。去年以脫離希望聯盟 (Pakatan Harapan) 逼宮取代馬哈迪 (Tun Dr. Mahathir bin Mohamad) 上台的土著團結黨 (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 主席慕尤丁 (Muhyiddin Mohd Yassin محيي الدين محمد ياسين) 自己也面對黨內逼宮,自己促成的國民聯盟 (Perikatan Nasional) 被自己拉入局的巫統 (Pertubuhan Kebangsaan Melayu Bersatu) 背後捅刀,最後國民聯盟也分裂收場,自己被迫辭職,由巫統副主席沙比里 (Ismail Sabri bin Yaakob) 接任首相一職。

自馬來西亞 2018 年以選舉推翻被指貪腐的納吉 (Mohd Najib bin Abdul Razak) 與其巫統的統治後,布城 (Putrajaya,馬來西亞聯邦政府所在地) 政局只享受了一年多的安穩,便經歷着如同美國劇集紙牌屋 (House of Cards) 的連串政治鬥爭。先是前首相馬哈迪與協助其勝算的昔日副手安華 (Anwar bin Ibrahim) 爭奪權力,馬哈迪未有如早前承諾般於 2020 年交權安華,使安華創立的希望聯盟成為馬哈迪的嫁衣裳。然後如同現眼一般,馬哈迪被自己創立的土團黨背棄,自己提攜的慕尤丁連同不少土團黨黨員不再支持馬哈迪執政,使馬哈迪在孤立無援下只得退位,由慕尤丁接任首相,希望聯盟在執政土團黨退出後淪為在野黨。

慕尤丁為了確保執政地位,決定拉攏昔日的政敵國民陣線 (Barisan Nasional) 另組國民聯盟,以確保國會中的領導地位。只是,他才剛上任不久,便面對肺炎疫情的挑戰。雖然,慕尤丁嘗試以緊急狀態令封城來避免病毒散播,可惜仍成效不彰,確診數子節節上升。在緊急狀態下,國會停止運作,不少公民權利被削減,使得民怨不斷上升,對政府的信任度不斷下降,街上屢次出現示威反對政府借疫情為藉口實施緊急狀態剝奪公民權利。不過,真正壓倒慕尤丁的,還是被緊急狀態干擾日常工作的國會議員們。未能開會推出自己議案的議員們,對慕尤丁的的質疑日深,國陣中以巫統對慕尤丁更是不滿,於是便在 1 月起公開宣佈不再支持慕尤丁的國民聯盟政府,試圖迫慕尤丁提前大選。

不過,慕尤丁仍依然故我,繼續延長緊急狀態令,國會要在最高元首彭亨蘇丹阿都拉 (Abdullah of Pahang) 的介入下,才得以在休會半年後復會。只是,黨內的裂痕不會一朝一夕地消失,對慕尤丁的不信任愈來愈強。慕尤丁在國會重開時突然聲稱取消緊急狀態令以避開國會質詢,但憲報上卻無真正取消緊急狀態,使一眾議員皆認為慕尤丁政府違憲,連一向避免介入政治爭議的蘇丹阿都拉也明言對慕尤丁非常失望,認為慕尤丁誤導了國會議員。巫統因此繼續撬動慕尤丁本來擁有的支持票。雖然蘇丹阿都拉曾允許慕尤丁繼續掌權負責於九月處理國會正式復會的事務,而時任巫統副主席的沙比里一度以蘇丹阿都拉屬意慕尤丁繼續任首相而與倒閣派意見相左,但巫統內的倒閣派仍成為主流意見,使慕尤丁失去國會大部分議員支持,最後只能步自己一手拉倒的馬哈迪後塵,辭職離場。本來支持慕尤丁執政的副首相沙比里卻諷刺地取代了慕尤丁任職首相,執掌大權,使得巫統重掌失落三年的執政權。聯邦的政治動蕩,也影響着不少州份及司法界,砂拉越州、沙巴州、霹靂州、馬六甲州、吉打州、柔佛州等六州皆面對政治形勢改變,聯邦總檢察長與反貪污委員會主席皆主動辭職替換,整個馬來西亞在這兩年間大洗牌。

此刻,沙比里是成功接掌了首相一職,但是否代表持續兩年的政治動盪就此告一段落,卻難以輕而斷定。在慕尤丁被倒閣時,巫統主席阿末扎希 (Ahmad Zahid bin Hamidi) 及副主席沙比里持有相反立場,主張倒閣的阿末扎希主席未能在他發動的倒閣後接掌大權,反而是力保慕尤丁的沙比里副主席因其副首相的地位而入主首相府。要是資歷較深的阿末扎希認定慕尤丁仍然在幕後影響沙比里,或是認為他的執政未如理想,隨時可能會在黨內迫宮,甚至再一次發動倒閣,去把首相大位搶到自己手中。等候上訴的前首相納吉也對首相大權念念不忘,最近正不斷在電視前亮相,嘗試拿回昔日的地位。過去馬來西亞信賴的大選機制,在執政聯盟的權力鬥爭下,變得用處不大,可能要到 2023 年的國會大選,才有機會讓執政國陣與安華領導的在野希盟堂堂正正以選票一較高下,不用再像現在般不斷上演首相府音樂椅遊戲。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